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209章 抱头痛哭

第二零九章 抱头痛哭

等芝玉走了,老太太起身带着灵儿去到后面厢房,吴妈妈并未进来,而是掩了门守在门口,还吩咐其它丫鬟婆子离这屋子远些,看起来挺神秘慎重的样子。

灵儿心想如此做派难道要说我生母的事?而老太太一时并未说话,只是看着灵儿,那眼神相当复杂,时喜时忧时怒时怜,灵儿老实的坐着,一句话不说,也巴巴的望着老太太,想知道她到底要说什么?

好一会儿,老太太才轻叹一声:“灵儿啊,你可知……你生母如何去的?”

果然是说生母之事,灵儿立刻打起精神坐直身子,想了想道:“姥姥,您不是说我娘是得瘟疫去的么?”

“这个……可以说是,也不全是,唉,说来话长啊!”

“姥姥,我很想知道我娘的事情,您跟我说说好不好?”

老太太望着灵儿半晌,又是一声长叹:“本来这件事我一辈子都不想再提,可你回来了,你毕竟是妍儿的亲生女儿,也罢,让你知道也好,以后定不要再走你娘的老路。”

在老太太口中,叶妍儿自然是完美无缺的,只是被那年轻夫子勾引,年少不更事的她才会被那不要念的臭书生给骗出府去。

当然怎么个说法并不重要,只要能确认一个事实,叶小姐确实是跟一个年轻书生好上了,然后还怀了他的孩子,又偷偷逃出府去,叶家老太爷觉得此事是叶家的奇耻大辱,一怒之下便把叶妍儿给除名了。

说到这里老太太不禁捏起袖子擦擦眼角:“我可怜的妍儿,我那么乖巧懂事的女儿,怎么就听信了那畜生的谎言跟他去了呢?我当时是气她恨她,可她死得那么惨,我……我这老婆子的心啊……就像生生被人割下来踩着一般……我的妍儿啊!”

老太太泣不成声,捂着胸口开始咳嗽,吴妈妈赶紧冲进来,一边给她抚背一边安慰。灵儿也赶紧扶着老太太安慰。

看老太太这伤心欲绝的样子,灵儿也一阵难过,想起襁褓布上那两行小字,灵儿心中一酸。眼泪啪嗒啪嗒掉下来。

吴妈妈手忙脚乱,一边安慰老太太一边安慰灵儿,老太太见灵儿也哭得伤心,祖孙俩干脆抱一起痛痛快快大哭一场。

灵儿也不知哪来那么多眼泪,好似这身体的本能一般。又像要把十几年的泪水都流干一般,怎么都止不住。哭到后面,灵儿看上去比老太太还要悲痛些,老太太反而抱着灵儿拍着后背安慰她。

灵儿抽哒哒的吸着鼻子:“姥姥,这些年我一直很想知道娘亲的下落,我以为……我以为我娘是嫌弃我才不要我的,我……我是没人要的孩子……哇~~~~”

看她这样子,老太太心里软软的,自个儿还流着泪还要安慰她,吴妈妈急道:“哎哟。两位祖宗哎,你们都别哭了,再哭都要哭出病来了,老奴怎么给两位老爷交代啊?老奴给你们磕头了,求你们别哭了!”

吴妈妈当真急得跪在地上,把脑袋磕得嘭嘭直响,二人这才慢慢收敛了些,老太太伸手去扶她:“快起来,你跟着凑什么热闹,快起来!”

吴妈妈赶紧爬起来扶着老太太的手。眼里也有泪花儿:“老祖宗,你别哭了,你一哭表小姐也跟着哭,您这身子受不了啊!”

老太太擦擦眼角:“唉。年纪大了,什么事都容易伤感,我没事了,你出去吧!”

吴妈妈不愿意走,“不行,老祖宗。我得守着你,万一您再难受了,我给您讲个笑话,免得开了头又没个尾。”

老太太总算笑了:“行吧,你也不是外人,那就听着吧!”

灵儿抬起头来:“姥姥,我娘到底怎么死的,您能告诉我吗?”

吴妈妈赶紧给灵儿打眼色,灵儿却固执道:“姥姥,我真的很想知道,您就告诉我吧!”

吴妈妈道:“老祖宗,要不……老奴带表小姐去旁边吃点儿点心,您也休息休息,等睡醒了咱们再慢慢说,好不好?”

吴妈妈询问的眼神看着老太太,老太太想了想,点头道:“也罢,灵儿,你去吧,你想知道什么就问吴妈妈,家里的事我从来不瞒她!”

吴妈妈和灵儿一起扶着老太太躺下,然后来到隔壁,吴妈妈先在门口看看,找两个小丫鬟远远的守着,然后回身道:“表小姐,您问吧!”

灵儿已经从之前的伤感情绪中缓过神来,她脑子一下清明了许多,她将一直以来的疑问缕了缕,开始问:“吴妈妈,这叶府内外院分明,要出府不容易,我娘当时是怎么出府的了?”

吴妈妈望着灵儿沉默片刻,偏开头道:“当初老爷夫人和两位少爷都很疼爱三小姐,自那畜生被打出去之后,小姐日日闹腾。

那晚老爷不在,小姐只身前来,跪在老夫人面前以死要挟,要么放她出府,要么一尸两命,老夫人气得差点儿晕过去,可三小姐铁了心,当真一脑袋撞向柱子,幸好老奴站得近,帮她拦了一下才没出人命。

三小姐是老夫人放在心坎儿上养大的,怎能眼睁睁看着她去死,最后……唉,老夫人还是心软了一回,偷偷把三小姐送出府去,又给她准备了几千两银票带在身上,希望她出去以后能隐姓埋名,好好过日子。”

灵儿惊讶万分,没想到叶妍儿是老太太亲手送出府去的,可怜天下父母心啊!唉!

吴妈妈摇头道:“老祖宗自那次过后身子就不好了,她时时以此自责,要是当初不心软,兴许三小姐还在世上,老爷也不会狠心把三小姐从族谱中除名,害得她连祖坟都进不了,只能孤零零的一个人埋在荒郊野外,唉!”

灵儿轻叹一声:“姥姥不该这么想,世事难料,兴许那就是命!”

吴妈妈擦擦眼角,微微笑了:“表小姐是明理人。”

灵儿也扯扯嘴角,想了想又问:“吴妈妈,后来了?我娘日子过得好吗?她为何会染上瘟疫了?她又为何要把我送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