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207章 陈年往事

第二零七章 陈年往事

灵儿想起那个又瘦又小怯生生的小姑娘,她是大舅母的女儿,感觉却跟芝兰完全不一样。灵儿并不是怪她送的礼物轻了,只是好奇一堆或巧或贵或精的见面礼中竟然还有这么一件普通的东西,确实有些意外。

灵儿问:“芝欢妹妹住在哪个院子?”

“就在隔壁,芝欢小姐和三姨娘住一起。”

“三姨娘?”

“是啊,芝欢小姐是三姨娘生的,按规矩是不能住一起的,大夫人贤惠,特许芝欢小姐由三姨娘抚养。”

原来是这样,难怪芝欢和芝兰完全不同,芝欢畏首畏尾、总是一副小心翼翼上不得台面的模样;相比之下,芝兰自然是高端大气上档次,看来这大舅母不是个善茬儿啊!

灵儿想了想:“府里还有其他姨娘吗?”

“有,大老爷房里原本还有个二姨娘,不过二姨娘早年就生病去了,留下一个士连少爷由大夫人抚养,现在年纪大了,也早已搬到外院去住了;另外二老爷房里也还有个姨娘,但那位姨娘并不住府里。”

“是吗?姨娘可以不住府里吗?”

“按规矩是不能的,但二老爷情况特殊,家里的生意都由二老爷打理,他时常需要出远门应酬。二夫人要照顾几位小姐少爷,不方便出门,二老爷就找了一房姨娘,专门陪他出门应酬,再者那位姨娘是不能生育的,就没有搬进府里来。”

灵儿有些惊讶,没想到二舅母相貌平平,二舅舅对她还挺优待,抛头露面的事情不让她做。只让她在家里享清福,说来也可能是二舅母太过相貌平平,带出去应酬不太方便吧?

灵儿暗地吐吐舌头,自己心思太阴暗了,说不定人家二舅舅光明磊落得很了?

礼物一一看过后,春俏便带着秋蝉和秋鸣把东西收起来,灵儿道:“东西都别拆了。原样封好。等过些日子回去的时候直接打包就是。”

春俏停下动作,诧异道:“小姐,您……还要回去吗?”

“当然。这又不是我家,总不能在这儿耐着不走吧?”

春俏脸色有些难看,灵儿道:“如果你舍不得,我走的时候把你送回姥姥身边就是。”

“不不不。小姐,您误会奴婢了!”春俏往外看看。走进两步凑到灵儿耳边小声道:“小姐,难道您不想认祖归宗吗?”

“啊?什么认祖归宗?”

春俏吓得赶紧示意灵儿小声,又让秋蝉秋鸣到门口守着。看她神秘兮兮的样子,灵儿心里奇怪。春俏低声道:

“小姐,这……这话本轮不到奴婢来说,但前些日子。我听老祖宗跟大老爷商量着,想办法让三姑姑认祖归宗重回族谱。您要是走了……”

灵儿愣了一下,如果她没想错的话,三姑姑是指自己生母叶研儿,她被逐出家门还被踢出了族谱?灵儿瞪大了眼,生母当年到底犯了何种滔天大罪?一个未出阁的大家小姐竟然落魄到如此地步!

灵儿拉着春俏坐下,一脸认真道:“春俏,我对我母亲当年之事全无所知,你能不能详详细细跟我讲个清楚?”

“这个……不是奴婢不想说,奴婢年纪也小,很多事情都是听府里的长辈婆子们东一句西一句拼凑出来的,奴婢也不敢多问,只是默默记在心里。”

灵儿想了想,“那好,我们慢慢说。我请人打听过,外面的人都说我娘并未出阁就得了瘟疫病逝了,这是怎么回事?”

春俏脸色有些难看:“这个……”

“春俏,我姥姥已经把你给了我,你就是我的人,你为我好我自然待你不薄,但你若有私心,什么都藏着掖着,我现在就把你还给我姥姥去。”

春俏赶紧跪下:“小姐息怒,春俏绝无二心,只是此事向来是府中大忌,有人敢私下妄议的一律打死扔乱葬岗,奴婢……”

原来如此,不过她越是这么说灵儿越想知道,她起身把三妹和十妹都支到院子里去,回身关上房门坐到春俏面前:“你起来吧,现在没有外人,你跟我说你听说的即可。”

春俏犹豫半晌,心想迟早躲不过,便将听说的全都说了出来。

照春俏的说法,当年,叶妍儿是老太太的掌上明珠,一直娇惯着要什么给什么,她及笄过后家里给她订了门好亲事,对方是沧州城的第一才子,文韬武略无一不精又相貌堂堂,是沧州城所有闺阁小姐的亲睐对象。

起初这位叶小姐对亲事还是满意的,只是某天参加一次宴会后回来,她就变得有点儿不一样了,总是一个人坐着发呆,时而脸红时而自言自语,老太太吓了一跳,以为她中了什么魔怔,赶紧给她请大夫,她却突然又恢复了正常,主动找到老太太,说想请个夫子回来讲经论道。

老太太心疼女儿,自然没有不准的道理,叶小姐又主动提出张家小姐给介绍了个夫子,文思才学都不错,老太太不疑有他,当真把那夫子请回来,却是个二十来岁的俊俏书生,两人天天在一起琴棋书画,好不和谐,府里上下渐渐有了谣言。

等这谣言传到老太太耳里,老太太大怒,当即就气冲冲寻来,谁知一进门正好见二人卿卿我我郎情妾意,老太太气得脑袋嗡嗡作响,顾不得脸面,冲上去一巴掌把叶小姐扇到在地,又名家丁把那夫子拖出去暴打一顿扔出城去。

老太太回过神来,更觉事情不妙,为了瞒住世人,她把叶小姐院中的丫鬟仆人以及当日亲眼看到那场面的人全都处理了,有说是被卖去北蛮,也有的说是被打死扔乱葬岗了,具体如何无从考究。

此事到此并未了解,夫子被打死,叶小姐日日哭闹夜夜寻死,半个月后又发现有了声韵,她如此闹腾,叶老太爷那里自然瞒不住。

叶老太爷痛心疾首把女儿好一番责骂,最后发话只要她打掉孩子痛改前非此事便不做计较,可叶小姐却死心眼,硬是哭闹着要去寻那夫子,然后某天夜里她不知如何就凭空消失了?

叶老太爷大怒,下令把叶小姐逐出家门又把她从族谱中划去,自此以后,叶家人再不知那叶小姐下落,当然只是下人们不知道,主子们知不知道就不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