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211章 大舅母不甘

第二一一章 大舅母不甘

叶老太太的话合情合理、面面俱到,几乎都是为灵儿母女考虑,唯有一点,她没考虑到灵儿本人以及灵儿养父母的感受。

灵儿从小被杨氏夫妻养大,又一直多病,还痴痴傻傻了六年,原本六岁那年已经淹死了的,好巧不巧被个现世来的叶灵灵占了身体活了过来。

这十年灵儿一直跟在杨家老两口身边,感情自然深厚,如今生母家人找来了,认了亲也就罢了,可突然要她丢了养育她十几年的老父老母,怎么都觉得有点儿……

灵儿当然想让可怜的生母回归族谱,在古人眼中孤魂野鬼是多么凄惨的下场,身为女儿不论什么条件都不该有半点儿犹豫,可杨家老父母那边怎么办?

灵儿一直不答话让老太太脸色有些难看,她皱起眉头,连声音都有些僵硬了:“怎么了?灵儿,难道你……你还念着骗你娘那畜生?”

灵儿愣了一下,赶紧摇头:“不不不,姥姥不要误会,我是觉得此事来得突然,我一点儿准备都没有;再说我杨家爹娘那边,您知道他们都年过六十了,又一直膝下无子,他们从小把我养大,我不能……那个……”

老太太看灵儿为难的表情,恍然大悟:“哦,对了,你看我,就急着办你娘的事儿,却忘了你养父母那边,这个你放心,我立刻派人去把他们接来,我亲自跟他们说,相信他们都是明理之人,定会明白你的苦衷。吴妈妈,派人去把大少爷叫来。”

吴妈妈应了声就出去了,灵儿连制止都来不及。老太太拍着灵儿的手道:“傻孩子,放心吧,我让你认祖归宗并不是要你跟你养父母断了来往,毕竟十几年的养育之恩不是金银这种俗物可以了结的,以后你们该怎么走动还怎么走动,我不会干涉,你觉得如何?”

灵儿大喜:“真的吗?那……姥姥。我还可以回王家村去住吗?”

“这个…偶尔回去倒还可以。但不能逗留太久,你就忍心把我个老婆子丢在这里?”

这样的话也可以接受,只要让回去。回去多久不是我自个儿说了算?或者在省城置办个宅子,把老爹老娘接来住也不错。

老爹老娘不是一直想回老家吗?省城也好打听消息些,要是老家那边战乱停了,就亲自带老爹老娘回去。顺便游山玩水,说不定……还可以去京城一趟。

灵儿心里算盘打得啪啪直响。对这个结果也相当满意。

此事说定了,老太太就当着灵儿的面把大舅舅和大舅母叫来,把她的想法说了,大舅舅自然没意见。还笑呵呵道:“我白捡一个聪明伶俐的女儿,高兴还来不及了,哪有什么意见?娘。您挑个好日子把这事儿办了就是。”

大舅母却一直没说话,看她脸色时阴时晴。几次欲言又止的样子,也不知老太太有没有看见,老太太也不问她意见,直接道:

“大媳妇,以后灵儿就是你的嫡出女儿了,你不能有丝毫怠慢,芝兰有的灵儿一份儿不能少,这不仅是我的意思,也是当年你们爹留下的遗训,你可听清楚了?”

大舅母顿了顿,诧异的望向大舅舅,大舅舅道:“确实如此,你好生善待灵儿。”

大舅母脸色更加难看,却一句反驳的话也说不出来,是不能说,她只得低头应了。

打发走大舅舅和大舅母,老太太轻哼一声:“这大媳妇越来越像话了,连我老婆子的话都不听了!”

吴妈妈宽慰道:“哪里啊,老祖宗您多心了,大夫人不是应了吗?”

“哼,她那也叫应,那叫不得不应。我看要不是老大在这里,她多半又要开始哭穷了,唉,这大媳妇……”

老太太对大舅母颇有微词,嘀嘀咕咕念叨几句,灵儿却不能说什么,她只是在一旁默默的听着。老太太想起灵儿,回头道:“灵儿,你瞧,你大舅舅和大舅母都应了,以后啊,你大舅母要是敢缺你少你什么或者暗地给你下绊子,你来告诉我,我给你撑腰。”

灵儿心下好笑,心想自己跟大舅母又没什么利益冲突,碍于面子她不至于做得太过分吧?不过想起三姨娘和芝欢母女,灵儿又觉得还是应该提防着点儿。

大舅母跟大舅舅一起从老太太院子出来,大舅母一直亦步亦趋的跟在大舅舅身后,直到前后院见的隔门,大舅舅毫无停留之意,大舅母赶紧叫住他:“老爷!”

大舅舅回身:“怎么了?”

大舅母微微低头,脸色有些发红:“老爷,您已经好久没来陪芝兰吃饭了!”

大舅舅想也不想道:“最近衙门里事多,去年秋闱中举的学子已陆陆续续到了省城,衙门得好生安排,这批学子以后可能就是我等同僚,成为我等顶头上司也不一定。”

大舅母眼前一亮:“是吗?那……老爷可否留意一二,咱们芝兰已经及笄了。”

大舅舅笑道:“那是自然,我已经留意了两三个家世背景文采人品都不错的,二弟家的芝玉也及笄了,如今灵儿也回来了,看来我还得多留意留意,好了,就这样,我走了!”

“老爷!老爷,晚上回来吃饭啊!”

大舅舅没有回答,只是背对大舅母摆摆手,大舅母在隔门前站了好一阵,才怅然的回身,一步三回头的往自己院子去。

芝兰见她母亲回来,高兴的跑过去,“母亲,您看,这串宝石链子好看吗?昨日奶奶才给我的,您看您看!”

提起老太太,大舅母突然想起灵儿一事,她立刻就没了心情,板着脸道:“人家都欺上门儿来了,你还有心思在这儿看什么破宝石链子?”

芝兰愣了一下,赶紧追着她母亲进到客厅:“娘,你说谁啊?谁敢欺上门来?看我不好好教训她。”

大舅母望着自己女儿娇艳的脸,再想起灵儿那张小巧灵秀的脸,相比之下,我的女儿要出色多了,一个没人要的野孩子,怕她作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