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199章 躲不掉

第一九九章躲不掉

叶老太太走的那天,灵儿亲自送他们到县城,又从县城送出十里。

马车里轿帘放下,叶老太太身边的妇人缩回头道:“老祖宗,表小姐真不错,知书达理又有情有义,现在还在后边儿站着了,咱们这趟来得值。”

叶老太太摇头叹息:“可惜却从小养在如此僻陋之处,她那对父母也不靠谱儿,若当初就把她带在身边,定比芝兰出色多了。”

妇人宽慰道:“老祖宗别难过了,当年那境况,就算三小姐愿意回府,老爷那关也过不了,更不会同意把这位小小姐接回来。”

叶老太太一脸怅然,沉默半晌又是一声长叹:“唉,这都是命。”

灵儿目送叶老太太的车队渐行渐远,旁边林三妹早就不耐烦了,再次催道:“灵儿小姐,咱们快回去吧,天色都要暗了!”

灵儿好笑道:“你是怕天黑了逛不了街吧?放心,城里有夜市,深更半夜都还人来人往的,热闹得很。”

“真的呀?那太好了,我们今晚就去逛逛吧?”三妹兴奋得跳起来

旁边大强没好气道:“要去你自个儿去,不许把灵儿带坏了。”

林三妹翻个白眼,语调阴阳怪气:“杨家大哥,现在可不是家里,没有外人就不用守那么多规矩,你要再惹我,当心我把你……”

“三妹,你又忘了我跟你说的话?”灵儿一脸严肃的瞪着三妹,三妹讪讪的摸摸鼻子,小声嘀咕:“不是他先惹我吗?”

三妹下山来才半个月,依照林大娘的嘱咐,让她每日以清水洗脸洗澡。如今她脸上和手上的皮肤明显变白了些,整个人也算能勉强入眼了,只是那脾气,唉,还需好好教化一番才行。

几人回到县城住处,三妹正在兴头上,非要出去逛街。灵儿累得不行。又不能放任三妹出去疯跑惹事,只能托大强帮忙跟着,她一个人缩在家里看书。

傍晚时分。大强和三妹还没回来,宁书兴冲冲地跑来说城南新开了一家食店,里面的东西很有特色,保准是从未吃过的。邀灵儿一起去看看。

灵儿肚子正饿,想起城南有夜市。大强和三妹肯定去了那边,不如也去逛逛,顺便把大强和三妹给找回来。

二人到了宁书说的那个食店,见门口已经排起长队。生意着实好得不行,究其原因,不只因为食店东西好吃。关键是便宜,这里的价格比其他地方几乎要便宜一半。

灵儿和宁书排在队伍里等了一会儿。灵儿实在饿得不行,便让宁书排着,她先去附近吃点儿东西垫垫肚子,却不知背后书斋的二楼上有双眼睛已经盯上了她。

灵儿没走多远,在一混沌摊子边上随意吃了碗混沌,总算不饿了,再看宁书那边,还有好多人排队,看来要想一饱口福还得等会儿,不如四下逛逛。

对了,对面有个书斋,不如进去看看,灵儿跟宁书招呼一声,便往对面书斋走去。

这书斋挺大,占了三四个排面,还是两层楼的,一进门便是浓浓的墨香味儿,闻着让人身心舒畅,再看那一排一排的书架,以及架子上那整齐排列的书籍,给人一种知识海洋的感觉。

难得这年代会有如此规模的书斋,不知里面都有些什么藏书?灵儿兴趣满满。她信步在书架前走动翻看,书斋掌柜习惯性的笑眯眯道:“客官随便看,需要什么……”

掌柜突然噤声了,他诧异的望着灵儿的脸愣神片刻,见灵儿回头看他,他立时恢复笑眯眯的样子:“客官,我们楼上还有些珍藏本,如人物传记、天文地理、德行休养、采桑种植,各种类型都有,客官若有兴趣不妨上去看看。”

“哦?是吗?怎么上去?”

掌柜立刻从柜台后出来,亲自给她引路:“客官这边请。”

掌柜把她带到书斋最里面的楼梯处,笑眯眯道:“客官请自便,前面还有生意,我去招呼了。”

灵儿点头谢过,在楼梯口站了会儿,不知为什么,她心里有些惴惴不安,犹豫着到底要不要上去。赖不住那些珍惜藏本的诱惑,她还是踏上了楼梯。

待上到二楼,这边依然满是书架,一排一排整齐化一,架上的书册有新有旧还有脱页的残缺的,果然都是些珍惜藏本,这种书应该不只是价钱的问题吧,关键是难找,也不知这书斋东家是何人,这份心实在难能可贵。

灵儿边走边翻看,有喜欢的就拿在手中,看掌柜的是否愿意割爱。走到第二排,突然发现前面有双靴子,她并未抬头,眼睛盯着书道:“麻烦让一让。”

对方没有动静儿,灵儿又说了一遍,对方还是没有动静儿,她不耐烦的抬头,当看清对方面容,吓得一屁股坐到地上。

对方双手环胸,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舍得出来了?”

灵儿脑子空白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她赶紧爬起来整整衣裳,后退一步微微福身:“小女子见过公子。”

对方嗤笑一声:“装得倒挺像。”

灵儿低头应道:“小女不知公子在说什么。”

“哦?当真不知?”男人上前一步,灵儿后退一步:“确实不知,兴许——公子认错人了。”

“是吗?那你为何不敢看我?”

“不是不敢,古人云,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

对方突然掐着她下巴一抬,二人四目相对,再次看到那双狭长深邃的眼睛,灵儿的心漏跳了一拍,她努力镇定,对方却一点儿一点儿靠近,声音威胁中似乎还带了几分温柔:“你让我好找。”

灵儿惊了一下,都过去半年了,他还在找自己?不,他要找的是六年前那个把他打得皮开肉绽的小男孩?还是要找青楼中调戏他的花姑娘?不管哪个,打死都不能承认。

贾浩阳看她呆滞的眼神很满意,声音不禁温柔下来。当初这丫头竟敢调戏自己,调戏完了还一走了之,消失得无影无踪。

原本以为只是一时兴起,随便让文章去寻寻看,寻到了就带回府做个通房丫头,等兴致过了就忘了,谁知这女人竟然不是春香楼的姑娘。越是寻不到越是心痒难耐,他非要把这女人挖出来,看看她到底有多大能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