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205章 表亲们

第二零五章 表亲们

进到厅堂,大家各自入座,叶老太太让丫鬟她在身边加了座儿,让灵儿坐在她面前,两位舅母和几个小姐打扮的姑娘依次坐下。

灵儿扫了一圈,发现大家都有意无意在看老太太拉着自己的手,眼里有羡慕有嫉妒有不屑有鄙夷。

老太太道:“灵儿啊,这几个是你的表姐妹,来,芝兰、芝欢、芝玉,还不快快过来给灵儿见礼。”

几个姑娘站起来,在灵儿面前排成一排,齐齐福身行礼:“见过灵儿表姐(妹)!”

灵儿赶紧站起身来回礼:“灵儿见过几位姐姐妹妹。”

中间那位小姐笑眯眯的伸手扶她:“灵儿妹妹,我叫芝玉,我爹爹是你二舅舅;这是芝兰姐姐,就比我大几天,所以你也唤姐姐;这是芝欢妹妹,今年十三岁,以后咱们就是亲姐妹了,可以时常一起玩了。”

灵儿左右看看,见那芝兰正是方才跟大舅母对眼色的姑娘,这姑娘相貌长得相当不错,标准的鹅蛋脸,柳叶眉杏仁眼,白底长裙加粉红缎面马甲镶白狐毛边,称得她本就白皙的皮肤水嫩水嫩,相当养眼。

芝兰见灵儿盯着她打量,有些不高兴的斜灵儿一眼,那眼底的鄙视厌恶毫不掩饰,而叶老太太正与两位舅母说话,并未注意到这一幕。

灵儿抽抽嘴角,心想我好像没惹过你吧?你长得漂亮我不羡慕不妒忌也没贪念,干嘛这副德性?抽风了不成?算了,不理她,我反正只是来做客,不高兴了回家就是。

右边这个芝欢又瘦又小,见完礼就低着头不说话,感觉灵儿看她,她偷偷看了一眼,又立刻脸红的低下头去,手足无措的样子。

而芝兰了虽然相貌平平。却总是笑呵呵的,又大方又和气,看着就舒服。

这时,一个年轻美妇过来。笑呵呵道:“灵儿表妹,我是芝兰的大嫂,就是你大表嫂了,以后有空多来走动走动。”

灵儿赶紧见礼,并点头应了。老太太道:“互相认识了就坐下吧!灵儿啊,你大舅舅家还有两位表哥,二舅舅家有一位表弟,他们都住在外院,等晚饭时我把你两位舅舅和表哥表弟们都叫来,让你们见见面。”

“娘,不用等晚上,我已经来了。”一个身姿挺拔的中年男人笑呵呵的走进来,大舅母和芝兰立刻就站起来迎上去:

“哎呀,老爷。您怎么回来了?”

“爹爹,您回来了?”芝兰凑过去撒娇的靠在来者身上。

老太太笑呵呵道:“来得正好,灵儿,快给你大舅舅见礼。”

灵儿才刚坐下,又赶紧站起来福身见礼,大舅舅亲手将她扶起来,又上下打量一番,原本笑呵呵的脸渐渐变得有些哀伤:“唉,三妹的女儿都长这么大了,要是三妹还在……”

客厅里静默下来。老太太脸色也很不好看,大舅母道:“老爷,您看您,大喜的日子。说那些干什么?何况灵儿不是回来了吗?”

大舅舅轻叹一声:“唉,也是,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

大舅舅坐到大舅母上手,转头问大舅母:“夫人,灵儿住处可安排好了?”

大舅母笑盈盈道:“老爷放心吧。早就安排好了。”

大舅舅想了想:“如今三妹的孩子总算找回来了,什么时候抽个空带这孩子去给他娘上柱香,三妹要是看到这孩子长得这么好这么乖顺,一定会很欣慰吧?”

老太太有些怅然:“唉,是啊,妍儿那边好些年没去了,都快荒废了吧?先派几个人去扫扫墓打理打理,妥当了挑个好日子,老婆子带这丫头亲自走一趟去。”

大舅母点头:“是,都怪媳妇疏忽了,媳妇这就安排下去。”

“好了,灵儿赶了几天路,也累了,让她先休息休息,晚点儿都过来用膳吧!”

众人陆续散了,客厅里一下子清净下来,老太太怜惜的摸摸灵儿的头,再看看她身后的三妹和十妹,她微微皱眉:“丫头,你就只带了这两个丫鬟来?”

“不是的,姥姥,这是十妹,是我的亲妹妹;这是三妹,哦,她姓林,名三妹,其实也算不得完全是丫鬟。上次您去我家时不是见过他们吗?”

“哦?是吗?看我这记性。”

三妹道:“老祖宗,小姐答应帮我找爹,我就给小姐当丫鬟。”

老太太尴尬的笑笑,可能是因为三妹的形象实在不太好,即便现在比以前好多了,但若放在大户人家,这外形做个粗使丫鬟怕都不过关。

老太太想了想,“春俏,你过来。”

春俏上前行礼:“老祖宗请吩咐。”

“你跟我有些年了,我老了不能委屈你,如今我就给你寻个正主吧,以后你就跟着灵儿,好生伺候着,不可有丝毫怠慢,知道吗?”

春俏楞了片刻,望着老太太的眼神有些不舍,她跪下给老太太磕了个头,然后走到灵儿身边,低声唤了声小姐。

灵儿赶紧摆手:“不不不,姥姥,我怎能一来就夺你心头所爱,我有三妹就够了,春俏还是伺候您吧!”

老太太拉起灵儿的手:“傻丫头,这是姥姥的心意,春俏这丫头从小就跟在我身边,她心思灵透又聪明伶俐,你大舅母跟我讨了几次我都没准,我就是想留给你。你马上就要及笄了,以后就把春俏带在身边,到了婆家怎么都得有个上得了台面的陪嫁丫头啊!”

然后她转头对春俏道:“春俏,我院里的小丫头你再去挑两个,以后灵儿走到哪儿,你们就跟到哪儿,要是我的灵儿有半点儿闪失,我饶不了你知道吗?”

春俏应了行了礼退下,灵儿心里还真有些感动,没想到这外祖母对自己还真不错,一来就把她的贴身大丫鬟送给自己。

其实,灵儿一直挺喜欢春俏这丫头,别看她年纪不大,做事有条有理,该有的规矩她有,该有的才能她一样不少,这样的上等大丫鬟不是花银子能买到的,如果以后嫁人的话……

灵儿脑中不禁浮现出文轩那温文尔雅的微笑,她身子抖了一下,心里暗骂自己没出息。老太太见她脸颊发红,关切道:“怎么了?灵儿,哪里不舒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