农女奋斗记

第180章 互利

第一八零章 互利

年轻姑娘不满的对着她娘背影嘀咕几句,又呆立了好一会儿,突然大步向柴房来。柴房门咯吱咯吱被推开,年轻姑娘探进头来,盯着灵儿上下打量,视线最后定到灵儿脸上看了好一阵,突然咧嘴一笑:

“哎,你叫什么名字?怎会被三当家抓来?”

灵儿也暗地打量这年轻姑娘,见她约十四五岁年纪,皮肤黝黑,圆盘脸上两块横肉,五官都被挤小了一般,这面相确实不怎么好看,不过感觉还是挺淳朴实在的。

灵儿站起身后,学着小厮的样子拱手道:“小生白小文见过姑娘。”

对方噗呲一笑:“我叫林三妹,不过我比你大,你叫我三姐好了。”

灵儿赶紧道:“白小文见过三姐姐。”

“嘻嘻,你们山下人真好玩儿。”她走进来坐到灵儿身边,笑嘻嘻的望着她:“喂,白小文,你是哪个村儿的?”

“小生家在蒼平县城。”

“哦?城里来的!快说说,城里都有些什么好玩儿的东西。”林三姑娘两眼放光,一脸期盼的望着灵儿。

看她这副表情,灵儿暗地松口气,原来只是个外表强悍内心纯净的小白兔,那就好办了,好玩有趣的事多了去了,只要能套到消息说个几天几夜也无妨。

果然,林三妹对灵儿说的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向往不已,对灵儿的问话也有问必答。照林三妹的说法,这个村子原本并不是贼窝,只是其中几个山贼的老家在此,自五年前开始封山起,山里的村民陆陆续续搬走。这里的房屋大多空置下来。

而无法时常下山打劫的山贼没了衣食来源,躲在贼窝里日子更不好过,便陆陆续续搬到这里,转为普通山民过日子。

即便如此,这里的日子依然不好过,就像之前那般运多了粮食盐铁官兵都要为难一番,山贼们早就盼着官兵撤走。好痛痛快快下山洗劫一番。

灵儿闻言心里惴惴。幸好官兵没走,否则山下居民岂不都要倒霉?林三姑娘见灵儿脸色不好倒也机灵,笑呵呵道:“你怕什么。我们又不打劫平民,只对那些吃人不吐骨头的地主大户下手。”

灵儿更是汗颜,自己家现在不就是大地主么?只是没欺压过百姓而已,看来这苍茫山脚并不是个好地方。等回去了让大强把田地卖掉大半,值钱的东西事先藏起来才妥当。

“哎。白小文,你进山来干嘛的?”

“我?”灵儿眼珠一转,拉起林三姑娘的小臂道:“对了,三姐姐。你知道梁家村在哪儿吗?”

“梁家村?你找那鬼地方干啥?”

灵儿闻言立觉有戏,“三姐姐,你认识梁家村的人?”

林三姑娘撇撇嘴:“倒没有认识的。不过大伙儿都知道姓梁的没一个好东西。”

“啊?为什么?”

“还能为什么?你看这山一封,山里的人家除了我们村儿的。就只有那梁家村了,咱们村都是山地,没法儿种粮食,每月都要为怎么运粮进来发愁;可那梁家村明明有那么多粮食,就是不给我们,大当家给他们高价都不干,真讨厌,还邻居了,哼!”

林三姑娘对此颇为不满,一脸恨恨的样子,她脸上的横肉都跟着一抖一抖,灵儿扯扯嘴角,原来是为这个,她宽慰道:“姐姐别生气,或许——他们也有苦衷了?”

“苦衷个屁,大当家明明说他们村有水田,每年都能收不少粮食,乡里乡亲的,卖一些给我们又怎么了?咱们又不是不给钱。”

有田地?!上次去梁家村没见有田地啊,明明只有几块菜地,不过想想梁家村的地理位置,菜地边上那片树林要是整理出来应该还是可以耕种的。这些都不重要,关键是怎么才能进去?

“三姐姐,你去过梁家村吗?”

林三姑娘摇头:“没去过,只是时常听大家伙儿说起,怎么,你要去啊?”

灵儿想了想,点头道:“是啊,而且还很着急,三姐姐,你帮帮我吧!”灵儿握着林三妹的手,一脸乞求的望着她。

林三妹看灵儿那俊俏的脸离自己那么近,不禁有些脸红,只是她生得黑也看不出来。林三妹抽出手退开一些,偏开脑袋干咳两声:“我娘叫我了,我走了,你好生待着,我待会儿给你送好吃的过来。”

林三妹跑出去,咚一声关上门,还不忘在外面落了锁。灵儿无奈,只能坐在草堆上发呆。

眨眼五天过去,林三妹天天来陪灵儿聊天,却从不放她出门,请她帮忙去问三当家也没有结果,直到第五天晚上,院中突然有了男人的声音,灵儿赶紧站起来凑到窗前,果然见三当家举着火把进来,后面还跟着几个人。

“那小子了?”

“柴房里,三当家,要怎么处置?”

灵儿见那几人往柴房来,赶紧退开坐回到草堆上。柴房门吱嘎吱嘎作响:“小兄弟,快出来,你要找的人来了。”

灵儿抬头,见门口一个满脸胡子的中年人正审视的打量自己,仔细看,那相貌不是梁大明是谁?灵儿大喜,立刻爬起来:“大明叔,是我,小石头啊!”

“小石头!怎么是你?”

三当家笑呵呵道:“既然你们认识,那就没找错人,来,出来慢慢说。”

几人回到院中,灵儿顾不得一身脏乱,几步过去拉起梁大明的手喜道:“大明叔,总算见到您了!您还好吧?元宝了?村长他们都还好吧?”

梁大明愣了一下,兴许是被灵儿的热情吓到了,他呵呵笑着揉揉灵儿脑袋:“几年不见,小丫头长大了、长高了也长好看了,我们都还不错。”

“丫头?”林大娘和林三妹都一脸意外,三当家倒没什么表情,只是笑呵呵道:“你们慢慢聊,我去办点儿事,一会儿就回来。林大嫂,你和三妹都跟我来。”

看着三人出了院子,灵儿长长吐口气,梁大明盯着灵儿看了半晌,然后凑近些低声问:“丫头,你怎么在这儿?莫不是被这群土匪打劫了?”

灵儿尴尬的笑笑:“那倒不是,大明叔,其实我此次进山,主要是想找村长有事相求。”

“哦?何事?”

“这个……”灵儿稍稍犹豫,还是决定实话实说,把自家老爹生病以及想找千年人参之事一一道来。

梁大明听到一半脸色就开始变得严肃,二人沉默片刻,梁大明道:“丫头,不是我不帮你,只是……”

“大明叔,大夫说我爹的病最多只能拖半个月,我实在没办法才来求你们,我不是贪心的人,不需要整支人参,哪怕只有小半或者几条根须,只要能救我爹的命,让我做什么都愿意。”

梁大明犹豫半晌,几次想拒绝,话到嘴边看灵儿那巴巴乞求的样子又不忍心。末了,他叹口气道:“丫头,这事儿我确实做不了主,得回去请示村长,看他老人家怎么说,要不你在这儿等两天,我回去问了再来给你回信?”

灵儿低头,想起梁村长并不是好说话的人,上次说是有恩于他们,他还把自己迷晕了扔出来,那时自己不过是个七八岁的小孩子,现在自己与他们毫无瓜葛,官兵又封了山,要村长松口基本是不可能的事,除非——除非自己能做一件对他们极有利的事。

可是什么事情才是他们需要的自己又能做到的?灵儿思来想去一时没有头绪,看梁大明望着自己,她扯扯嘴角,转了个话题:“大明叔,你跟那位三当家很熟吗?”

“倒不是很熟,只是同在一个地方,偶尔碰到打个招呼而已。”

“那他怎么找到你的?”

“我们自有联系的暗号。”

“那……他们又是怎么跟您说起我的了?”

“这个……丫头,其实不瞒你说,最近风声紧,村长不让我们随便出门,我也本不打算过来,李老三却三番五次送信说扣了我们村的人,我以为是出去打探消息的小子被他们劫了,所以才特地来看看。”

“这样啊,那三当家可否跟你们提什么条件?”

梁大明稍稍犹豫,还是实话实说:“他们要十石粮食换你。”

十石粮食!这三当家的果然不安好心,等等,如果我能给他们提供大量粮食并运进山来的话,灵儿脑中灵光一闪,“大明叔,你们村也缺粮食吗?”

“自然是缺的,五年前托你购来的粮食早就吃光了,还好后山开了片地出来,产量却不高,我们村的人几百年没种过地,唉,这山要一直封下去,我们粮食也吃紧得很。”

灵儿垂眉理理头绪,四下看看,凑到梁大明耳边小声道:“大明叔,如果我能给你们提供一千石粮食,并保证人不知鬼不觉的给你们送到村口,你能说服村长给我一支千年人参吗?半支也行。”

梁大明一脸惊讶:“你说什么?”

“大明叔,就是你听到的那样。”

梁大明皱眉:“这山下买粮倒是容易,可要人不知鬼不觉的送进山怕是没那么容易啊,否则这些人怎会如此束手无策?”

灵儿信心十足,笑眯眯道:“我自由办法,保证不会被官兵发现,怎么样,大明叔,要不要考虑一下。”

梁大明沉吟片刻,一咬牙道:“好,只要你能把此事办成,不用问村长,我现在就给你承诺,保证帮你找到人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