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200章 胡编乱造

第二零零章 胡编乱造

贾浩阳的手放在灵儿腰上,手指轻轻在她唇上摩挲,不知为何,他竟然很喜欢这女人的味道,她身上那股淡淡的香味儿甜丝丝的,挠得他心里痒痒的。

如果能把她永远留在身边,每日定能多很多乐趣,贾浩阳嘴角微微勾起。

灵儿回过神来才发现二人姿势多么暧昧,她用力推开贾浩阳退后几步:“公子请自重!”然后她转身就要走,后面的人速度更快,上前一步,一把拉住她的手腕。

灵儿回头满眼愤怒:“公子请松手。”

贾浩阳却眉毛一挑不说话,好似在说我就不松手你能怎样?灵儿心里气得不行,不过想起前几次相遇,她又有几分心虚,这小魔王骄纵惯了,与他硬碰硬只有自己吃亏,要想脱身只能暂时服个软。

灵儿暗暗吐口气,调整下情绪,“公子,男女授受不亲,您这样拉着我,要让外人看见,您让小女子如何自处啊?”

贾浩阳颇有兴味的看着这女人变脸,他嘴角微挑:“我会负责。”

灵儿愣了一下,继而娇羞道:“难道……公子要迎娶小女么?”

迎娶?贾浩阳愣了一下,呵,怎么可能?她一个小丫头而已,要做我贾家未来当家主母怕是嫩了点儿?何况娶妻之事须得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岂能如此私定终身?

贾浩阳轻咳一声:“我姓贾名浩阳,家住城西贾府,你可听说过?”

灵儿盯着他的眼睛,瞧他那颇为得意的样子,好似他一报上名来。自己就会像见了狗屎苍蝇一般扑上去?恶心,真恶心。

灵儿脸色怪异的扯扯嘴角,低头微微福身:“抱歉,公子。小女子初来县城,还找不清方向,不知公子所说何处。”

贾浩阳微微皱眉,这小丫头居然说不知道!沧平县哪怕整个沧州只要自己报上名号。没人不敬畏三分的。她是真不知还是装不知?

贾浩阳想了想,觉得没必要纠结这个问题,便道:“你告诉我姓名住地。我让管家准备准备,过完年就抬你进门,如何?”

“抬我进门?不是迎娶么?”

贾浩阳微微抿嘴偏开头,手上也松了。他转身去拨弄书架上的书,“我尚未娶妻。按理不能先纳妾,不过我会好好求求奶奶,只要奶奶同意就没问题,你要什么聘礼。我让下人去准备。”

灵儿心中说不出的愤怒,要是怒火能把这厮烧死,她会毫不犹豫把肚子里那股火吐出来。他娘的。这混蛋臭狗屎、生儿子没屁眼的畜生,他居然亲口说要把自己收房纳妾。还一副顶着压力为难的样子,好似自己得了多大好处似的,我靠!

灵儿心里骂了无数遍,半晌后她吐口气抬起头来笑得灿烂:“我叫李桂花,家住城西五十里外的李家沟,我爹叫李大牛,早年家里穷娶不上媳妇,就在附近山上挖煤,后来运气好挖出块金子,家里境况才好些。”

灵儿眼睛一眨不眨的紧盯着小魔王的表情,果然见他脸色有些变了,她心里窃喜,继续胡编乱造:

“然后我爹把年过三十的娘迎进门,但我是我娘四十过才生下的,后面还想生可惜年纪大了生不动了。可我爹一直想要男娃传宗接代,实在没办法他就去领养了些孤儿回来。现在我上有四个哥哥下有六个弟弟,我爹娘常说我哥哥弟弟娶媳妇就靠我的聘礼了。”

小魔王的表情越来越难看,紧抿着嘴唇不说话,灵儿真想大笑,心里暗骂先前为何那么死蠢不知变通。贾家自诩大户人家,一直瞧不上穷人,小魔王是贾家大公子,他的婚事当然重要,贾家长辈怎可能容他胡来?

如今小魔王许诺要纳自己为妾,可自家那么多拖油瓶,家里唯一的女娃就像只诱饵,就等冤大头上钩,就等着攀附上来吃香喝辣,若是常人一想就怕了,即便小魔王家财万贯,也不免为这样的家庭打退堂鼓。

灵儿故作可怜巴巴的望着小魔王:“公子,我爹娘年纪大了,我也不忍心把他们丢在乡下受苦,您要真有心的话,能不能允许我把爹娘一起带进门?

哦,对了,我几个哥哥弟弟在家游手好闲,也没个正经差事,您要是能帮忙给他们安排安排那最好不过了,公子,您觉得如何了?”

小魔王脸色铁青,他依然紧抿着嘴唇盯着灵儿半天不说话,灵儿心里早就乐得不行,面上也忍不住欣喜:“公子您答应了?太好了,我就知道公子是有情有义之人,那……那小女就先替爹娘哥哥弟弟们谢过公子了。”

灵儿缓缓福身,娇羞的偏过头,“公子,小女出来已久,怕家人担心,公子若无事的话小女就先走了。”

灵儿看似依依不舍的挪了两步,好似在等小魔王叫她一般,小魔王却一直没开口。走到楼梯处,灵儿又半侧着身子,手帕半遮面双目含情的斜觑着小魔王:“公子,奴家……奴家等你!”然后她娇羞的一扭身子,手帕半捂着脸噔噔噔跑下楼梯。

小魔王身子不禁抖了一下,定定的望着楼梯口出神。

楼下掌柜见灵儿用手帕半捂着脸快步跑出书斋,他侧头想了想,招呼个弟子过来看着,自个儿噔噔上了楼,“大少爷,那女子走了,要不要派人跟上?”

小魔王不耐烦的挥挥手:“不用了!”

掌柜愣了一下:“少爷,您不是找了她半年吗?好不容易找到,怎么……”

“哼,原本以为是个有趣的,现在看来跟其他女人没什么区别。”

“啊?”

“就这样,此事到此为止。”小魔王背过身去,踱步走到窗前,眼神在街上搜了一圈,却不见灵儿身影,他心底有几分失望。

“是,大少爷,奴才下去了。”掌柜正要离开,小魔王突然又叫住他:“等等。”

“大少爷还有何吩咐?”

小魔王低头犹豫片刻,还是摆摆手:“算了,没事,你下去吧!”

灵儿从书斋出来,正好遇上拿着一堆吃食的宁书,“灵儿姐,我正要去找你了,呜~~~~吃的掉了!”

灵儿却不管他,拉着他一阵疯跑,直到窜进附近一条小巷,灵儿停下,靠在墙上气喘吁吁,想起方才小魔王那脸色,她再也不忍,靠着墙捂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