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203章 春心萌动

第二零三章 春心萌动

屋子里静默了一阵,灵儿有一搭没一搭的嚼着饭,却完全没吃出味道来,文轩看她那样子,垂眉片刻,微笑道:“杨…灵儿,你……去哪儿?”

“叫我灵儿就行,我去省城外祖母家,哦,这是我十妹。”

十妹乖巧道:“文轩哥哥好。”

文轩微笑着点点头,十妹眼睛发亮:“文轩哥哥,你长得真好看。”

文轩顿了顿,依然只是淡淡的微笑。虽然他这样子着实迷人,但总是这么皮笑肉不笑的感觉是拒人于千里之外,上次见他的时候明明板着脸一句话不说的,难道是因为长大了?人情世故练达了?比起这样,还是以前那个板着脸的少年可爱些。

文轩留意到灵儿的眼神,回头看她:“怎么了?”

灵儿赶紧低下头,脸蛋儿有些微微发红:“没……没什么,这里的菜色真不错。”

“那就多吃点儿!”文轩又给她夹了菜。

一顿饭下来,灵儿没了先前初见的惊喜,心里却满满都是失落,感觉有些堵得慌。被人拒之千里的感觉真不好受,或者我跟他根本不是一路人,他跟我无话可说?或者他本有急事,又不便跟我说?

灵儿恹恹的坐在桌前发呆,三妹把十妹拉到一边小声道:“小姐这是怎么了?”

“嘻嘻,灵儿姐被那位文轩哥哥迷住了。”

“什么哥哥?”

“文轩哥哥啊,就是下午你伸出头去喊的那个啊!”

“骑大马的?”

“恩,是啊!”

三妹大喜,大步走到桌前用力一拍桌子,震得桌上烛台嘭嘭直跳:“哎呀。小姐,你光坐这儿想有什么用啊?要是真看上了,直接过去把他拖到**办了就是。”

灵儿吓了一跳,赶紧握住摇摇欲坠的烛台,斥道:“胡说八道什么?你……”

她一抬头,见文轩竟然站在门口。灵儿脸上刷一下就红了,连带脖子耳根都在发烫。此时的她恨不得立刻挖个地洞钻进去。

三妹顺着她眼神看过去。见到文轩愣了一下,继而高兴的要上前说话,灵儿一把把她抓回来。低声道:“你要再敢胡说八道,我叫人连夜把你送回去,我说到做到。”

三妹总算规矩了,灵儿尴尬的站在屋中。红着脸手脚都不知该怎么放,天知道。她从前世到这辈子好歹也有几十年,从没遇到过如此尴尬的场面。

文轩微笑着对她招招手,“灵儿,你过来。我有话跟你说。”

灵儿犹豫着慢慢挪到门口,文轩拿出块玉牌递给她:“这个你收着,以后若来京城。可以拿这玉牌来找我。”

灵儿接过玉牌:“文……文轩哥哥,你要走了吗?”

“我有急事要办。明日天不亮就要走,怕来不及跟你道别,就提前来了。”

灵儿闻言心中有一丝窃喜,“文轩哥哥,你办的事情不危险吧?”文轩摇头。

“那回来的时候要是路过省城的话可以来看我吗?我外祖母家是省城叶家,应该很好找的。”

文轩微笑着看着她却未点头,用手揉揉她脑袋:“夜深了,回去休息吧!”

灵儿看着文轩的背影消失在走廊尽头,心里又是一阵空落落的,十妹拉拉灵儿袖子:“灵儿姐,我困!”灵儿回过神来,关门准备睡觉。

三妹在一旁嘀咕:“小姐明明看上人家了,干嘛不说?明天人家就走了!”

灵儿手上一顿,我看上他了?不至于吧,才见面多久啊?我只是…只是觉得……

灵儿一手撑着下巴,认真思考起来,照前世的经历,这种看见他就莫名心跳、他不回应就心里失落、不见他又满心期待的感觉确实就是恋爱的感觉啊。糟了,我竟然不知不觉成了个单相思,太丢人了,灵儿懊恼的一拍脑门。

三妹兴奋道:“小姐,你想通了?”

灵儿瞪她一眼:“我说了到省城前不许说话。”

三妹赶紧捂住嘴,灵儿则站起来在屋里踱着步子走来走去,她时而停下来摸摸自己心口,时而摇头叹气,时而又觉得没什么,反正这身子已经十五了,少女总是要思春的嘛,可对方全无回应的思春也太无趣了啊!

她就这么纠结到大半夜,后来怎么睡着的都不知道。

等她醒来天色已经大亮,大家早就准备好了,等她下楼就出发,灵儿觉得实在不好意思,匆匆忙忙洗漱了,买了两个饼子就跳上车,到车上再慢慢吃。

三妹一直看着客栈渐行渐远:“小姐,你就不去看看昨晚那俏相公吗?”

灵儿瞪她:“你哪来这么多话?”

三妹噤声,忍了半天,憋得不行,还是凑过来问:“小姐,你这么快就不喜欢那俏相公了?”

灵儿撇撇嘴:“我哪有喜欢,不过觉得他好看罢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知道吗?”

“明明不是那样的。”三妹嘀咕,灵儿瞪她:“你再说!”

三妹缩缩脖子,灵儿则透过车窗望向外面的田园,她已经想明白了,就算对那文轩有些动心又如何,两人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可能这次之后再也见不着了都不一定。

看文轩那相貌那身份,他身边各式各样的漂亮女孩肯定不少,哪会记得自己是谁?兴许现在都已经忘了也不一定。虽然这小小的身体只有十五岁,但身体里的灵魂毕竟已有三四十年的经历,若这点儿诱惑都经受不住,那几十年不是白活了?所以忘了他吧!

一行人慢慢悠悠,一路都很顺利,在第三天傍晚到了沧州城。沧州城不愧是省城,十来丈高大雄伟的城墙远远就能看见,城外几十丈宽的涛涛江水更加让人震撼,他们特地在江边逗留了一阵,体验体验这波澜壮阔的沧江。

他们一到城门口,就有个管事打扮的中年人上前询问:“请问是蒼平杨家表小姐吗?”

三妹伸出头去,“你是谁啊?”

“小的是叶家管事,奉老祖宗之命在此恭迎表小姐的。”

灵儿掀开帘子看了一眼,见这管事恭敬有礼,便对他笑笑:“多谢管事相迎,请您前面带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