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190章 画像风波

第一九零章 画像风波

灵儿几兄妹回到王家村,老爹老娘自然喜不自禁,紧紧抱着十妹半天舍不得松手。

确实,这几日未见,好像过了几年一般,老娘提议再摆一次宴席,请周围父老乡亲都来热闹热闹,一来给十妹冲冲喜,二来庆贺双娘有喜。

几人对望一眼,灵儿道:“不妥吧,娘,双娘嫂子才有喜三月不到,大夫说三月之内都需小心静养,太吵闹了怕是不好;

再者——今早我们回来时,遇见大批官兵赶往沧州大营,据说北方战事吃紧,沧州大营也要调往边境参战,如此一来,可能官府马上就会征粮增税,咱们这个节骨眼儿上大摆宴席不正落人口实吗?”

老爹老娘闻言一脸惊讶,“又要打仗了?”

“唉,这战乱何时才能完啊?老头子,说来咱们都出来三十年了,也不知老家那边怎样了?”

老爹也是一脸怅然,一屋子人沉默,半晌后老娘突然道:“老头子,咱们一把岁数,也活不了几天了,都说落叶归根,要不——咱们回老家看看吧?”

灵儿几人都惊了一下,“万万不可,爹、娘,上千里的路,爹爹大病刚愈,如何经得起如此颠簸啊?”

老娘顿了顿,“唉,真是,看我这张嘴,成日里胡说八道,该打该打。老头子,你别往心里去,咱们好好休养,等身子养好了再说,啊!”

老爹虽没说什么,自那日之后,他总是愁眉苦脸,动不动就望着北边老家方向发呆。灵儿看得也心疼,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转眼两个月过去。今日是宁书放假的日子,老娘昨晚就安排了好了,准备今儿中午吃个团圆饭,大强一早去镇上采买东西,灵儿则指挥安排丫鬟帮佣们打扫院子。

半上午,大强带着宁书回来,宁书还没进院子就问:“灵儿姐了?灵儿姐在哪儿?”

宁书急急火火把院子找了大半。总算在花园里找到灵儿。“哎呀,灵儿姐,你怎么跑这儿来了?让我好找。”

灵儿放下书册。笑眯眯道:“怎么,一月未见,就想念姐姐了?”

宁书脸上一红,脸上鼓鼓的:“灵儿姐。我都长大了,你别这么说我。”

灵儿笑得灿烂。宁书四下看看,见周围没人,便神秘兮兮的凑上来:“灵儿姐,我给你看样东西。”

宁书小心翼翼的从怀里摸出一张纸来。灵儿看他贼兮兮的样子,好笑道:“你这是干什么?莫不是看上了哪家小姑娘。”

宁书又是一张大红脸,半嗔半怒的样子甚为可爱:“灵儿姐。你别笑得太早,你看看。这画上是谁?”

灵儿狐疑的看看他,接过纸张打开。只见画中女子一身艳丽的百褶裙,身子微侧,香肩半露,眉目含情,一副活脱脱的青楼女子样儿,关键是那五官那样貌分明跟自己如出一辙。

该死,一定是那小魔王搞的鬼,灵儿恨得咬牙切齿,心里万分烦躁,她捏着画在宁书面前走来走去,宁书乖乖的站着不说话。

半晌后,灵儿停下,“宁书,这画像哪儿来的?”

宁书小心观察她神色,小声道:“书院门口路边摊上买的。本小说手机移动端首发地址:”

“什么!”灵儿又惊又怒,一把将那画纸揉成一团儿想要扔出去,宁书赶紧拉住:“灵儿姐,别扔,别扔啊,要让外人捡去就麻烦了!”

灵儿停下,举着纸团定定的站了好一会儿,她脑中飞快盘算起来,这画定是小魔王让人画出来的,可他为什么要拿去路边摊售卖?

羞辱我吗?城里认识我的人并不多,即便认识的人看到也不能肯定是我,世间相似之人何其多,青楼那种地方也不是一般人能去的,只要我一口咬定,谁敢指名点姓说那是我?

退一万步讲,即便他们真的认定是我也无所谓,反正——在他们眼里,我的闺誉早就没了。唯一不好说的就是老爹老娘那里,他们本就为我那所谓的闺誉操碎了心,要是看到这样的画像在坊间流传,不气得吐血才怪。

还有一点,千万不能让小魔王因为这张画像找到我,否则大强宁书十妹齐六他们一个都跑不掉,咱们家也要完蛋。

可是,如何才能阻止这一切发生了?灵儿又烦躁起来,踱着步子在花园里走来走去。

“灵儿,宁书,你们在干什么?”老娘从拱门过来。

灵儿赶紧把纸团塞进袖子里,低声道:“宁书,不许告诉别人。”

“大强哥也不能说吗?”

“暂时不说,我先想想办法,爹娘那里半点儿风都不能漏,知道吗?”

“放心吧,我知道。”

这顿家宴异常丰盛也异常热闹,只是灵儿一直心不在焉,宁书自然知道原因,便故意不停的给大家讲城里趣事,免得大家看出灵儿的异样。即便如此,坐在灵儿身边的心思细腻的双娘却一眼看出了问题,她不动声色,笑眯眯的跟大家说话。

灵儿没吃多少便借口出去方便离了席,她站起来时袖中掉落一个纸团却不知道,双娘看见捡了起来塞进袖子。

等家宴散了,双娘把大强拉回房里,还关了门,大强颇为奇怪:“双娘,大白天关门做什么?你现在已有身孕,不能胡乱折腾。”

双娘顿时红了眼,半嗔半怒道:“想什么了你?”

大强嘿嘿直笑,双娘更加脸红,她背过身去,掏出袖中纸团,打开看了看,顿时吓得后退两步,大强赶紧扶住她:“怎么了?怎么了?”

“这……这……”双娘颤巍巍的把画像递过去,大强只看了一眼,就怒得一把抢过去做势要撕:“这什么乱七八糟的,双娘,你哪来这种东西?”

“别撕。大强哥,这是灵儿妹妹袖子里掉出来的。”

“什么?这……这……”大强气得将画像一把拍在桌子上,气呼呼的坐到双娘旁边。

二人沉默半晌,双娘望着大强:“大强哥,这……这画像上的女子似乎有点儿像……”

“像什么像?一点儿都不像!”

大强因为生气,语气非常不好,他们成亲几个月。双娘还从未见他如此发脾气。她抿抿嘴:“大强哥,你生气有什么用?既然这画像是从灵儿身上掉下来的,灵儿肯定看过。我看她吃饭时神不守舍的样子,多半正为这画像发愁。

这种事情她不能跟爹娘说,也不好意思跟咱们说,一个未出阁的小姑娘。受了这种羞辱却说不出口,唉。咱们当哥嫂的不帮她还有谁帮她?”

大强冷静下来,想了片刻,呼啦一下站起来:“我去看看灵儿!”

他走出几步,又倒回来把画像收了并嘱咐道:“双娘。这事儿谁也不许说,知道吗?”

“知道了,你去吧!”

大强急匆匆来到灵儿校园门口却停了脚步。他双手交握着在小院门前走来走去,走了半刻钟也没进院去。

“大强哥。你在干啥?”

大强回头,见宁书过来,他如看到救星一般,一把拉过宁书快步走向旁边的小亭子。大强四下看看,见周围没人,便小声道:“宁书,我问你,你可知道灵儿画像之事?”

宁书惊讶的张大嘴,心里暗想,这么快大强哥就知道了,灵儿姐明明让我别说,她自个儿却说了,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大强看宁书那表情,自然以为他不知了,他小心翼翼的从胸口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来,宁书一眼就认出那就是自己给灵儿姐那张。

大强本想展开给他看,又犹豫了一下,一脸慎重道:“宁书,这事儿只有几个人知道,你万万不要拿出去乱说。”

宁书抽抽嘴角道:“大强哥,这画像上的人长得像灵儿姐吧?”

“可不是,就是太像了,哎,你还没看了,怎么知道?”

“这画是我从书院门口路边摊买回来的。”

“什么?!”大强惊得跳脚,“你再说一遍。”

宁书一字一顿重复一遍,大强顿时呆若木鸡,半晌后,他一把拉住宁书:“那灵儿怎么说?”

宁书摇头:“她只说别让外人知道,她去想办法。”

“这丫头,她一个未出阁的小姑娘,遇上这种事情能想什么办法?你小子也是,我去专门去镇上接你,怎么不见你先跟我商量商量。”

宁书挠挠脑袋:“这个……咱们家不是灵儿姐最有主意吗?”

“臭小子,再有主意也是个姑娘家,咱们男子汉不担起这个家,难道还要一辈子靠着灵儿不成?”大强用力敲宁书一下,宁书吃疼却不忘小声嘀咕。

“臭小子,还嘀咕啥?走,咱们一起去看看灵儿。”

二人进到灵儿院子,见十妹也在,自然不好提画像之事,十妹不走,他们也不走,坐在一旁讪笑着看二人绣花儿。

看那二人表情,灵儿立时明白过来,她找个理由打发走十妹,然后正对他们:“有什么事,说吧!”

大强和宁书对望一眼,大强从怀里掏出那张皱巴巴的画像:“灵儿,这个……你打算怎么办?”

刚见画像之时,灵儿确实心乱如麻,又惊又怒又怕,不过静了两个时辰,她慢慢缓过神来。不过一张画像而已,有什么大不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总会有办法。

她淡淡道:“能怎么办,反正……那画中人又不是我。”

大强急道:“可这相貌、这衣服都是你的啊!”

宁书暗地踢大强一下,大强却依然死脑筋:“怎么办,灵儿,宁书说着画像城里到处都有售卖,见的人多了,总有会认出来的,到时候……”

“认出来又如何,我打死不承认,她能找出人来跟我对质?”

宁书点头:“是啊是啊,毕竟灵儿姐去青楼的事只有咱们几个知道,何况是为了十妹,那套花里古哨的衣裳早就烧了,只要灵儿姐不认,谁说也没用。”

大强想了片刻,觉得也只能这样了,但是……总觉得漏了点儿什么?

灵儿拨弄着桌上的线团儿,缓缓道:“大强哥、宁书,从今日起,你们就对外称我抱病,家里的田地、生意,还有苍茫山那边就拜托你们了。”

大强惊道:“灵儿哪里不舒服?”

宁书道:“大强哥,你怎么这么死脑筋啊!灵儿姐是要避风头,等大家把这画像传腻了,渐渐就忘了这码子事,以后不就没事了?”

大强想想,点头道:“有道理,也好,灵儿,你好好休息吧,大哥保证,一定把事情都办得妥妥的。”

几人商定后,灵儿便假装感染风寒,一直卧病不起,爹娘虽然心疼,见她并不严重,也不操心。

果然,一个月不到,各镇的集市上就出现了那妖娆的灵儿画像,灵儿家所在的山口镇也不例外,王家村人一看那画像立马认出是灵儿,各种猜测各种谣言各种中伤平地而起,传得沸沸扬扬。

村人一见林家人,要么含沙射影,要么关切的过来询问,可林家人却像没事儿人一样,对那画像嗤之以鼻,又道这世间相像之人何其多,你怎么就认为是灵儿了?莫非你不安好心?

村人自然不敢再当着林家人面说什么,只是私下议论,也万分好奇灵儿的反应,顺便比对比对杨家灵儿真人与这画像有多大区别?无奈杨灵儿一个月前就抱恙在床,一直没好利索,所以也一直没出门,无法满足大家的好奇心。

这事儿在村里传了两三个月,可惜一直见不着正主子,再加另外还有更破天荒更让人感兴趣的事,那就是王家村另一大户王员外家的事情了。

据说王富贵亲娘冯氏要给王富贵订个城里的小姐,可王富贵拼死拼活不同意,却要娶他同宗的堂妹王婉儿。本来同村同姓同族同辈的两人不能成亲,再加王婉儿她亲娘还是王富贵他爹的姨娘,二人算是真正的兄妹了,哪有兄妹成亲的?那不是*吗?

此事不仅冯氏不同意,王富贵他爹王家棋也不同意,王婉儿伤心欲绝,要去投井,王富贵死命抱着不松手,又对他爹娘大喊:“婉儿已经怀了我的孩子,你们同意最好,不同意我们就离开这个家,再也不回来了。”冯氏闻言当场就气晕了过去。

冯氏心里那个恨啊,她夫君被那狐狸精勾走了,成日看都不看自己一眼,如今,儿子也赔上了,冯氏一气之下扬言:“王家棋,你若不把那两只狐狸精赶出家门,我就跟你和离,我的陪嫁一分不少全得还给我,你姓王的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然后冯氏当真把自己全部家当一收,回娘家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