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206章 妍芳院

第二零六章 妍芳院

“没……没什么!姥姥,我可能是累了,先去休息一会儿好不好?”

“好好,快去吧,吴妈妈,带灵儿去西厢房歇息。”

灵儿回到房间,一进门就见三妹正坐在桌边大朵快颐,十妹坐在一旁小口小口的品着,桌上几碟点心,还有一堆空盘子,春俏带着两个小丫鬟笑眯眯的站在一旁。

几人见灵儿进来,春俏立刻带着两个小丫头给灵儿见礼:“小姐回来了,这是奴婢为小姐挑的小丫鬟:这个叫秋蝉,善于女红刺绣,这是秋鸣,倒没什么擅长的,但性子活泼,挺讨人喜欢,不知小姐是否满意?”

灵儿盯着两个小丫头打量一番,那秋蝉身形小巧玲珑,气质文静秀气;秋鸣稍稍胖点儿,圆圆的脸盘上一双眼睛不大,却时时带着笑意,感觉确实挺讨喜。灵儿满意的点头:“挺好,辛苦你了,春俏。”

“奴婢不敢,分内之事而已。”

两个小丫头也怯生生的偷偷看灵儿,秋鸣见灵儿态度温和,心下高兴,胆子也大了许多,脆生生道:“小姐,春俏姐姐说错了,其实奴婢有擅长的,奴婢最擅打探消息,以后小姐想知道什么,尽管交代奴婢去办,保准能打听到您想要的消息。”

灵儿笑道:“是吗?那以后说不定真要麻烦你了!”

“奴婢不敢。”

那边三妹吃完最后一口点心,扶着肚子靠在椅背上打嗝:“小姐,这点心真好吃!”

灵儿皱眉:“你看你,像几辈子没吃过饭似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们家穷得饭都吃不饱了,真是的!”

三妹打个嗝,嘿嘿干笑,春俏和两个小丫头也捂嘴偷笑,春俏道:“小姐,小厨房还有不少。秋蝉秋鸣,你们快去拿来。”

二人应声去了,灵儿走到桌前,春俏立刻上来轻手轻脚的帮她挪开椅子。灵儿不禁看她一眼,再看看三妹,两人真是天差地别!

灵儿心里暗叹,难怪外祖母要送丫鬟给自己,三妹这模样在大户人家里实在上不得台面。虽然自己并不需要人伺候。但有时还是需要充充台面的。

晚膳时分,灵儿把三妹和两个小丫鬟留在屋里,带了十妹和春俏前去。家宴是在老太太的院子里摆的,灵儿到时老太太还没出来,不过院子里已经到了不少人。

她一露面,大舅母和二舅母就迎了上来,大舅母看一眼灵儿身旁的春俏,有些酸味儿道:“灵儿啊,你看咱们老祖宗多疼你,一来就把春俏给你了。我可是跟老祖宗讨了多少次,还是替芝兰讨的,也不见她老人家松口。”

二舅母道:“大嫂,你房里的大小丫鬟还少啊,人家灵儿身边可是一个都没有,你要这个都吃味,就太有份了!”

大舅母斜二舅母一眼,假嗔道:“我不过跟灵儿开个玩笑而已,弟妹就当真了?”

二舅母也是笑眯了眼,然后她把旁边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拉过来:“灵儿。这是你士升表弟,今年刚好十二,升儿,快给表姐见礼。”

然后大舅母也把自己房里两个儿子叫过来与灵儿认识。如此灵儿与叶家之人算是全都打过照面了。因为人太多,又刚认识,印象并不太深,好在有春俏在身边,叶府上上下下大大小小不论主子仆役她全都认识,还能把对方背景喜好一一道来。这让灵儿省了不少功夫,以后行事也方便许多。

晚宴还是相当热闹的,不过大家多是在捧老太太的臭脚,只要老太太问自己时大家才会想起自己,二舅舅没来,听说去外地谈生意去了,一时半会儿赶不回来。

当晚,灵儿歇在老太太院中厢房,老太太说是想跟灵儿说说话,可她毕竟年纪大了,熬不了多久便昏昏欲睡了。

次日用过早膳,老太太亲自带着灵儿去妍芳院,那院子在后院的另一侧,离老太太的院子最远。老太太扶着灵儿的手慢慢走着:

“唉,这边就是远了点儿,其他都好,因为是你娘以前住过的院子,所以才想安排你去住那边,灵儿啊,你先看看,要是觉得不好,姥姥给你换个院子就是。”

“不用不用,姥姥安排的肯定都是好的,我也想看看娘以前住的地方。”

“也好!”老太太走得慢,花了近一刻钟才到地方。那妍芳院的院门是拱桥形状的,门沿院墙上绿油油的爬满了蔓藤,中间点缀着或白或红的喇叭花,看着又新奇又漂亮,灵儿自然喜欢得不行。

老太太停下望着院墙出神,半晌后她轻叹一声:“唉,当初妍儿不知从哪儿弄来几株野草种在花坛里,她嫌其他花草碍了这野草生长,就要下人把花坛里的花儿都扒光了,成日围着那株野草转,为此还被她爹狠狠骂了一顿,如今这野草都爬满墙了!”

灵儿很喜欢听老太太说她生母之事,没想到生母还喜欢这种乡间野花。一行人进得院子,这院子不比老太太院子小,里面的陈设布局无不透着大家小姐的精致富贵,老太太一一走了一圈。

“这屋子还是老样子,灵儿,你就在这儿住下吧,缺什么就让春俏去找你大舅母,她定会给你安排妥当。”

老太太可能是触景伤情又伤神,没在院子里停留就让下人用软轿抬着回去了。

外人一走,三妹和十妹就高兴得跳起来,三妹冲进客厅在桌上那一堆东西里翻找食物,十妹则跑过去好奇的摸着那些滑顺的绸缎布料,又对盒子里那些精致首饰爱不释手。

灵儿也走了进去,见桌上堆满了东西,春俏进来道:“小姐,这些都是各房主子给您送来的见面礼,您看,这些是老太太给的,这对手镯是芝兰小姐送的,这支步摇是芝玉小姐送的,这个……”

春俏把桌上东西一一介绍,这些东西大多都挺名贵,不过灵儿对此并不是很感兴趣,只是微笑着听春俏说话并没什么表示。

春俏心下奇怪,这位小姐一直生养在乡下,虽然家境还凑合,但也就那样,上次她跟老太太去过,所以还是了解的。原本以为小姐看到这么多名贵的东西会激动不已,或者至少应该表现得兴奋些,可她并未如意料一般,真是奇怪。

灵儿的视线落在角落一个普通的小木盒上,她伸手拿过来,打开来看,里面只是一支普通至极的银簪。春俏脸色变了变,介绍道:“这是芝欢小姐送的,小姐别多心,芝欢小姐并没有怠慢小姐您的意思,只是芝欢小姐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