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184章 有人打架

第一八四章 有人打架

灵儿学着布谷鸟的叫声回应了两声,没一会儿,前面的草丛微微晃动,片刻后,梁大明带着几个汉子走过来。

梁大明举起灯笼打量下灵儿身后的大强几人,微微皱眉,灵儿道:“大明叔放心,他们都是我的亲兄妹。”

梁大明点头:“粮食了?”

“都准备好了,您看!”灵儿侧身指向身后那一大堆荆棘丛,大强和宁书赶紧把荆棘丛扒开,露出里面整齐摆放的粮食袋子。

梁大明和几个汉子都颇为惊讶,几个汉子分散开去检查袋子,灵儿伸出手:“大明叔,我要的东西了?”

梁大明从怀里掏出个木匣子:“带来了,等我们验完货就给你。”

灵儿抽抽嘴角,验就验呗,肯定没问题。汉子们围着粮食堆有的点数,有的打开袋子抽查,直到多番确认无误后才对梁大明点头。

梁大明总算笑了,他用力拍灵儿肩膀:“好丫头,我就知道没信错人。这个给你,虽然只有二两人参,但绝对是千年份的,一人服用足够了,你看看吧。”

只有二两,灵儿心里有点儿失望,她打开盒子,凑近火把细看,只见那人参荧光闪闪,如白玉般透明白净,大约两指粗细,仔细看,其形状倒像孩童胖乎乎的小腿儿一般。

大强几人也凑过来看,惊叹道:“原来千年人参长这样子,果然不同凡响。”

宁书道:“这应该是从千年人参上截下来的一小部分,看这个头,要是整支的话肯定有一尺来长。”

“一尺!那么大!”众人惊呼。

梁大明微笑着点头:“确实如此。”

十妹嘟起嘴不满道:“那你为什么只给我们这么一点儿?我哥哥姐姐嫂子们两天两夜没睡觉才把粮食运进来,你们太抠门儿了。”

“嘘,十妹。别瞎说!”宁书赶紧捂住十妹的嘴把他拉开。

灵儿抽抽嘴角,他们那一千石粮食,按市价卖也不过三百两银子,一尺来长的人参绝对是人间极品,可遇不可求,卖个几万两银子轻而易举,即便自己得的这条小腿儿。也能值上千两。说来还是自己赚的。

灵儿抱歉道:“大明叔别生气,我妹妹年纪小不懂事。s173言情小说吧”

梁大明摆手道:“无妨。”

“大明叔,我们人手有限。运到这儿已经筋疲力尽了,剩下那段儿就麻烦你们了。”

“没关系,我已经派人回去召集人手,他们很快就到。”

“那——大明叔若没有其他事情。我们就告辞了。”

灵儿几人告辞后,在山林里绕了一大圈。确认后面没人跟踪了才闪身窜进回家的秘道。宁书把入口掩好,嘀咕道:“就这么遮一下还是容易被发现,灵儿姐,要不咱们设些陷阱吧?”

灵儿想想也是。毕竟现在风声紧,不过不是现在,等回去休息好了再说。

几人兴冲冲的回家。当即就切了一小片人参炖汤给老爹喝。看着**老爹脸色发青的样子,老娘日日以泪洗面。灵儿安慰她说找到了千年人参,老爹很快就会好起来,老娘却不信,即便大强宁书十妹都劝她也不听,这样下去,可能老娘也熬不过几日了。

接下来几天,几个儿女哪儿也不去,就守在老爹床前,日日给他吃药喝参汤。

三日后老爹脸上的青紫渐渐退去,呼吸也比之前平稳了许多。五日后,老爹睁眼醒了过来,可以断断续续说两句话;十日后,老爹脸色红润,可以坐起来说话,甚至可以颤颤巍巍的自己吃饭;半月后,老爹甚至可以被扶着站起来了。

灵儿长长吐口气,这千年的东西就是好,之前怎么辛苦都值得了。再有就是答应山贼的事情,她带着大强亲自走了一趟,给他们送去十石粮食和一袋盐,几位当家的甚为满意,当场给了他们五两银子,双方的合作关系就此确定。

下山回来的灵儿回家转了一圈就往王家村去,这半个月都没出门,不知道月儿姐还在村里不?

她高高兴兴的进村,如往常般见人就笑嘻嘻的打招呼,可村里人却很奇怪,关系好点儿的尴尬的笑笑便匆匆走开,关系一般的见她扭头就走,如躲瘟神一般,她一走过那些妇人又凑到一起对着她背影指指点点,她一回头那群妇人集体收声,牛开头顾左右而言他。

灵儿心下生气,这群三八又在编排人了,讨厌!罢了罢了,懒得理他们,这几年自家日子越过越好,村里人眼红的多,对家人疯言疯语是常事,你不理她,她自觉没趣,过几天就没事了。

灵儿这样想着继续往前走,路过虎子家时本想去看看,却闻前面似乎有人在吵架,还是一男一女对骂,仔细听那男声好熟悉……小虎子?

灵儿凑过去,见那边巷口已经围了几圈人,中间两个人对峙,一方是一脸横肉的中年妇人朱大婶,另一边那个相貌憨实身强体壮的十六七岁小伙儿可不就是小虎子。

朱大婶双手插在水桶腰上,对着小虎子啐一口:“我呸,你算什么东西?你这癞蛤蟆还想吃天鹅肉不成?那杨家灵儿就算进青楼上山当压寨夫人也轮不到你这憨货!”

“不许你胡说,灵儿是清白的,她没进过青楼。”

“你知道个屁,我娘家舅子的老爷还在青楼跟她睡过了,怎样?有本事你宰了那老爷去啊!宰了也没用,那丫头现在就是个破落货。”

“住口,你……你……你再胡说,我……我……”小虎子气得满脸通红,拳头捏得咔咔直响。

“怎样?你想动手?老娘怕你不成,来呀!来呀!”朱大婶挽起袖子,挺起大肚子几步上去用力一撞,竟然把年轻力壮的小虎子撞得一个趔趄,围观人吱呀让开,看二人在空地上扭打起来更是兴奋,甚至不望火上浇油:

“朱大婶,好样儿的,揍醒这臭小子,咱们王家丢不起这个人……”

“小虎子,用劲儿,揍这腌臜婆子!”………

灵儿怔愣半晌,默默退开几步靠在墙上,出神的望着群情激昂的村民,还有中间那两个扭打在一起的身影。

没一会儿,两个中年妇人急匆匆的跑过来,还没到就大喊:“让开!让开,谁敢欺负我家小虎子!”

围观之人闻言立马让出一条道儿,这时小虎子正被朱大婶骑在身下胖揍,当然并不是小虎子打不过朱大婶,他只是抱着脑袋躲避,并没有还手而已。

虎子娘气得冲上前去一把掀开朱大婶,然后脚一抬,反而骑到了朱大婶身上,毫不犹豫的抡起胳膊对着朱大婶脸颊啪啪啪啪,眨眼就是几巴掌,朱大婶脸立刻就肿了,说话都说不清楚。

旁人见状赶紧把虎子娘拉开,虎子娘还不依不饶冲着朱大婶直蹬腿,嘴里大骂着:“你个胖猪,居然欺负到老娘头上来了,老娘今天不办了你就不是人,放开,你们放开!”

那边庆婶把小虎子扶起来,一边帮他拍拍衣裳整理衣衫一边念叨:“傻小子,你那么大劲儿怎么不使出来,愣头愣脑的让着她干啥?”

小虎子捂着半肿的脸嘀咕:“爹说不能打女人。”

庆婶噗嗤一笑:“那是叫你别去惹事儿,人家都欺上头来了,干嘛不动手?你傻啊?”

虎子娘好不容易被拉开,朱大婶也被扶起来,看虎子娘那架势,朱大婶早就蔫了,虎子娘冲着她劈头盖脸的骂,她好像觉得这么多人看着不回一句以后抬不起头来似的,小声回道:“他一个就要成家的大小伙子,惦记谁不好,偏偏惦记杨家那不干净的,小心人家以后给你戴绿帽。”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虎子娘大骂着又要扑上去,朱大婶吓得一个趔趄,后退几步转身踉踉跄跄的跑了,虎子娘指着朱大婶背影大骂:“你个嘴贱的破烂货,可恶透了当心断子绝孙……”

虎子娘又骂了好一阵才解气,围观村人见好戏差不多完了,又怕虎子娘迁怒自己,自觉地纷纷散了。虎子娘这才回去拉起虎子上下查看,小虎子怯怯的叫了声娘,谁知虎子娘顺手过去啪一声一个巴掌扇过去:

“你个臭小子,老娘为给你说门好亲事到处托人到处送礼,你倒好,不给老娘好好争气,反而跑村里来跟个妇人打架,打就打了还被人家骑在**,你说你,算个什么男人?天天吃那么多饭装狗肚子里了?”

虎子娘越说越来气,用力戳着小虎子脑门儿,庆婶赶紧拦住:“好了好了,嫂子,别骂了,有事儿咱们回屋再说,你看这地方……”

庆婶扫视一圈,本是劝虎子娘注意环境,谁知却看到了站在墙角的灵儿。庆婶顿时没声儿了,小虎子和他娘回头看到灵儿皆是一愣。

“灵儿,你怎么在这儿?”小虎子有些惊喜,想上前来,却被他娘一把拉回去。他娘转过身背对灵儿面对小虎子训道:“你个臭小子,刚刚才吃了亏还不长记性,给我回去,以后不许跟些不三不四的人来往。”

“娘,你说什么了?”

“死小子,不许顶嘴!”虎子娘一巴掌扇过去,然后拖起小虎子就走,看也不看灵儿一眼。

庆婶尴尬的笑笑:“不好意思啊,灵儿,我……我过去看看啊!”庆婶也小跑着离开。

灵儿怔怔看着被他娘拖走的小虎子,见小虎子还在回头对自己直眨眼,好似在安慰自己一般,她心中的石头一轻,突然对着小虎子灿烂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