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204章 初到叶府

第二零四章 初到叶府

叶府在沧州城之西,灵儿他们正好是从西门进城,因此只走了半刻钟左右就到了叶府。府门前几个丫鬟正向这边张望,见到引路的管事,立刻高兴道:“来了来了,快去禀报老祖宗和各位主子。”

马车在叶府门前停下,领头那丫鬟上前来,“辛苦你了,赵管事。”

“不敢不敢,春俏姑娘辛苦。”

“表小姐可在里面?”

“在的。”

这时三妹已经掀开了帘子,灵儿自个儿从车厢里钻出来,跟着三妹咚一下就跳下了马车,把春俏吓得不行,她赶紧过来扶着灵儿:“表小姐,您没伤着吧?”

“没事!”灵儿把十妹从车上抱下来,再回身才发现春俏身后那几个丫鬟正窃窃私语还时不时瞟自己一眼。

灵儿楞了一下,片刻就反应过来,原来自己的习惯动作在这些丫头眼里成了乡巴佬,大户人家的闺阁小姐从来都是衣来张口饭来伸手,下个马车定要让人仔细扶着、娇娇羞羞犹抱琵笆半遮面的,哪有像自己这样的?

春俏也注意到后面几个丫鬟举止的不妥,她立刻拉下脸来:“你们几个小蹄子,皮痒了不成?还不快来帮表小姐拿随身行李?”

小丫鬟们顿时规矩了,齐齐的福身应了,便上前来准备进马车去拿东西。灵儿赶紧道:“不用了,我们的东西都在后面驴车上,只有几个包袱而已,我们自己拿就是。”

“使不得使不得,表小姐,这本就是我们该做的,您要不让我们拿,老祖宗责怪下来我们是要挨板子的!”

灵儿想了想,也不勉强,便亲自带着她们去把上面几个包袱拿出来,然后对春俏道:

“剩下的这些是我带给外父母和舅舅舅母们的土特产。虽然值不得几个钱,却都是我们自家地里产的,就当给外祖母和各位长辈亲戚们尝个鲜吧!”

春俏笑道:“表小姐有心了,老祖宗和各位主子一定很喜欢。”

春俏招呼两个小厮过来。让他们把马车和驴车赶到侧门去,龙平和龙安完成任务便跟灵儿告辞,齐六也说另有要事,如有需要去城南丁家酒楼找他,继而告辞走了。如此就剩下灵儿、三妹和十妹三人了,如此也好,免得麻烦人家去腾地方。

春俏在前引路,带着灵儿几人从叶府正门边的小门进去,坐上软轿走了半刻钟,在一高大的院门前停下,春俏道:

“表小姐,这门的前面是前院,两位老爷和几位少爷都住在前院;这门之后是后院,府里的女主子都住后院。表小姐里面请。”

叶府里面不算太大也不算小,前院布局大气,后院布局精致讲究,后院中一座座小院儿相邻而建,其间绿树成荫、花草掩映,却不觉得拥挤,倒格外增添了几分雅致。

叶老太太的院子在进门右边最里面,这面正好背街,是个幽静的去处。灵儿刚跨过院门,就有两个美妇搀扶着叶老太太迎上来。“我的乖灵儿,你总算舍得来看我这老婆子了!”

灵儿赶紧快走几步,在叶老太太面前半蹲着身子:“灵儿给姥姥请安。”

“起来起来!”叶老太太亲自扶起灵儿,又拉着她的手盯着她看了半晌。眼里泪花儿闪动:“瞧瞧,都瘦了!”

灵儿偏着头天真烂漫道:“哪有啊,姥姥送来的那些鱼翅燕窝把我补得都胖了一圈了,您瞧,我这衣服都快变小了!”

叶老太太高兴道:“好,长点儿肉好。身上有肉的人才有福气。哦,上次的东西都是你大舅母置办的,灵儿,来给你大舅母见礼。”

灵儿赶紧对那妇人福身行礼,妇人笑眯眯的扶着她,盯着她仔细打量一番:“这孩子真不错,长得最像三妹,难怪娘成日惦念着,总是在问我的灵儿怎么还不来看我呀?”

妇人捏着嗓子学得惟妙惟肖,引得大家咯咯直笑,叶老太太拍她一下,嗔道:“就你个没正形儿的,如今我们灵儿回来了,你可得好生安排着,要让我知道她受半点儿委屈,我可饶不了你。”

大舅母赶紧笑呵呵的应了:“老祖宗放心,我早就吩咐下人把妍芳院打扫出来了,换了窗纸,做了被面,布料也早就备下了,只等外甥女一来量了尺寸就做衣裳,最多三五天就出来了,老祖宗觉得这样安排可好?”

“好,好,还是你当家当得好!”

大舅母笑得灿烂,旁边另一搀扶着叶老太太的妇人翻了个白眼,见灵儿被晾在一旁,笑眯眯道:“灵儿,我是你二舅母,我家芝玉跟你一般儿大,以后你们可以做个伴儿。芝玉,还不快过来跟你灵儿妹妹见礼。”

旁边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过来拉起灵儿的手笑眯眯道:“我叫芝玉,是二月里生的,不知我俩谁大些?”

这小姑娘跟二舅母长得相似,相貌平平,不算美也不算丑,不过好在笑容柔和,给人种微风拂面的感觉,灵儿道:“我是五月里生的。”

“那我还大些,该叫你灵儿妹妹了。”

灵儿点头,微微福身:“芝玉姐姐好,这是我妹妹,叫杨巧儿,不过我们平时都叫她十妹。”

芝玉一见十妹就特别喜欢,笑嘻嘻的捏捏十妹的脸:“十妹真可爱。”

叶老太太乐呵呵道:“瞧他们姐妹熟稔的,好似天生就认识一般,芝玉,你是姐姐,以后可得多多照顾你灵儿妹妹。”

“老祖宗放心,我会把灵儿妹妹当亲妹妹一般。”

这边笑得开心,大舅母就笑得不太好看了,她看一眼旁边一个长相艳丽的粉衣小姑娘,给她打个眼色,那姑娘却嘟起嘴偏开头去,大舅母瞪那姑娘一眼,回头笑眯眯道:“娘,您看咱们不能一直站这门口吧?”

叶老太太顿了顿,笑呵呵的一拍手:“瞧我,一高兴什么都忘了。来来,灵儿,咱们屋里说话去。”

叶老太太牵着灵儿的手往里走,其他莺莺燕燕一大群紧随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