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210章 世事难料

第二一零章 世事难料

“这个……”吴妈妈到门口看看,然后回来凑近些,小声道:“表小姐,不瞒您说,此事没人能比老奴更清楚。当初夫人送小姐出府后,又担心她的状况,便借口打发老奴回老家看看,实则让老奴偷偷去照顾三小姐。

老奴是在三小姐出府后三个月才去的,那时早已失了三小姐踪迹,老奴跋山涉水到处打听消息,最后在平安县一个穷山沟里找到三小姐。”

说到这里,吴妈妈的眼睛顿时就红了,声音也有些发抖:“表小姐,您不知道老奴当时看到那境况,现在想来老奴都恨不得把那些个畜生剔骨拔经、扒皮吃肉。”

看吴妈妈咬牙切齿的模样,灵儿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吴妈妈道:“我找到三小姐时离她出府已有近一年时间了,那穷山沟叫做破锣沟,小姐在的那户人家是座大院子,里面兄弟妯娌爷孙全住一起,一共有近二十口人。

那院子明明是新盖的,房间那么多,可三小姐她……她却住在牛圈里,当时见她瘦成皮包骨,旁边躺着个小婴儿,都快入冬的天气了,她们母女身上就一层单衣,那孩子那么小,饿得呱呱直叫。

三小姐没奶,就把孩子抱去吸两口牛奶,牛圈外面一个男娃看见了,跑去告诉她奶奶,没一会儿,那老虐婆就骂骂咧咧的冲出来一把把那孩子抢过去扔出牛圈,老奴眼睁睁的看着孩子在地上滚了好几圈,三小姐哭着喊着求那老虐婆却被她一脚踢开……”

吴妈妈泣不成声,仿佛那画面就在眼前一般,恨得她捏紧拳头咬牙切齿。

灵儿心下也愤恨不已,不过为什么会这样了?

“吴妈妈。姥姥不是给了我娘几千两银票吗?怎么会……”

吴妈妈擦擦眼泪,吐口气道:“我当时就冲上去跟那老虐婆理论,可她却说是我们小姐主动找上门的,当时小姐分文没有,他们还白白养活了小姐母女这么久,她说我们想要人的话就拿五千两银子去取。”

“五千两!”

“是啊,我后来问过三小姐。三小姐说她一去身上的银票就被那家人搜走了。那大院子还有他家那些田地都是用三小姐的银票买的。”

“那……那她相公了?”

“呵,什么狗屁相公!那个畜生!那样的家庭能出什么好东西?我没能把小姐接出来,就去附近村子打听。听说那畜生早就成了亲,他们都以为我家三小姐是他从外面买回来的丫鬟。”

“丫鬟!!!!”灵儿惊得不行,世上怎会有如此不要脸的人!

吴妈妈像看透世事一般,倒是淡定了许多。“是啊,那家人多。不准我带小姐走,我身上又没那么多银子,就赶着回来告诉夫人,看夫人如何决断?后面的事夫人是交给大少爷去处理的。老奴就不太清楚了。”

灵儿低头坐着沉默良久,心里还在消化刚刚吴妈妈的话,她说不出心里什么滋味。她想知道前因后果,却没想到这因果如此离奇。更让她无法接受的是这身子的生父竟然是那么一个畜生,还有那一家子,对了,灵儿突然想起一事,抬头问:

“吴妈妈,你见到我娘的时候可有听她说孩子哪里不正常?”

“啊?什么不正常?”

灵儿捏紧拳头,果然如此,这样的话这个身子的前主人原本生下来时是正常的,多半是被那老虐婆扔出去给摔傻的了,这群畜生,若有机会,我一定要他们死得很难看。

灵儿呼啦一下站起来,吴妈妈拉住她:“表小姐,你要做什么?”

“我现在就去找那破锣沟,把那群畜生一窝端了!”

“别别,表小姐别冲动,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你哪里去找人?何况十几年前那场瘟疫一过,听说那个村子整个儿都被烧了,那群畜生多半也不得好死了。”

灵儿咬牙切齿:“真死了是便宜他们。吴妈妈,我大舅舅去找我娘,为何没把我们带回来了?”

“唉,听说大少爷找到三小姐的时候,她已经染上了瘟疫,孩子也早就不见了,村里人说是孩子也染了病被埋了,没想到表小姐您大难不死。”

如此灵儿的身世算是彻彻底底弄清楚了,虽然非常意外,虽然不够解恨,但总算解开了心中所有疑团,这不正是自己此行的目的吗?

二人说完话,便一起去老太太房里,老太太坐在榻上并未休息,就等着她们。二人上前行了礼,老太太招灵儿坐下:“都知道了吗?”

灵儿深深吸口气,起身在老太太面前跪下,深深磕头:“姥姥,我娘不孝,误信奸人,以后灵儿就代娘亲尽孝,好好侍奉您。”

老太太眼含热泪的笑着欣慰的连连点头:“好,好孩子,快起来吧!”

老太太拉着灵儿的手:“灵儿啊,我们都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为了让你娘认祖归宗,我跟老大商量好了,就把你记在你大舅舅名下,跟你娘一起重归族谱,你以后就叫叶灵儿了,你觉得可好?”

灵儿愣了一下:“姥姥,为何要把我记在大舅舅名下?我……”

“孩子,你听我说,你娘的事情你都知道了,当初我送她走,但对外却是以她生病病逝为由推掉了婚事,至于她未进家谱一事只有我们叶家人知道,外界并不知情。”

灵儿不能记在叶研儿名下倒是可以理解,但为何一定要记在大舅舅名下了?灵儿还是不明白,老太太继续道:

“其实这也是你外祖父的遗训,唉,他呀,是个嘴硬心软却又极爱面子的人。当初一气之下把研儿剔除族谱,虽然嘴上不说我知道他还是很后悔的,特别是看到妍儿落得如此结果更是难过。但人都没了,就这么无缘无故的接回来又于理不合。

所以你外祖父说:只要咱们能把孩子找回来,她也是我叶家的血脉,给她一个正当的身份,找个正当的人家嫁了,万万不能让孩子重蹈妍儿覆辙。

如此也算妍儿为我叶家立下一功,就能名正言顺的把他们母女一起记入家谱,妍儿的坟也可迁入祖坟,再不是孤魂野鬼了。

灵儿,这是最两全其美的办法,你觉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