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188章 逛青楼

第一八八章逛青楼

二人回到城中落脚处,那是一座两进的小院儿,是早就买下准备给宁书进城念书时住的。他们回去时宁书和齐六都还没回来,二人坐在院中商议。

大强道:“今早齐六跟丁家告假,快马加鞭赶去省城了,也不知他半路遇上那群人没有?或者有没有顺利到省城?路上别再出岔子才好。”

“齐六跟着刑义练武这么些年,应该没事的;倒是宁书,小小年纪到处乱跑,我还有些担心。大强哥,咱们不能像没头苍蝇一般到处乱转,既然那小厮说百花会专做青楼生意,咱们不如亲自去青楼走一遭,对,你现在就去把宁书找回来,咱好好合计合计。”

“去青楼!你也要去?”

“我不去你一个人能行吗?”

“不是还有宁书吗?”

“他年纪太小,最多只能扮个小厮,多个人多把手,还能互相照应,咱们先去探探底,不管能不能找到十妹,自保要紧。”大强想了想,现在着实没有其他办法,又不能干坐着,只能如此了。

大强出门去寻齐六,灵儿则在附近采购一些衣服道具,除了几套上等布料的男装,她还买了一套极其艳丽的女装并几件不值钱但却花俏的头饰。

她一回到院中,就迫不及待的开始换衣裳装扮。十四岁的她虽不说艳压群芳,却也算天资秀丽,白皙小巧的瓜子脸上眉目如画,一双水汪汪的眼睛一闪一闪,像是会说话般,娇俏的琼鼻下一张樱桃小嘴甚是可爱,再加她修长的身段。真真是个大美人哩。

唯一不足之处就是胸前太平,灵儿低头望着自己的搓衣板,前世怎么也是个d啊,现在这样子怕a都没到,会不会是因为年纪的关系,还没发育上来了?

“灵儿,灵儿。我们回来了。你在哪儿?”

灵儿吓了一跳,赶紧手忙脚乱的穿好衣服,匆匆走出去。“大强哥,宁书,我在这儿。”

她一开门,三人正好遇上。大强和宁书顿时呆住,愣愣的看着她那一身衣裳。灵儿转上一圈:“你们看,这套衣裳如何?”

大强皱眉道:“灵儿,咱们得抓紧时间找十妹,你还有工夫打扮?还有你这衣服。太漏了,快拉上!”

大强赶紧把灵儿领口拉拢了捂住,灵儿耸耸肩。没办法,古人就是保守。自己漏这点儿最多就像现代大开领的t恤,要是让他们看到人家漏乳/沟、穿比基尼的,他们还不喷血至死啊?

“大强哥、宁书,我也给你们准备衣裳,快去换上,咱们吃了饭就去春香楼。”

“春香楼!你就这样去春香楼?”二人惊呼。

“当然不是,我这裙子穿里面,外面再套男装,一来看着威武点儿,二来要是有个万一,我也多个脱身的法子啊,你们快去换。”

三人换装出来,互相打量片刻,灵儿摇头:“不行,大强哥又高又壮,咱们俩跟他站一起就像小孩子一样,要不——大强哥,你当主子,我和宁书做你的小厮吧!”

“啊?使不得使不得,我哪像什么主子啊?”

“你把架子一端上,怎么看怎么像,就这么定了,走,宁书,换衣服去。”

傍晚时分,春香楼前,一群浓妆艳抹的莺莺燕燕甩着香帕、扭着腰肢、捏着让男人熟软入股的娇嗔嗓子招呼来往客人。过往行人熙熙攘攘,路过的男人们不禁放慢脚步,目光**裸的在姑娘们身上扫来扫去,女人们则羞红了脸、低头缩肩、如躲瘟神一般一阵小跑,嘴里自然还要骂骂咧咧一番。

春香楼斜对面的小巷中停了一辆马车,车帘后几双眼睛时时在窥视着春香楼的动静。

“大强哥,你还没好啊?都半个时辰了。”

“我……我……我不能对不起双娘。”

灵儿噗嗤一笑,平时看大强风风火火,怕过什么?今天要他进青楼却像要了他的命一般,一会儿衣服没穿好,一会儿没想好台词,如今又拉出双娘来做挡箭牌,唉,迂腐的男人很难办啊!

宁书道:“哎呀,大强哥,咱们是去救十妹,又不真让你跟那些女人怎样,嫂子就算知道了也不会说什么的,快走吧,再不去天就亮了。”

“就是,十妹都丢了一天了,说不定我们磨蹭的这会儿她正好就被人挑走了呢?”

大强脸色一白,咬牙道:“好,我豁出去了!”

他掀起帘子就要出去,宁书却一把拉住他:“等等,有情况。”

三人缩在帘子后,见两辆大马车停在春香楼门口,其中一辆轿身上标着一个大大的‘贾’字。几人心里砰砰直跳,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车门。

片刻后,一个玄衣男子下车来,对从另一马车中下来的大肚子中年人道:“刘老板,请!”

中年人笑眯了眼:“没想到贾大少爷也是同门中人啊,大少爷请!”

小跑着从楼中出来,甩着香帕笑颜如花:“哎呀,两位贵客啊!贾公子,好久没见您来了,可把我们楼里的姑娘想坏啰!刘老板,您也是,怎么就忘了奴家了?”

娇滴滴的斜靠在刘老板大肚子上,一手在刘老板胸前画圈圈,贾大少爷眉毛一挑,眼角有些笑意,刘老板哈哈笑道:“不好意思,贾老弟见笑了。”

贾大少爷表情并无甚变化,他负手抬步往里走:“刘老板,我进去等你。”

三人缩回轿子面面相觑,宁书道:“怎么办?那小魔王也来了,咱们还要不要进去?”

大强也很犹豫,灵儿沉吟片刻,一咬牙道:“来都来了,不进去看看怎么甘心?万一十妹真的在里面了?要是错过了这一辈子都见不着了。”

大强和宁书对望一眼,眼底有些悲伤。看样子他们可能是想起来了当年走散的几个兄弟,宁书站起来道:“就是,春香楼里面那么大,咱们要一个包房就是,应该不会碰上。”

宁书钻出马车,坐到驾车的位置上,灵儿也跳下去。学着小厮的样子规矩的走在马车边上。马车得得得在春香楼前停下。大强板着脸下车来,立刻便有跑堂的迎上来:“哎呦,客官。第一次来啊?可有中意的姑娘?”

大强咳嗽一声,灵儿赶紧上前塞一两银子给那跑堂的,低声道:“小哥,其实我们是约了客户来此谈生意。想要个清净点儿的包房。”

“谈生意?”跑堂的眼睛咕噜咕噜直转,在二人身上扫来扫去。灵儿赶紧有掏了个十两的大银锭子塞过去,跑堂的立刻高兴了,“好叻,客官请跟我来。”

二人跟着跑堂的往里走。这春香楼进门就是大堂,堂中摆了十几张圆桌,每张桌子都有几个男人左拥右抱。右侧小戏台上几个小姑娘咿咿呀呀唱着戏曲,却完全被堂中那些污言秽语、浪荡**笑给盖了过去。

跑堂的带着他们径直往前走。从正对大门的宽敞楼梯上去,顺着二楼左边走廊走到靠里面的房间:“客官请进。”

灵儿跟着大强进屋,房门一关,外面的**声秽语便被隔去了大半,窗外好像是春香楼的后花园,果然清净,屋里的陈设也相当不错,灵儿对此很满意,回头见跑堂的还笑嘻嘻的站在门口:

“客官,您要点点儿什么?咱们这儿各色点心、蒸炒卤炖、各种好酒,小的不是吹牛,只要您叫得出名儿的,咱们这儿都有,客官,您看。”

跑堂的笑嘻嘻的递上一本小册子,大强翻了翻,顿时就变了脸色,灵儿凑过去,见上面菜色齐全,只是价格比外面高出几十倍,难怪大强不乐意。

灵儿赶紧掏出一个大银锭子,“先来点儿点心,等客人到了再要其他的。”

“哎,好嘞,小的这就下去安排。”跑堂的乐颠颠的走了,大强赶紧关上房门,低声道:“灵儿,这里东西那么贵,当心咱们付不出银子出不了门。”

“大强哥,现在不是心疼银子的时候,来,这个你拿着,现在你是主子,不能身无分文,出手大方些,只要能救出十妹,这点儿银子算不得什么。”灵儿掏出一叠银票塞大强手里,大强一脸惊讶,张了张嘴还是没再说什么。

那边,宁书把马车赶进春香楼侧院儿,然后笑嘻嘻的跟看马的套近乎,可那看马的只看他一眼就不再理他,任凭他围着看马的团团转,那看马的咿咿呀呀指着自己喉咙,宁书这才发现他居然是个哑巴。

宁书本想离开,转念一想,哑巴更好,他又凑过去,塞给他一定银子,小声道:“大哥,跟你打听个事儿,昨天你们春香楼有没有新进的姑娘?十来岁的,这么高?”

宁书比比划划,看马的看着他半晌,突然发出两个字:“后院。”

宁书瞬间呆住了:“你会说话!”

那人又回身自个儿忙自个儿的,宁书诧异的围着他转来转去,这人也太能装了吧,那人淡淡道:“再不去就见着了。”

宁书吓了一跳,赶紧跑出去,问了跑堂的,总算找到了大强和灵儿。他一进门就气喘吁吁道:“我打听到了,十妹在后院,咱们得想办法潜进去。”

灵儿跑过去打开窗户,这花园中那栋小楼背后的就是后院吧?

几人仔细观察一番,发现春香楼后花园比较安静,进出的人并不多,那栋小楼里也时有莺声燕语、悠扬琴声传出,却比前面大堂里清雅多了。再看院中过往客人的穿着气质,多是些非富即贵之人,其余便是小厮跑腿的了。

大强道:“要不——咱们去后院看看?”

几人从侧面下楼,找到后花园入口,却见两个五大三粗的汉子站在入口两侧,一小厮拿着东西急匆匆想进去,却被那两个汉子拦住:“闲杂人等不得进入。”

小厮赶紧陪着笑掏出个碎银子塞过去:“大哥,小的是给茗香姑娘送信儿的,麻烦通融通融。”

汉子掂掂手里的银子,显然不太满意,小厮赶紧再送上一小锭银子,汉子这才挥挥手:“去吧去吧,送了信就赶快出来,别给我惹事啊!”

“大哥放心,我马上救出来。”小厮颠颠的跑进去。

几人观望一会儿,发现即便有钱也不一定能进,需要个什么通行玉牌。也有想蒙混过关的,一旦发现,必定会被绑起来毒打一顿后丢出去,连人家身份姓名都不问。

几人回到房间,宁书道:“大强哥,灵儿姐,我方才见有贾家的家丁出来,那小魔王肯定也在里面,要不我装作贾家家丁混进去吧?”

大强站起来道:“我也去。”

“不行,你这模样哪有半分家丁的样子?这样,大强哥,你现在就出去,把马车赶到后院附近,我和宁书混进去,不管能不能救出十妹,你都可以接应一下。”

大强反对道:“不行,你不能去,万一被他们发现你是女娃……灵儿,你干什么?”

灵儿已经脱了外面的男装,身上却是那套花俏暴露的百褶裙,灵儿取了木簪,重新挽了头发,又往脸上抹些胭脂,把嘴唇涂得红红的,整理完毕,她满意的抬头:“走吧!”

大强和宁书惊得张大了嘴:“灵儿,你这是……”

“我看那两个汉子只拦男人不拦女人,我去正好,顺便还能帮宁书说几句,走吧,咱们分头行动。”灵儿扭扭腰肢适应适应,然后掏出手帕,学着青楼女子的样子一扭一扭的走出去,宁书和大强呆呆的对望一眼,赶紧追上去。

灵儿带着宁书一摇一摆的走到后花园入口,“站住,你是何时来的?我怎么没见过?”

灵儿扭着腰肢一甩香帕:“哎呦,大哥,你是看姑娘看花了眼吧,连我都不认识了?我是半年前来的翠香啊。”

“翠香?”

“对啊,贾大公子今儿个还点名要我去伺候了,你看,这是贾大公子的贴身小厮。”

宁八背起手一副神气的样子,两个汉子面面相觑,灵儿顺手塞给他们一个银锭子,轻佻的眨眨眼:“两位哥哥,等我把大公子伺候好了,得了赏钱请你们喝酒。”

汉子们见姑娘一出手就是个十两的银锭子,自然心花怒放,一汉子暧昧的眨眨眼,顺势往灵儿屁股上摸了一把:“那姑娘快去,我们等着你的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