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201章 出远门

第二零一章出远门

书斋事件过后,灵儿便不再进城了,虽然当时一席话骗过了小魔王,就怕他当真去查证,到时候就露馅儿了,那就大事不妙了,还是老老实实待在家里准备过年、逗弄大双小双来得自在。

今年家里添了人口,这个年自然要比往年还要热闹些,腊月二十八那天,省城林家又送来一大车礼物,都是年节用的,全家老小个个有份儿,连大双小双也不例外。

灵儿还是第一次收到亲人的礼物,而且准备得如此上心,她自然高兴不已,老娘也连连点头大赞:“灵儿,你外祖母当真疼你,等过完年,你也去省城走动走动,给你外祖母尽尽孝吧?”

老娘这么说灵儿还真有些心动,来这个世界近十年,不是忙着赚钱养家就是躲躲藏藏,最远也就去过沧平县城,真真是个乡巴佬了,也不知外面的世界是何情形?

另外,上次托丁捕头帮忙查省城林家的消息,结果已经出来了,与那叶老太太所说并无太大差异,而且叶老太太确实有个女儿叫叶妍儿,十几年前在那场瘟疫中染病过世。只是外界并未听说叶妍儿嫁人的消息,也不知叶研儿所嫁何人?更未听说她还有个女儿。

灵儿对这个消息又惊讶又意外,叶研儿没嫁人的话自己从哪儿来的?叶家也算有钱有势的大户人家,不可能凭空给自家死去多年的嫡出小姐弄个私生女出来,那不是给自家脸上抹黑吗?还有那块襁褓布上的娟秀小字,可以肯定叶研儿定是灵儿生母无疑。

至于外界传言与林老太太说法不一,这中间定有隐情,灵儿感觉可能不是好事。越是这样她越对生母的遭遇感兴趣,打算过完年就去省城走一趟。

正月二十这天天刚亮,杨家门口就热闹起来,一辆崭新的马车停在大门口,侧门还有两辆驴车,帮佣妇人们正在往驴车上装东西,大强站在一旁一样一样的清点。

老娘牵着灵儿的手走到大门口。千叮咛万嘱咐。灵儿好笑道:“娘,您别这样,我不过出去走个亲戚而已。最多一两个月就回来,您别担心。”

“唉,省城那么远,路上又要过几个山口。我年轻时就听说那边时有山贼出没,你们几个年轻女娃娃去。我怎么放得下心啊?”

“娘,不是说山贼早就被官兵给剿灭了吗?你看,咱们请了龙威镖局的人,还有齐六一起。三妹又会点儿功夫,有什么好怕的?”

大强走过来道:“唉,要不是马上要春耕。我就亲自送你到省城。”

“别,家里的事够多了。大双小双才刚满月,大强哥,你把家里照顾好我就放心了。”

几人在门口说来说去,齐六催了好几趟才磨磨蹭蹭的上路。看着后面的山庄渐行渐远,灵儿不禁眼睛一酸,还真有些舍不得。

坐在车夫旁边的三妹伸进脑袋来,笑嘻嘻道:“小姐,你说我亲爹会不会在省城了?”

灵儿笑笑:“但愿吧!”

这一行由齐六牵头,一辆马车是刚刚置办下的,老娘特定定做来给灵儿进省城充面子的;后面一辆驴车装满了东西,除了日用品就是带去省城的礼物,另又请了龙威镖局的龙平龙安护送,除了三妹,灵儿把十妹也带上了,让她进城去见见世面。

从沧平县城到省城约三百里地,其间要翻过两座大山,其他路还算平坦,照他们的速度至少要三天时间。反正也不着急,沿路看看风景也好。

三妹被关了个把月,一出门就像脱缰的野马,兴奋得满地蹦跶,他一会儿抢着赶车,一会儿抢着骑马,可她面相不够好,齐六和龙平龙安他们起初对三妹并不感冒,不过多相处一阵,自然就熟悉了。

三妹特喜欢齐六那匹黑油油的高头大马,软磨硬泡就想骑,齐六却摸都不让她摸一下,黑着脸道:“这是我师父送我的,不许乱动。”

三妹大嘴翘得老高:“有什么了不起,你有师父我还有娘了!”

三妹也就随口一句话却踩中了齐六的痛处,他是孤儿,自然没娘,从那以后,他再也不理三妹,不管三妹用什么法子,齐六就把她当空气。

如此热热闹闹走了一天,一行人天黑前赶到平安县城入住。这平安县跟沧平县差不多大小,连布局都非常相似,灵儿想起月儿娘家就是平安县的,听说她嫁的那个赵家在平安县城里也有产业,就是不知哪家铺子才是?也不知月儿在没在城里。

想来自老村长去世后就再没见过月儿,也不知她过得好不好?灵儿坐在客栈二楼的茶室望着下面大街发呆。

“得得得得~~~~”一阵马蹄声引起灵儿注意,只见大街上三个风尘仆仆的人骑着马慢慢过来,他们两男一女,身着劲装,男的年轻俊朗,女的娇俏美丽,又骑着高头大马,在大街上走着格外刺眼。

特别是领头那男子,身形修长挺拔,剑眉星目,面容不怒而威,一身贵气咄咄逼人。

“没想到小县城里还有这种人物。”灵儿小声嘀咕,三妹凑过来:“啊?小姐,你说什么?”

她顺便往下瞄了一眼,立时又定定的望着那领头男子张大了嘴,看她嘴角快流出口水的样子,旁边的齐六极其厌恶,龙平龙安则好笑的直摇头。

“哎,那公子,看这边,这边!”三妹竟然伸出头去对那几人招手,灵儿惊得赶紧把她拉回来捂住她嘴。再偷看下边,那几人当真在客栈门口停下,领头男子带着女子进了客栈,另一人则牵着马往客栈侧门去。

灵儿懊恼的一拍脑袋,就知道不该带她来,这三妹真正就是个定时炸弹啊!

灵儿板着脸道:“三妹,你忘了你出来前答应我什么?你再惹事,我立马让龙平把你送回去,再也不帮你找你爹了。”

三妹这才怕了,绞着手指认错,灵儿道:“从现在开始,未到省城前你不许说话。”

“啊?”

灵儿瞪她,三妹缩缩脖子收了声,“你先回房收拾收拾,我们一会儿就回来。”

三妹哦一声,又赶紧捂住嘴,怯生生的看灵儿一眼,磨磨蹭蹭的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