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187章 又见小魔王

第一八七章又见小魔王

ps:为给下个月存稿,这个月最后两天暂停,下个月开始每章都是四千字以上的,多谢多谢

“你说什么?”闻声出来的老爹老娘脸色煞白。

灵儿反应过来,蹲下去掌着大强肩膀望着他的眼睛:“大强哥,你先冷静一下,咱们进屋去坐下慢慢说。”

两个婆子上来帮忙,几人进到屋里,大强一脸颓废,将这两日之事慢慢道来。昨日,大强带着十妹赶了马车进城,他们先去看了宁书,然后带着宁书一起去丁府看望齐六。

几人许久未聚,见面自然高兴,并相约等齐六交了差事就一起出去喝酒。他们去的是县城南面,那里算是沧平县的平民区,人多又热闹,还有夜市。

几个男丁高兴了自然免不了喝酒,十妹是女孩年纪又小自然不让她沾,三个男丁一边喝一边聊,什么时候十妹不见了也不知道。

直到半夜酒馆打烊,才把醉醺醺的三人勉强晃醒,这时大强想起十妹,四下查看不见人,大强一个激灵清醒过来,另外两个也被吓醒,几人连忙跑出去找人。

这一找就是一整夜,今儿早上,一个商铺的小厮说看见十妹被两个男人罩了脑袋拖进巷子,问他是何人,他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宁书给他砸了十两银子,小厮才神秘兮兮道:“那群人属于百花会,说白了就是一群专门偷人家姑娘送去青楼妓馆的贼人,别看他们只是暗地下手,他们后台硬得很,且在全国各地都有分馆。哦,就是说全国各地的青楼妓馆都归他们管,被偷去抢去的姑娘要想出来,啧啧,难啊难啊!”

大强一把拎起小厮:“你说清楚,到底是哪个青楼?那两个人长什么样?”

小厮连连摆手:“我怎么知道,全国那么多青楼。说不定昨晚就送走了。爷,我只是个跑腿儿的,你们就算打死我也找不回那小姑娘啊!”

宁书也劝着大强松手。几人商量一番,决定分头行动,大强回老家看看十妹回来没有,顺便通知家人;宁书和齐六在城里打听。看能不能得到有用的消息。

老娘抹着眼泪:“十妹那么乖巧的女娃娃,要是真落到那个火坑里可怎么办啊?灵儿。你一定要想办法把她救出来啊!”

“娘,你放心,我一定想办法。大强哥,你先回屋收拾一下。我也去准备准备,一刻钟后门口集合。”

灵儿匆匆回屋,她表面看似冷静。心里却七上八下,如果十妹真被那个百花会抓走了怕是凶多吉少。那么小巧那么可爱的姑娘,灵儿一想就心疼。

无论如何,一定要把十妹找回来,灵儿用力捏捏拳头,然后快速收了几套衣裳装进包袱,又把抽屉暗格里的银票全拿出来,这里一共有两千两银票,是她这些年攒下的,原本以为自己成亲时才能用上,还是救十妹要紧。

收起包袱前她犹豫了一下,又把抽屉最里层的小匕首拿出来,这是当年在苍茫山上遇到的那个打虎少年留下的,轻轻拔出,顿觉寒光闪闪,没有半点儿锈迹。

很好,这东西拿来防身最好不过,她将匕首收好,插进靴子内侧,再换了套简练的衣裙,便匆匆出去跟大强会和。

爹娘和双娘千叮咛万嘱咐,一直跟着马车走了老远,二人快马加鞭,赶到城里午时已过,肚子饿得咕咕直叫,灵儿指着路边的小摊:“大强哥,咱们先吃饭吧,顺便打听点儿消息。”

二人在棚子里坐下,点了饭菜便尖起耳朵听周围人说话。这小摊是最靠近城门的位置,过往行人喜欢在此歇脚吃饭,顺便闲聊几句,因此要打听消息的话来这儿最好不过。

他们留意了会儿,没什么有用的消息,饭菜也上来了。这时,两个中年男人走进来坐到灵儿他们旁边桌子。那长衫男人道:“武兄,听说北方那边咱们又败了?”

另一男人满身肌肉一脸络腮胡,他双手环胸点头道:“是,十日之内连丢三座城池。”

“唉,这次不知又有多少老百姓遭殃了!”

络腮胡一脸恨恨:“哼,都是这群贪官污吏不作为,个个贪生怕死,敌人一来,仗还没打自个儿先跑,无首之众如何能赢?实在可恶,要是让老子遇上……”

“武兄,武兄喝酒!”长衫男人赶紧给他灌碗酒,同时小心翼翼的查看周围,生怕络腮胡的话被某些有心人听去。

“让开!让开!”城门口突然一阵**,大家齐刷刷转头去看。

只见城门口处,一队人策马过来,那领头之人看上去不过十七八岁,只见他头戴玉冠、一身玄色绸袍,棱角分明的脸上剑眉斜飞入鬓,一双狭长凤眼微微眯起,挺直的鼻下薄唇紧抿。啧啧,长得真不错,身材也好,就是戾气太重,可惜可惜了。

灵儿还在品味,大强却吓得脸都白了,眼看那队人已到近前,大强突然一把摁下灵儿的头,差点儿让她扑进菜盆里。

“大强哥,你干什么?”

“嘘!别说话。”

那队人快速从棚子边上掠过,跑出一段儿领头之人突然勒马,宝马扬蹄长嘶,后面的随从也纷纷勒马停下。

“少爷,怎么了?”

那人回头看向路边茶棚,随从也回头看了看:“少爷,有何不妥吗?”

那人视线转了两圈,皱眉想了想,话也不说,一扬鞭,宝马又飞奔起来。

待马蹄声渐消,灰尘渐散,有人散散灰尘直抱怨:“这是哪家的小子?怎地如此猖狂,竟敢在进城主道上策马扬鞭,怎么就没人管管?”

“嘘,你小声点儿,那是贾家大公子。”

什么?贾家大公子!就是五年前被自己打得皮开肉绽那个残暴狠辣的小魔王?!不可能吧,那厮怎会长成这样?记得当时看他明明是个青面獠牙丑得不能再丑的家伙,看来自己好久不出门,看男人的眼光也不行了。

灵儿暗暗摇头,大强看她脸色不好看,以为她被吓着了,揉揉她脑袋:“别怕,有我在这儿,定不会让他伤你分毫。”

灵儿扯扯嘴角,好歹当初还是自己救了他们好吧,唉,往事不堪回首啊。

“听说贾家大公子是个混世魔王,看他骑马那样子,不像个吃素的啊?”

“嘿,这个……要是放在五年之前,那大公子确实是个无恶不作的混世魔王;不过后来不知被谁修理了一顿,把他打得皮开肉绽,那大公子在**生生躺了半年才好全。

他大好之后,整个人都变了,再不外出厮混欺男霸女,反而用功读书练武,现在又开始接手家中生意,还有他那嫡亲的姐姐现在正是咱们沧州知府的夫人了,啧啧,前途无量哦!”

灵儿和大强对望一眼,大强一脸不屑,低声骂道:“狗改不了吃屎,他要真变了性怎会派人到处搜寻咱们兄妹?”

旁边桌子有人看过来,灵儿尴尬的笑笑,赶紧掏了钱放桌上,拖着大强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