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183章 齐心合力

第一八三章 齐心合力

招待丁捕头吃完饭后把他送出门已是戌时过,正好大强急匆匆的赶回来,见了灵儿便是一阵气呼呼的训斥,俨然自己就是她的亲大哥一般。

灵儿并不生气,反而心里暖烘烘的,她笑眯眯的赔礼道歉,一家人坐一起好生吃了一顿团圆饭。饭后灵儿安抚好老娘,悄悄把大强、双娘、宁书和十妹招呼到自己屋里。

大强还有些生气:“你这丫头老大不小了,看看你都做了些什么事儿?你知不知道外面都把你传成什么样儿了,这样子以后怎么嫁人啊?唉,真是……”

大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宁书道:“大强哥,你别怪灵儿姐了,她也是为了干爹,您不知道,大夫说干爹最多活不过半个月了。”

“什么?!”大强和双娘、十妹都一脸惊讶,双娘皱眉道:“宁书,你胡说什么?大夫不是说只要好生调养就能慢慢好起来吗?”

宁书斜眼看灵儿,灵儿道:“你们别急,我来解释。”

大家听完灵儿的说法都低头沉默了,十妹小声抽泣起来,灵儿摸摸十妹脑袋:“十妹别哭,我已经找到千年人参了,爹爹一定会好的。”

“真的!”大家都巴巴的望着灵儿。

灵儿点头:“确实,不过这趟生意有些冒险,还得咱们一起干。”

大强不满道:“灵儿,虽然我们来这个家时间不久,但干爹干娘肯收留我们又对我们那么好,我早就认定他们就是我的再生父母,干爹的事不是你一个人的事,快说。要怎么做?”

“既然如此,你们听好了,这件事只有我们几个人知道,而且只有我们来做,不能告诉任何人,爹娘也不行。”

大家互看一眼,纷纷点头应诺。于是。灵儿把自己的计划说了一遍。她打算明天开始就去清理那条秘道,然后做两个独轮推车,由他们几人亲自把一千石粮食送进山。

几人稍稍沉默。双娘犹豫道:“灵儿,咱们辛苦些倒无所谓,可上千石粮食就是上万斤啊,没有马车。单凭人力,还只有咱们几个。要两天之内运完……能行吗?”

宁书也道:“十妹没力气,就咱们几个,一趟运十石,一千石就要走一百趟。又只有两天时间,还要小心留意,不能被外人发现。这谈何容易?灵儿姐,你为何不让要粮食的人自己来运?”

“如果可以。我早就跟他们说了。但一来这条路隐秘我不想让外人知道;二来万一走漏了风声,就坐实了我们家与山贼勾结的罪名,到时候咱们全家人都要完蛋。

再者有这条秘道在手里,山贼们有求于我,我们不仅可以跟他们做生意,即便以后官兵撤走,他们下山也不会对咱们家下手,大家觉得了?”

几人又是好一会儿沉默,大强一咬牙道:“灵儿说得有道理,咱们就算两天两夜不眠不休,总能运完,双娘,就是辛苦你了!”

双娘有些脸红:“强哥你别这么说,我在娘家也是做惯了粗活儿的,使点子力气的事儿,不算啥。”

几人商定后,各自回屋好好休息一晚。次日一早,灵儿就把家里的帮佣丫头全召集来,给他们每人发一两银子,打发他们各自回家休息三五天,帮佣丫鬟们自然喜不自禁,当即就纷纷回房收拾东西走了。

待众人散去,灵儿带着大强、双娘和宁书去清理以前那条小路,十妹留在路口望风。那条小路的入口在一片荆棘林中,常年没人进去,已经被荆棘丛盖得严严实实,几人合力,花了一个多时辰才清出一条窄窄的小路,并在入口做了掩饰。

那树林里面也很不好走,光线不好不说,还长了不少小树苗,灵儿按着记忆,和大家一起该砍的砍、该割的割,一直整到深夜亥时才算勉强完成。他们不敢打火把,只做了小灯笼,把它压得低低的慢慢摸索。

几人回到家去,个个累得筋疲力尽,吃了饭倒头就睡。

次日天没亮,几人啃两口干粮又开始干活,灵儿力气大,一次推十包粮食没问题,就是不好掌握平衡,大强一次推五包,双娘和宁书合力推五包,几人走走停停,第一趟竟然走了整整两个时辰。

粮食送进山,依然还是堆在五年前灵儿堆放木柴的地方,上面用荆棘掩盖了,然后几人错开,保证每隔一阵就有一趟人进山,保证粮食不丢。

前面辛苦些,后面虽然体力差些,却掌握了技巧走熟了路,运起来也还快当。一整天算下来,他们已经运了二百包粮食进山。

宁书坐在地上,解开衣裳甩着袖子直扇扇,还有些气息不匀道:“不行啊,灵儿姐,才一半都不到,我已经没力气了,要不……你去跟那人说说,请他宽限几天,我们又不是不给他。”

灵儿也累得不行,“也行,不过咱们先运吧,能运多少运多少,实在不行了再跟他们说。都累一天了,咱们回去洗洗睡吧,娘那里可别说漏了嘴啊!”

大家各自散去,灵儿吃完饭躺在**怎么也睡不着,想起爹爹的病她就心里发紧,大夫说他那身子最多能拖半个月,中间要是有个万一……

灵儿呼啦一下坐起来,算了,还是去干活儿吧,至少那样感觉踏实些。她拖了推车到仓库,发现有人在那里搬粮食,她吓了一跳,拿了棍子准备行凶,借着月光看清原来是大强两口子。

灵儿松口气,心里暖暖的,轻声道:“大强哥,你不休息来这儿干嘛?”

大强二人吓了一跳,拍拍胸口道:“吓死我了,灵儿,你怎么来了?”

“跟你们一样,干活儿吧!”几人相视一笑,然后各自干活儿,他们一出仓库,宁书和十妹提着灯笼站在门口,十妹笑嘻嘻道:“我就知道你们会偷偷过来,我帮不了忙,给你们照亮引路吧。”

宁书要来帮忙,大强却不允,双娘道:“我跟你哥一起就好了,你帮着灵儿。”

灵儿自然不会让他插手,他那点儿力气对自己来说可有可无,宁书有些脸红,他在原地站了会儿,小跑几步跟上来:“大强哥、灵儿姐,我以后一定要考上状元,当个大官,到时候让你们享福。”

大强笑道:“好啊,你早点儿考上,好给你灵儿姐和十妹找个好婆家。”

灵儿吐吐舌头:“我要等到那时候岂不成老姑娘了?宁书,你还是给你自己找个好娘子吧,十妹的如意郎君也摆脱你了!”几人说说笑笑,走起来似乎也不那么累了。

一行人忙到次日傍晚,总算搬完最后一趟,大家都累得不行,不顾形象的倒在粮堆上呼哧呼哧直喘气儿。

“布谷布谷~~~~布谷布谷~~~~”树林里传来鸟声,十妹好奇的张望,灵儿一下子跳起来:“来得正好,大家快起来,爹爹的人参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