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189章 肌肤之亲

第一八九章 肌肤之亲

灵儿领着宁书甩着香帕一扭一扭的在后花园中走着,看似闲逛那眼睛却滴溜溜直转,他们的目的地自然是那所谓的‘后院’了。[燃^文^书库][]

他们左躲右闪还真摸到了后院附近,那后院门口依然有人把守,这次是四个壮汉,一个个凶神恶煞的,看样子很不好说话。

二人观望一会儿,灵儿小声道:“宁书,待会儿我想办法让你混进后院去走一圈,见着十妹的话能救就救,不能救赶紧离开,跟大强一起去官府报案。

大强那里有一千两银子,叫他全给丁捕头,请他从县太爷那儿买张搜查令,这时候不要舍不得花钱,一定要给,知道吗?”

宁书点头:“我知道了,灵儿姐,你了?”

“你不用管我,我有的是办法逃出去,你跟我来。”

二人一前一后摇摇摆摆的走向后院,几个汉子立刻站成一排,拦在后院门口,凶巴巴道:“什么人?”

灵儿一甩香帕咯咯笑道:“这位哥哥,您别这么凶啊,我们是奉命来的。”

“奉谁之命,来此作甚?”

“瞧哥哥紧张的,这是贾大公子的贴身小厮,今儿个贾大公子在咱们楼里招待刘老板,您知道刘老板爱好独特,今儿想找个十来岁未**的小姑娘尝尝鲜,前院儿符合条件的丫头都没了,妈妈说后院应该有,让我带这小子来挑挑,看有没有能入眼的。

几位哥哥,我们也是办差的,还请行个方便吧!”

灵儿给宁书打个眼色,宁书赶紧上道的给他们一人送上一锭银子。几个汉子有些犹豫,互相对望,没有立刻回话。

灵儿笑眯眯的一甩香帕:“哎呀,哥哥,只是让这小子进去看看而已,有看中的我们让妈妈亲自来提人,若实在入不了眼。我们也好回去交差啊,就一会儿,行个方便吧!”

几人凑一起商量几句,其中一人道:“好吧。快点儿啊,看完就走人。”

“哎,好嘞!”灵儿喜得赶紧道谢,又暗地掐宁书一把,宁书反应过来。赶紧跟着汉子进去。

灵儿踮起脚尖往里张望,无奈几个汉子脸色不好看,她只得尴尬的笑笑。怎么还不出来?真是急死人,灵儿踱着步子走来走去。

“喂!”后面有人喊了一声,灵儿本能的回头,见十几步外一个身材挺拔的男子背光而立,仔细看,那不是小魔王是谁。灵儿吓得一哆嗦,转身想逃,面对的却是几个凶神恶煞的汉子。一汉子道:“那不是贾大公子吗?”

糟了,宁书还在里面,不能让他过来,灵儿赶紧回身,几步跑过去,一把挽起贾浩阳的手臂,想拉着他离开:“哎呀,公子,您怎么寻到这里来了?这种小事哪需要您来做啊,那小子已经去挑人了。您放心好了,走走,咱们回去喝酒……”

“挑人?”贾浩阳回头看向后院,灵儿不知哪来的胆子。双手一把捧着他的头扭过来,与他四目相对,贾浩阳眉头微皱,狭长的眼睛微微眯起,灵儿的心扑通扑通跳得厉害,怎么办?怎么才能让他离开。怎么才能让宁书不露馅?

“你……”灵儿一把扯下贾浩阳的脑袋,踮起脚嘴唇猛的贴了上去。依然四目相对,距离却只有半寸不到,彼此的呼吸拂过对方的脸,灵儿心里狂叫:老天爷啊,我在干什么?我的初吻啊,居然给了这个混账小魔王,不要啊~~~~~~

那边,几个汉子见二人亲热,了然的相对一笑,各自转开头去,像没事人一般。

灵儿正想退开,却听到宁书的声音:“多谢几位大哥,小弟先回去交差了。”

灵儿又抱紧贾浩阳的脑袋让他转个方向背对宁书,嘴唇用力磨蹭对方,并在对方唇上咬了一下。

贾浩阳有些吃痛,一把推开灵儿,灵儿却不松手,抱着贾浩阳胳膊,整个身子贴在他身上,仰头望着他使劲眨眼,捏着嗓子娇滴滴道:“公子,咱们回房去,如何?”

对方低头望着她没动,半晌后,他嘴角微微翘起,一把抱起灵儿大步走向小楼:“好,如你所愿。”

待宁书看清贾浩阳抱着的灵儿,惊讶的张大嘴指着他们,灵儿对他挤眉弄眼,打眼色让他快走。宁书反应过来,赶紧低头快步走向前楼。贾浩阳停下脚步低头看她:“你在干什么?”

灵儿赶紧乖巧的缩进他怀里,一手在他胸口上画圈儿,娇嗔道:“哪有啊,公子,快走吧,奴家都等不及了!”

对方轻笑一声,大步走进小楼,然后一脚踢开回廊右边那扇木门,进门后脚上一带,房门啪一声被关上,灵儿的心漏跳一拍,她这才发现自己的处境。

糟了,献了初吻还要献身吗?不要吧~~~~

贾浩阳抱着她毫不犹豫的走向大床,一把将她扔在**,他自个儿慢慢解开衣扣,轻轻一扯,衣衫散去,露出精壮的躯干、结实的肌肉。

灵儿坐在**,张大嘴傻傻的看着那具毫无赘肉的健康男/体,忍不住咽了口口水,心里暗赞,这小魔王虽可恶之极,居然还有这么身诱人的皮肉,啧啧,总算还有点儿可取之处。

对方对她的眼神相当满意,栖身上来,一把掐起灵儿下颚。灵儿总算意识到危险,她张嘴欲喊,对方却毫不犹豫的含住她双唇,舌头攻城略地窜进来对她穷追不舍纠缠不休,任凭灵儿怎么推打也不能动他分毫。

感觉身下的人反抗渐弱了,男人放柔了攻势,一边与她唇舌交缠,手下顺着她的曲线慢慢下滑。叮当一声脆响,男人停下,总算松开她。

灵儿呼哧呼哧直喘气,男人嘴角微翘,哑声道:“现在就受不了了?受不了的还在后面……”

灵儿赶紧举手挡住自己的嘴,瓮声瓮气道:“公……公子别急,奴家……奴家先去洗洗干净。”

对方狭长的眼中目光微闪,眉角挑了挑:“我不介意。”

呃,你不介意我介意啊,看他眉眼带笑的样子。灵儿心中无数头草泥马狂奔而过,这厮果然是恶魔,大恶魔!

“可……可是奴家想出恭,公子能不能……”

“不能!”对方毫不犹豫的否决。

灵儿目瞪口呆。上厕所也不可以,那怎么办?男人修长的手指抚上她胸前,轻轻一拉,衣裙闪开,露出里面鹅黄色的精巧肚兜。男人满意道:“这衣裳倒是不错。”

灵儿想去拉衣裳,对方却提前按住她双手拉到头顶,一只手掌便能轻松扣住,让她完全无法动弹,眼看自个儿都快被脱光了,灵儿又急又恼,可再急再恼也完全使不上力。她脑中凌乱万分,现在只有一个办法了,她深呼吸几下,捏着嗓子柔声道:“公子。让奴家伺候您吧?”

男人抬起头来眼神玩味的看着她,灵儿心里尴尬不已,面上却要娇羞的给他抛给眉眼,男人停顿片刻,呵呵一笑,翻身躺到**,一手枕着脑袋,翘起二郎腿看着她。

这意思再明显不过,等她伺候呗!好,我伺候。我伺候你断子绝孙,灵儿心里发狠,面上却不敢有丝毫怠慢,她低垂脑袋。眼睛搜了一圈,对了,只能用这个了。

于是,她放柔身子,缓缓靠到男人健壮的胸膛上,眼睛望着男人的薄唇。一咬牙吻了上去。她本打算贴上就算,可对方的舌头立刻窜了进来,搅得她又是一阵失神。

好不容易拉回意识,她一边与男人纠缠,双手摩挲着男人的身体慢慢往上移动,然后一手抱住男人的头,一手摸到旁边的玉枕,用力往男人头上一砸,男人闷哼一声,身子软了下去。

灵儿赶紧爬起来,扔了玉枕,着急着慌的去穿衣服整理头发,草草弄好之后,她本想离开,心里又有些害怕,刚才那一下不轻,不会把小魔王给砸死了吧?

她心里发虚,蹑手蹑脚去探了鼻息,还好还好,只是晕过去了,灵儿拍着胸口长长吐口气,想起方才的亲密接触,她又不禁双颊绯红,对着**的男人愤恨不已。

该死,便宜让你占光了,不讨点儿本钱回来怎么行?于是,灵儿扑上去,对着男人胸口狠狠咬了下去。男人闷哼一声,灵儿吓了一跳,赶紧松口,一溜烟儿的跑了出去。

她回到最先租用的包房,把男装穿上,然后大摇大摆的从正门走了出去。

没一会儿,**的男人手指动了动,眼睛慢慢睁开,他一动不动的望着房顶,眼底波涛汹涌、怒火熊熊。他呼啦一下坐起来,低头看见自己胸口上那两排整齐的牙印,沉默片刻,突然笑了,对,是真的露齿笑出声来,不是冷冷的皮笑肉不笑:

“死丫头,我看你能跑到哪儿去……”

他站起身去捡衣裳,叮当一声脆响,地上竟然有把匕首,他微微皱眉,弯腰捡起来,翻来覆去的细看,“她居然有这种东西……”

“大少爷,您怎么在这儿!”门口一个二十多岁文质彬彬的长衫男人一脸诧异的盯着他上下打量,看那满地的衣裳,乱七八糟的床单被子,不用想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过,他胸口上那排牙印怎么回事?

长衫男人上前几步细看,真是牙印,还挺新鲜,他眼神有些异样,心想没想到大少爷好这口,等回去好好安排安排。

“大少爷,要不要给您上点儿药?”

贾浩阳自个儿站起来,不紧不慢的捡起衣裳穿上,淡淡道:“不用。”

“呃,这个……”

“刘老板了?”

“刘老板跟茗香姑娘回房了。哦,对了,大少爷,楼外突然来了一群官差,说要搜查人贩子,您看……”

“不管他们。文章,你去给我查个人……”

贾浩阳跟贾文章耳语一番,贾文章眼珠一转,笑眯眯道:“大少爷难道对那女子上心了?”

贾浩阳面无表情,淡淡道:“快去。”

灵儿从春香楼出来后并没有走远,而是躲在先前那个墙角观望春香楼的动静,没等多久,就见大强和宁书带着丁捕头并一队官差来了,灵儿轻轻松口气,太好了,宁书果然没让我失望。

她本想等着看能不能亲眼看到十妹被解救出来,可是没一会儿,那个小魔王却先出来了,看他脸色铁青的样子,灵儿一个激灵,转身就一阵疯跑,直到跑回自家小院儿关门落栓才松口气。

她靠在门板上,想起之前跟那小魔王的贴身暧昧,脸刷一下就红了,即便现代也谈过恋爱,跟男友也有亲密接触,可比起方才,简直完全不能同日而语,这感觉……这感觉……哎呀,不想了不想了。

她匆匆回房,要了一大通热水,咚一下跳进水里,泡了一会儿,突然想起自己之前插在靴子的匕首不见了,怎么找也找不到,糟了,难道落在春香楼了?那是打虎少年送给自己的,可是春香楼那边……灵儿一想起那地方就心有余悸,打死也不愿再去,那暂时就只能这样了,希望以后有缘能把那匕首找回来。

等灵儿洗完澡穿好衣服,大强和宁书正好回来,同时带回了十妹。看十妹蓬头垢面一身伤痕的样子,灵儿心中一酸,扑上去几人抱在一起痛痛快快哭了一场。

十妹能回来,大家再高兴不过,次日一大早,几人就一起坐马车准备回家。出城门时,却见一长队官兵正绕城而过,仔细看那服饰,正是苍茫山脚的驻军。

虽然现在时辰还早,城门口却已经围了不少看热闹的百姓,议论的人自然也不少,多是在问这队官兵要上哪儿去?也有人猜测可能是前方战事吃紧,调派军队前去支援。

这种说法有根有据,灵儿也觉得很有可能,人们唏嘘不已,虽然蒼平县几百年来从未遭过战事,但朝廷一打仗,就要征粮增税,老百姓日子也不好过,更难过的是那些家中有儿孙在军队服役的,十去九不回,满头白发的老娘望穿了眼,当真让人心酸。

大强愤愤道:“又要打仗,过几天又要征粮!”

灵儿嘀咕:“征粮还是小事,就怕我朝连连战败,军队伤亡惨重的话,定在要民间征兵,到时候……唉!”

几人沉默一会儿,大强道:“身为男人,能保家卫国战死沙场是我等荣幸,即便征兵,我也心甘情愿去投军。”

灵儿本想说,你去了双娘和孩子怎么办?不过看他踌躇满志的样子,还是把话吞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