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202章 又遇故人

第二零二章 又遇故人

齐六看她出门,小声道:“灵儿,你哪儿去捡的这么个惹事精回来啊?”

灵儿叹道:“我也没办法,她娘非要我帮她找她亲爹,没找到前她就给我当丫鬟。”

“亲爹?她亲爹是谁啊?”

“我怎么知道?”

“那怎么找?就没点儿线索吗?”

灵儿想了想,对呀,齐六跟着刑义学了些本身,经常外出办事,兴许请他帮忙,找到的机会还要大些,灵儿斟酌下说辞,便把三妹的身世一一跟齐六说了,当然其中跟山贼相关的一律省去。

齐六叹道:“没想到世间还有如此豪迈的女子,那她生父就没回来找过她吗?”

灵儿耸耸肩:“谁知道了,他们村被官兵洗劫后,村里人逃的逃散的散,那村子都没了,也不知她生父是否知道还有她这么个女儿?”

齐六想了想:“那她养母可有说她生父的姓名住址?”

灵儿摇头,“听说当年他爹走时留下半块玉佩,他娘一直让三妹贴身带着,另一半应该在他生父身上。”

“半块玉佩?!”

灵儿看齐六那表情,诧异道:“难道你认识这样的人?”

“这个……确实认识一个,不过不可能不可能,怎么可能了?她长成那副模样……”

“人不可貌相,你先说说看那人的情形,咱们参详参详。”

“这个……”齐六犹豫半晌,经不住灵儿的追问,脱口道:

“哎呀,就是我师父啦,我师父身上有半块玉佩。偶尔见他拿出来看看,他又不让我们问那玉佩来历。再说我师父那样的人,怎可能被个女人给……给那个了呢?”齐六一阵脸红。

灵儿仔细回想,对了,曾听庄大夫说过刑义也有个女儿,他留在沧平县就是为打听女儿来的,再加他那一身武功。年轻时称为少侠绝不为过。如果他还有半块玉佩的话……灵儿兴奋得想跳起来:“齐六,你师傅现在何处?”

“啊?你不会真以为那傻大姐会是我师父的女儿吧?”

“咱们说了不算,让他们见个面。相互一对比不就知道结果了?”

齐六想了想,觉得也有道理:“可是我师父不在沧州。”

“啊?哪儿去了?”

“我也不知道,年前他来了一个朋友,邀他去京城走一趟。好像有什么重要事情要办,家里老爷都应了。我也不敢多问。”

“这么巧,那他可有说什么时候回来?”

“不一定,师父走的时候把护院教头的职务都辞了的,不知他还回不回来?”

灵儿遗憾无比。年前还带三妹进城去逛过了,怎么就没想去去看看齐六了,要是那时候遇上。他们父女就相认了,自己也少了这许多麻烦……不知为何。即便还未得到证实,她就是认定刑义和三妹是父女关系。

唉,也罢也罢,三妹也不是百无一用之人,只是单纯了些罢了,他们父女有缘迟早会见面的,此事只能暂时搁下了。

几人散了各自回房,灵儿带着十妹走在回廊上,迎面三人过来,正是之前骑马那三人,想起先前三妹的无礼,灵儿不好意思的对那领头之人点头笑笑,对方顿了一下,停下脚步看她,灵儿也停下脚步,因为路被他们拦住了。

双方都没主动说话,先前没注意,现在仔细看这公子相貌,当真是风流倜傥,迷死万千少女不回头的,不过……总觉得这眉眼有些眼熟,好似在哪儿见过?哪儿了?

对方那女子见男子盯着灵儿看,眉头不自觉的皱起,她黑着脸对灵儿道:“喂,你们挡道了,让开!”

“清玉,不得无礼!”男子训斥道,女子狠狠瞪灵儿一眼,退开一步让出道儿来。

灵儿福身:“多谢公子。”她一边走一边不时抬眼看那男子,脑中仔细搜寻认识之人,那男子也一脸狐疑的样子。

对了,是他!灵儿突然回身:“公子留步!”

男子回头看她:“何事?”

“你……你名字里是否有个轩字?”

“放肆,我们公子名讳岂是你能问的?”那女子一脸愤慨,男子也皱起眉头,再仔细把灵儿打量一遍,他也觉得这女子很眼熟,一时又想不起在哪儿见过。

灵儿却不在意,高兴的上前几步,在男子面前停下,仰着头笑眯眯道:“大哥哥,是我呀!八年前,苍茫山、老虎岭,你还记得吗?哦,你的匕首还在我这儿了,可惜……忘了带,呵呵!”灵儿尴尬的笑笑,那匕首落在春香楼了,一时怎么拿得出来。

那个叫清玉的女子上前一步挡在灵儿面前:“你认错人了,我们公子十年未出京……”

“清玉!”男子略带威压的声音让清玉不得不退开一步,男子抿嘴笑了:“原来是你,没想到你是女儿身。”

灵儿愣了一下,不好意思道:“我当时也是迫不得已,毕竟男装出行更方便些。”

男子点头,想了想:“你吃饭了吗?”

灵儿摇头,男子道:“那跟我一起吧!”

灵儿自然高兴的连连点头,当初这人也算救了自己一命,一直想谢他来着,如今总算见着了。

男子带着灵儿来到一间雅致的包间,上的菜也都是极其精致少见的,十妹看得睁大了眼却不敢动筷子,男子微笑道:“吃吧!”

灵儿却不动,因为旁边站着清玉和另一男子,清玉那吃人般的眼神让她有些尴尬。男子注意到灵儿的不自在,便挥挥手:“你们下去休息吧,这里不用来了。”

“公子!”清玉几分提醒几分撒娇的声音,男子却未表示,清玉气得一跺脚不情不愿的跟着另一男子出去了。

总算走了,灵儿轻轻松口气,男子一脸温和的笑容:“你叫什么名字?”

“我姓杨名灵儿,你叫我灵儿就可以了,哥哥你了?”

“我……我叫文轩。”

“文轩哥哥,你从京城来的?”文轩稍稍犹豫,还是点头。

“去哪儿了?”

文轩笑笑,给灵儿夹了点儿菜:“吃饭吧!”

看他样子似乎不太想说,灵儿想想,看他们穿着打扮又是从京城来的,可能又是什么富贵之家的公子,来这边做生意或者办点儿急事什么的。罢了,他不说我不问就是,灵儿想得明白心里却有些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