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185章 村长过世

第一八五章 村长过世

小虎子离开后,灵儿在巷口站了好一会儿,她在犹豫该去找月儿还是该回家?来都来了,还是去看看吧!

于是,她转而向村长家走去,到村长家院门口时,发现里面也有不少人。怎么回事?难道方才朱大婶吃了亏,跑村长这儿告状来了?

她踏上台阶,敲敲院门,院里人同时回头,个个脸色难看。灵儿有些尴尬,这些人都是村长自家人,他老人家三个儿子两个女儿,再加每家的儿女,月儿这辈也有成亲生子的,所以他们家四代同堂,全部到齐的话四五张桌子都不够,而现在这小院儿里确实有四五张桌子的人。

难道是开家庭会?灵儿正想说抱歉,却听一声冷哼:“你这扫把星又来干什么?”

说话的是村长二儿媳,这妇人从灵儿认识她起从没见她有过好脸色,灵儿也不想跟这无知妇人计较,可她这样羞辱自己,灵儿当真生了气。

这时,月儿从里面跑出来,“灵儿,你来了?”月儿几步跑过来,拉起灵儿的手:“走,咱们去外边说话。”

二人靠在院墙上,月儿吸吸鼻子揉揉眼睛,“灵儿,你怎么来了?有事吗?”

灵儿看她眼圈红红,再看院子里那么些人,想起老村长两个月前就卧病在床,难道老村长他……灵儿心下难过,掏出手帕帮月儿擦擦眼角:“月儿姐,别难过了,老村长他老人家吉人自有天相……”

谁知灵儿这么一说,原本还忍着的月儿突然趴在灵儿肩上,哇一声哭了出来。灵儿吓了一跳,赶紧手忙脚乱的安慰。

片刻后。院门口伸出个头来,一个十一二岁的男孩低声道:“月儿姐,二婶说叫你小声点儿,爷爷还没死了。”

月儿立时停了哭声,回头狠狠瞪那少年,少年缩缩脖子:“不是我说的,是二婶让我说的。”说完转身就跑了。

月儿紧咬下唇捏紧拳头恨恨的瞪着地面。好似想把地面烧出个洞来。灵儿陪着她站了好一会儿,月儿低声道:“外公都要去了,他们还不让人省心。非要气死外公才甘心吗?”

“什么?”

月儿抬头,泪花闪闪的望着灵儿:“灵儿,你说,为何世间人都那么贪得无厌了?”

灵儿无语。看这样子,多半又是老村长那几个儿子儿媳在争财产了。人还没去,他们就这么大张旗鼓的开始哄抢了,真是一群狼心狗肺。实在想不通,老村长那么好的人。为何他的儿孙们却是这个样子?

“月儿,快来,外公要见你。”月儿她大姐急匆匆的跑出来拉着她跑进院子。灵儿本想离开,犹豫了一下。还是无声无息的进了院子,站在院脚大树后。

院中一片寂静,大家都巴巴的望着老村长房门,隐隐能听见里面的抽泣声。半刻钟后,屋里突然传来一阵哭喊:“爹,爹啊,您不能走啊!”

院中众人立时哭声四来,老村长那几个儿媳更是哭天抢地,跌跌撞撞的冲向老村长房门口,树后的灵儿紧咬下唇,眼泪不自觉的扑簌簌往下掉。

“爹啊,您不能走啊,您走了您的孙儿怎么办啊?……”村长二儿媳扑在房门口想爬进去,却被冷着脸的桂奶奶挡了出来。

桂奶奶白着脸站在无言下,院中众人都收了声,桂奶奶声音僵硬道:“老头子……他走得安详,你们不要哭天抢地,扰他清净。老二,你去请道士先生;老三,你去买香烛钱纸白布炮仗;老四,你去请人置办丧宴,几个媳妇,你们去给各家各户报丧。”

桂奶奶安排完,扶额无力的坐下,月儿和她娘、她姐姐几人赶紧过去安慰,好一会儿过后,月儿娘抬头,见自己那几个弟弟弟媳竟然还在院中,她皱眉对几个弟弟直打眼色,几个男人犹犹豫豫,却听那二媳妇不满的嘀咕:“光叫咱们做事,没钱怎么做啊?”

月儿娘脸色刷一下就白了,扶额的桂奶奶轻叹一声,无力道:“你们先去办,花了多少钱自己记账,等把老头子送走了,我再返给你们。”

“可是娘啊,您知道我家……”二媳妇又要叫苦,桂奶奶突然用力一拍椅子把手,怒声道:“老婆子还没死了,还怕我贴不上你们花的钱,滚,都给我滚!”

几个儿子吓了一跳,赶紧拉了自个儿媳妇一溜烟儿的跑了,他们各自的儿孙有的散,有的跪在桂奶奶面前哭着说要尽孝,桂奶奶松口气,总算还有几个有孝心的。

灵儿见村长家人都在忙碌,不便打扰,便悄悄退出院子,快步回家去。一进家门,她就匆匆跟家人说了老村长的事情,请大强去镇上买口上等棺材,又封了一百两银子,换了素衣,带着宁书一起去村长家治丧。

老村长是这个世上除了爹娘外对自己最有恩之人,灵儿伤心不已;宁书自从拜老村长为师后,几乎天天跟在他身边,老村长对他也寄望很高,教导得相当严厉又细心,相信在宁书心里,他老人家也是不可替代的存在。

二人在老村长灵前狠狠的痛哭了一场,丧事期间也一直帮忙。有灵儿帮着贴补银子,那几个不肖子孙倒没怎么闹腾。

棺木下葬后,老村长的灵位被供奉在王家祠堂,桂奶奶带着儿孙跪拜完,大家准备散去,却听桂奶奶道:“大伙儿请留步。”

此时,几乎全村人都在这里,桂奶奶道:“今儿趁着几位老哥哥都在,当着大伙儿的面,老婆子就把家里那点儿破烂事儿理理清楚。”

众人皆惊,虽然老村长德高望重,但村人都知道他那几个儿媳却不怎样,儿子又听儿媳的,自然少不了是非,以前有老村长压着他们不敢造次,如今老村长走了,桂奶奶的好日子怕是到头了。

桂奶奶叹口气道:“儿子女儿都是我生的,我从来没有偏颇谁不待见谁的意思,既然你们时时念着我那点儿家当,那就给你们吧。

老头子临走前跟我商量好了,咱们家的田地一共二十来亩,你们三兄弟就平分了吧,我那些嫁妆还能值点儿银子,就给两个女儿留个念想。

至于那老宅子,老头子说了,捐给村里办个私塾,让咱们王家村的孩子以后都能念书,这次收的丧礼就存在村上,用来给私塾的先生付束脩。”

“啊,娘,那可是几百两银子啊!”几个儿媳立马反对,无奈众目睽睽之下,他们还是有些心虚,二儿媳有些不甘心,转了个心思道:“娘,您把什么都分完了,您后半辈子怎么过啊?不如……”

“我以后就住这祠堂,为王家列祖列宗守灵,顺便陪着老头子。唉——就这样吧,你们都散了吧!”桂奶奶说完慢慢转身,定定的望着老村长的灵位出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