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208章 表姐妹之间

第二零八章 表姐妹之间

灵儿听完半天说不出话来,难怪叶家人对这生母如此避讳,如果这都不算丑闻的话什么才算丑闻?

她也不知该如何评价这位生母,是该赞她不屑陈规敢爱敢恨了还是可怜她心思单纯被人引诱了?还有那个年轻夫子,不知是否还活着?真想看看他到底长何模样?

春俏跪下道:“小姐,这些都是奴婢听府里人传言的,不一定做得了准,若有不当之处,还请小姐别往心里去。”

灵儿亲手扶起她:“放心吧,我没事,她毕竟是我生母,我只是想知道当年到底怎么回事而已。此事说了就忘了,你就当我什么都不知道。”

此事中间还有不少未解之处,不过叶家一直对此避讳不谈,只能找机会慢慢打探了。

灵儿搬进妍芳院那天下午,芝玉就来了,这姑娘非常热情好客,看起来也没什么心眼,灵儿还是挺愿意跟她交往的,二人你来我往很快就熟络起来。

这日,芝玉过来约了灵儿一起去看老太太,刚出院门没几步,就听侧面树丛里有女孩嗡嗡的哭声。

灵儿停下来张望,隐隐看见树丛背后有个小院子,她正想让人去看看,芝玉拦住她,小声道:“那是大房三姨娘的院子,她一定又在责打小丫鬟了!”

三姨娘!哦,对了,春俏说过芝欢和三姨娘就住在妍芳院附近,之前没注意,原来在这个角落里,确实太偏颇了。

芝玉拉拉她:“灵儿妹妹,咱们走吧,别管闲事,免得……那位拿你撒气。”

看芝玉那模样,自然是说大舅母了,灵儿本不想问,又忍不住好奇:“芝玉姐姐,三姨娘经常打骂丫鬟的话。对芝欢妹妹也不会好吧?大舅母为何不把她接出来?”

芝玉嗤笑一声:“又不是她自个儿肚子里爬出来的,巴不得她天天打啊闹的。”

“那芝欢妹妹不是挺可怜?老祖宗也不管吗?”

芝玉想了想,眼珠一转,拉起灵儿的手:“咦。灵儿妹妹,你这对玉镯真好看。”

灵儿看她,这丫头,还真会转移话题,芝玉就装作不知。继续笑嘻嘻道:“这是芝兰送的吧?没想到她还挺大方,哼!”

灵儿依然盯着她不说话,芝玉无奈道:“好啦好啦,我承认芝欢妹妹确实可怜,可那也是没办法的事,一来她是大房的我们不好管;

二来她自个儿也不争气,还有那么个疯疯癫癫的姨娘,我们想帮也帮不上啊!

至于老祖宗那里……唉,不提了!灵儿,我劝你还是少管他们的事儿。真的,我不会害你。”

灵儿笑笑,真心谢过这位小表姐。

她们走到半路,正好遇见打扮得花枝招展得芝兰迎面而来,看样子应该是从老太太院子过来,她身后几个丫鬟手里捧着盒子。

芝玉凑到灵儿耳边小声说:“你瞧,她又去老祖宗那儿讨要东西了,真是恬不知耻。”

芝玉声音不大不小,好似故意说给她听的一般,原本满心欢喜的芝兰没打算理这两个上不得台面的。可被当着下人这样骂,她立马毛都竖起来了:“叶芝玉,你说什么?有本事再说一遍。”

芝玉仰起头挑衅道:“本小姐又不是那应声虫,你让我说我就说啊。凭什么?”

“你……你不要太过分。”

芝玉撇撇嘴做个鬼脸,拉起灵儿就走了,芝兰气得小脸发红,瞪着二人半晌,然后使劲一跺脚,气呼呼的往大夫人院子去了。

芝玉回头偷看。噗嗤笑出来:“那丫头还是这样,一受点儿气就去找她娘告状。”

灵儿心里暗暗摇头,想劝劝芝玉:“芝玉姐姐,您明知道芝兰姐姐那脾气,有何苦去惹她?她去跟大舅母告状,大舅母定要跟你娘说,你就不怕你娘责罚你?”

“才不会了,我娘夸我还来不及,怎会责罚。”

“夸你?”灵儿诧异的看她,芝玉顿了顿,尴尬的笑笑:“也不是啦,我娘不是那样的人,只是……”

芝玉凑到灵儿耳边小声道:“你别以为大伯母对你多好,她就会做表面功夫,日子长了你就知道了。”

这点灵儿早就看出来了,大舅母和二舅母明里暗里都有些争斗。听春俏说,大舅母娘家早年也是做官的,可惜早就落魄了,进叶家后,她借着当家的便当,时常给她娘家贴补。

而二舅母出身商贾之家,家底本就殷实,最看不惯大舅母这种做派,何况大舅母还时常找些借口少了二房的份例,二舅母虽不在乎那几个钱,但想着不舒服啊,如此二人少不了要时常明争暗斗,连带着她们的子女也互相看对方不顺眼。

二人结伴来到老太太处,老太太正闭目养神,帮她揉太阳穴的吴妈妈给二人打个噤声的手势,二人对望一眼,看样子老太太要睡着了,不如晚点儿再来,便蹑手蹑脚想要退出去。却突闻老太太出声:“是灵儿来了吗?”

灵儿和芝玉赶紧上前请安,老太太睁开眼,挥挥手吴妈妈退开扶起老太太坐好,老太太笑呵呵道:“听说你们两个小姐妹处得挺好,也不见你们经常过来看我,唉,没良心的小东西!”

老太太似嗔似怒的模样把二人逗笑了,二人一起上前,一左一右蹲在老太太身边,芝玉撒娇道:

“老祖宗您可冤枉我们了,我们哪天没来跟您请安啊,只是有时来得不巧,您正好在休息,我们也不好打扰您,就自作主张回去了。”

灵儿也道:“是啊,我们是怕吵着姥姥您了,您要什么时候闷了想我们了,叫个小丫头过来说一声,我们肯定立马长了翅膀飞过来。”

老太太乐得呵呵直笑:“你倒是长个翅膀出来给我看看。”

灵儿眼珠一转,站起来,双手拉起裙摆手臂扇动,好似真的再飞一般。老太太和芝玉都被她逗得呵呵直笑。

老太太道:“行了行了,女孩子家家,都这么大了,怎能随便掀裙子?快放下吧!”

芝玉道:“老祖宗,您就别挑三拣四了,灵儿妹妹不是想哄你开心吗?反正这儿又没外人。”

祖孙几人说笑一阵,老太太伸伸懒腰打个哈欠,叫吴妈妈拿了些好东西出来一人一份儿,二人赶紧道谢,然后老太太道:“芝玉丫头,你先回去吧,灵儿留下,我有话跟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