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181章 交易

第一八一章 交易

灵儿与梁大明谈好条件后故作闲聊一阵,等三当家回来,梁大明站起来拱手道:“老三,多谢你了,你要的粮食我明日一早就送来,今儿晚上就劳烦你照顾我这位小友了。”

三当家有些意外,“哦?难得见你如此爽快。”

“老三,你这话不太好听啊!”

三当家笑眯眯道:“抱歉抱歉,开个玩笑而已,梁兄,这边请。”

三当家亲自送梁大明出去,灵儿这次没被关进柴房,而是被林家母女客套的请进堂屋还坐了上座。林三妹对灵儿好奇不已,一直盯着她打量,林大娘用力拍她一下,低骂道:“死丫头,看什么看?做事!”

林三妹不满的撇撇嘴,灵儿对她抿嘴一笑还对她眨眨眼,林三妹愣了一下,也对灵儿直眨眼,二人眉来眼去,好似熟悉已久的朋友般。

约摸一刻钟后,三当家回来给林大娘打个眼色,林大娘便一声不吭的带着三妹离开。家笑眯眯的坐到灵儿对面:“小丫头,你看,我帮你谈成了生意,你该怎么谢我?”

她就知道,这老狐狸眯眯眼一笑就没好事,灵儿扯扯嘴角:“李三叔想要什么酬劳了?不过先说好啊,我也只是帮忙跑腿儿的,家里也不宽裕,你可不能狮子大开口啊!”

“呵,那是当然,不过那千年人参世间难寻,即便要价上万两银子,也有的是人抢着要,生意做成了你们也能得不少赏钱吧?”

灵儿抽抽嘴角,这老狐狸精明得很,不给他点儿好处自己怕是不能轻易离开这贼窝。于是她伸出一根手指:“给你一百两,不能再多了啊,我们辛辛苦苦跑两年,也只得两三百两银子。”

三当家依然笑眯眯的,似乎不为所动,灵儿皱起眉头:“不会吧,这还嫌少?”

三当家摇头:“倒是不少。不过我们不缺银子。”

“那你要什么?”

“粮食。我要二十石粮食,给我送到村口。”

“送到村口!”灵儿跳了起来,“李三叔。李三爷,那粮食有多难运进山你不是不知道,你们都不好办我一个小丫头怎么办得到啊?”

三当家却摇头笑道:“不,你能行。”

灵儿心里拔凉拔凉的。莫非这厮刚才偷听了她和梁大明的谈话?那可不行,那条路直通她家。要是让山贼知道有那么一条绕过山门直通山下的迷径,家里就要遭殃了,不行不行,一定不能让他们知道。

灵儿还想争辩。三当家眼中寒光微闪:“你在这里待了这些天,想必应该清楚我们是干什么的吧?”

灵儿打个激灵,威胁!这是*裸的威胁。可恶!贼就是贼,怎么可能变性?枉自己前几天还以为他们是好人。做山贼是逼不得已了,实在可恶!

灵儿瞪着三当家咬牙切齿,见对方不为所动,脑筋开始飞快转动:跟山贼硬拼不是好办法,要不先假装答应他,等我明日一脱身就一推三六五,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反正山下有那么多官兵,亮他们也不敢怎样。

不过……万一官兵拔营全走了呢?或者他们跟官兵勾结上了呢?这个可能性还挺大,自家离这里这么近,不能拿家人安危冒险,难道就没有两全其美之法?

灵儿想来想去,决定赌上一把,她一拍桌子咬牙道:“没问题,不过我有两个条件,你必须答应,否则打死我都不干。”

“你说。”

“第一,不许跟踪追查我,不许问我如何运粮进山。”

三当家笑眯眯的盯着灵儿沉默片刻后才点头:“当然。”

“第二,从现在开始,任何时候任何原因你们的人都不许伤害我和我的家人。”

“哦?莫非小友家财万贯,怕我们惦记上?”三当家笑眯眯道。

“这个你别管,只要你答应,我保证以后每月给你们送粮食到村口,要多少有多少,当然价钱得比市价高三层,算作我们的运费和辛苦费,如何?”

三当家愣了一下,继而有些惊喜:“此话当真?”

“当真,我敢对天发誓,不过三当家您也得对天起誓,方才两个条件,违反任何一条,你们整个村子都不得好死。”

“你!”三当家呼啦一下站起来,脸色颇为恼怒,灵儿却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毫不示弱。

二人对峙半晌,三当家渐渐回复商人的皮笑肉不笑:“好,我发誓,一个小丫头而已,料你也翻不出什么大浪来。”

二人达成协议,击掌为誓。条件谈好,三当家对灵儿相当客气,还特地嘱咐林大嫂做些像样的荤菜招待灵儿。

灵儿长长吐口气,幸好赌对了,反正自家那些粮食都要卖,卖给谁不一样?卖给山贼又近又省事,还能得个好价钱,山贼虽险恶,怎比得过那些贪得无厌的官兵?

次日早上,梁大明亲自带人挑了十石粮食过来,元宝也跟着来了,几年未见,元宝已经长成个清秀的小少年,见着灵儿只是笑眯眯的打招呼,灵儿去拉他的手,他都不好意思的避开。

灵儿干笑两声,低声问梁大明:“大明叔,村长怎么说?”

梁大明笑呵呵道:“没问题,村长已经答应了,不过东西得你把事儿办成了才能给。”

“那是当然,麻烦大明叔送我下三,我回去准备准备,三日后交货,如何?”

“可以。”二人私下商议好传递讯息的方式,梁大明便带着灵儿下山,三当家也跟着过来一起送行。

临出山门前,三当家笑眯眯道:“小丫头,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儿。”

“放心吧,十日之日,必定让您看到东西。”

三当家满意的点头,目送灵儿离开。梁大明狐疑的回头看三当家,低声问:“她一个小丫头而已,你何必为难他?”

三当家却不以为然:“梁兄,此话从何说起了?我跟小丫头是公平交易,说起为难,我还是比不过你吧!”

“你……”梁大明有些懊恼,三当家哈哈一笑,转身大步往自个儿村子方向去,梁大明摇头嘀咕:“还是村长说得对,山贼就是山贼,永远改不了那身贼气,以后——还是少跟他们打交道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