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182章 不速之客

第一八二章 不速之客

灵儿一路兴冲冲的回家,还没到家门口,河边洗衣服的妇人看见她都惊讶的张大嘴,等她走过,妇人们面面相觑,继而叽叽咕咕议论开来:

“刚才那——那是杨家灵儿!我没看错吧?”

“不是说杨家灵儿被拐了吗?”

“对啊,他大哥才成亲,新娘子都不管了,成天在外到处寻人了。”

“可不是,听说是被卖去青楼了,大强昨儿个回来就开始清点家产,准备卖地赎人了!”

“我怎么听说是被山贼掠去的?你没见他家来了几位官爷,门口还有兵士站岗了…”

灵儿心情正好,见人就笑眯眯的打招呼,完全没注意到人们看见她如见鬼一般的表情。直到快到家门口时,两个全副武装的兵士站在自家门口,身上的铠甲在阳光下闪着寒光,灵儿心里咯噔一下,怎么回事?被抄家了!

灵儿吓得腿上一软差点儿跪下去,她蹲在路边,脑子一片混沌,怎么会这样?我们家犯了什么事?莫非是贾家人发现大强他们了?可贾家没有武将,怎么能调动官兵了?老爹还在病**躺着了,他们这么一闹,那老爹不是更麻烦?怎么办?怎么办?

灵儿急得在路边团团转,想进去又怕自个儿也被官兵抓了,想去搬救兵又担心家里的状况。磨磨蹭蹭不知过了多久,突闻一声惊呼:“灵儿!灵儿,是你吗?”

灵儿回头,见来人脸蛋儿白皙小巧,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尤其出彩,她立刻迎上去:“月儿姐。你什么时候来的?”

月儿也几步上来,拉着灵儿上下查看一番,长长松口气:“还好还好,你总算平安回来了,你不知道,前天我听说你被拐了,衣服都没换就跑来了。真是吓死人了。死丫头。你这几天都上哪儿去了?”

“我去找……等一下,月儿姐,大强哥没跟你说我去哪儿了?”

“什么呀?前天大强急匆匆的跑我家来。劈头盖脸就问你有没有来我家,我说没有,他话也不说转身就跑了,真是的。你不知道这几天,不只你们家。周围几个村儿都闹翻天了!唉,你呀,都成大姑娘了,做事还这么不靠谱。”

月儿用力戳灵儿额头。灵儿捂着脑袋将月儿的话回味一遍,皱眉嘀咕:“不至于吧,虽然我离开时没跟家人说。但我留了信的啊,就在我梳妆台上。那么明显的位置,怎会没人看见了?”

“留信?没听说啊!”

“先不说这些,月儿姐,我爹娘都还好吧?大强宁书十妹他们怎样?我家院门口怎么会有官兵的?我家出了什么事吗?”

月儿转头看看院门口,长长叹口气:“死丫头,还不是你自个儿惹的祸。”

“啊?此话从何说起?”

当天,灵儿想进苍茫山寻找千年人参,怕爹娘阻止,便在梳妆台上留了信,借口跟大强夫妻去半林镇逛逛,半道分开进了山。

傍晚,大强夫妻回来却不见灵儿,爹娘便有些着急,大强当晚就跑去半林镇找到大半夜,回家依然不见灵儿,一家人当真急了,觉也不睡便倾巢出动出去找人。

一家人这几天把周围所有村镇都翻了个遍,还有跟灵儿熟识的人,甚至连城里也见人就问,还去官府报了案,丁捕头很帮忙,带着官兵把青楼之类的地方都搜遍了,就是不见人。

前天,半林镇那边传来消息,说是有人看见一个长得颇像灵儿的年轻人进了苍茫山,一家人大喜,赶紧跑去山门口的军营请求查看进山记录。

军营的人自然瞧不上普通乡民,不知后来他们得了什么消息,那军营的人突然热情起来,昨儿中午,一个什么千总带了一队兵士突然造访,说是来帮忙寻人的,继而就住进了灵儿家大宅院,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意思?

灵儿脑子里满满清明起来,原来家人们都没发现她留的信,这些官兵嘛,自然是听说林家出高价寻人,而人可能从他们那儿进了山,所以想来灵儿家大捞一笔,这真是一趟无妄之灾啊!

灵儿长长吐口气,只要家人没事就好,至于这些官兵,就当舍财消灾吧,他们胃口再大,相信也不敢直接霸占了自己家去。

灵儿定下心来,拉着月儿的手道:“月儿姐,求你帮我个忙好不好?”

月儿皱眉:“又不是外人,什么求不求的?有事就说。”

“这样,麻烦月儿姐去村里请家荣叔帮忙,立刻带你进城去县衙请丁捕头过来,我去镇口等你们。”

月儿也不多问,点头就快步离开了。灵儿在家门口观望好一阵,总算见着宁书出来了,宁书见他吓了一跳,继而惊喜的想大喊,灵儿赶紧制止他,将他拉到一边,先草草把自己的状况说一遍,再问家里的状况。

听宁八说,家人都还好,老爹一直病着晕晕沉沉,醒来的时候极少,并不知道灵儿失踪之事。娘一直在床边守着,却时时担心灵儿,这几天整个人都萎靡了不少,大强负责在外找灵儿,宁书看着家里,负责周围的村子,家里的事情由嫂子操持着。

至于那群官兵,嘴上说着来帮忙找人,可从昨天一进院门,就要酒要肉,在院子里喝了整整一晚,那军官现在还没醒了,哪有半点儿帮忙的意思?

“我看他们怕是想赖着不走了,灵儿姐,怎么办啊?”宁书一脸愤愤的样子。

“不怕,他们不过想捞些好处,不可能长期赖着。”

“可是——这群官兵胃口不小,咱们这点儿家底怕折腾不了几下啊!”

“他们开出条件了?”

“也没明说,不过我昨晚偷偷给那军官送了一百两银子,我看他脸色不太好看,收也没收就把我打发出来了。”

“哼,胃口果然不小,这群狗东西简直无法无天,比那山贼还可恶!”

“灵儿姐,小声点儿!”宁书警惕的四下看看,想了想道:“灵儿姐,要不咱们先回去见见爹娘,我再找人给大强哥送信,让他尽快回来?”

“爹娘那边不急,走,我们先去镇上找人给大强哥送信。对了,十妹在哪儿?”

“十妹一直在爹娘房里守着,干娘不让她出门。”

“那我就放心了,走吧。”

二人边走边聊,宁书把这几日的状况一一道来,当听说丁捕头带人搜青楼,再看路人们看自己的眼光,她抽抽嘴角,果然是无妄之灾,那边才寻到人参,这边却有人拿自己的清誉做文章,还引来了官兵,总觉得事情有些蹊跷。

也罢,反正她的灵魂不是古人,身正不怕影子斜,随你怎么说,清誉什么的在她眼里算个毛,先把当前的解决了再说。

二人在镇口一直等到傍晚,总算见月儿和丁捕头一行来了,灵儿赶紧迎上去,不好意思道:“丁叔叔,这次又要麻烦您了。”

丁捕头大气的挥挥手:“没关系,举手之劳。”

一行人回到家中,众人自然喜不自禁,个个眼中都有泪花儿。几日不见,老娘原本花白的头发一下子全白了,整个人萎靡不振奄奄一息的样子看得灵儿眼泪直掉。

待情绪稳定了,灵儿当着丁捕头的面,拿出一千两银子给那千总作为谢礼,同时请丁捕头亲口告诉千总此事衙门已经销案。

千总虽不屑地方小官,但军营之外却不敢放肆,只得干笑着应诺了,临走之时却回头盯着灵儿上下打量,色眯眯的笑道:“林家小姐,咱们也算邻居,以后有事尽管来找我。”

灵儿打个机灵,微微侧过身子谢过,却不说话,宁书红着脸捏紧了拳头却有无可奈何。这时,却听丁捕头突然来句:

“胡千总,听说边境战事吃紧,沧州大营下令所属管束兵士、加紧操练,只等军令一到,即可上阵杀敌,胡千总也得抓紧些,兴许下次再见在下就要叫您胡校尉了。”

胡千总愣了一下,片刻后反应过来,他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然后袖子一甩,冷哼一声大步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