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212章 逛街去

第二一二章 逛街去

芝兰见她母亲脸色时阴时晴,狐疑的想了半天,惊呼道:“娘,莫非是三姨娘那边又在闹腾了?”

大舅母瞪她一眼,挥退左右,把芝兰招到身边:“那个狐狸精被我压了十几年,她能翻出什么大浪来?”

“那娘为何那么生气,您到底在说谁啊?”

“还能是谁?不就是你奶奶那个宝贝疙瘩,刚刚从乡下来的野丫头。”

“啊?你说杨灵儿?她……她敢欺负母亲您?”

“哼,就凭她!不过……她有老太太撑腰,老太太今天竟然说要把那野丫头记在我名下,以后就跟你一样,是咱们叶府嫡出的女儿。”

“什么!”芝兰跳了起来:“凭什么?她又不姓叶,就算她真是从三姑姑肚子里爬出来的,那也不能算咱们叶家人啊,奶奶怎能这么偏心?不行,我找奶奶理论去。”

大舅母赶紧拉住她:“傻丫头,你娘我都说不上半句话,你这样跑去不是生生让你奶奶厌了你吗?”

芝兰翘起小嘴:“厌就厌呗,反正她就是喜欢那野丫头不喜欢我。”

“傻孩子,胡说什么?你奶奶不心疼你,你身上这些珍贵物件儿哪儿来的?”

“可是……”

“可是什么?芝兰,你记好了,你奶奶永远是你奶奶,你只能顺她不能逆她,可恶的是那野丫头,你别记恨错了人,否则以后没人能帮你。”

芝兰想了想,点头道:“我记住了,母亲,可是那野丫头怎么办?我以后真要叫她妹妹吗?”

大舅母沉默半晌:“这事儿你爹也同意。老太太还拿老太爷来压我,一时半会儿也没什么办法,走着看吧,毕竟事情还没成,咱们总有机会给她搅黄啰!……

即便真让她得逞,也不过是记挂在我名下,跟你自然是不同的。到时候我还能用母亲的身份压着她。”

芝兰眼睛一转:“就像芝欢臭丫头那样?”

大舅母笑着捏捏芝兰脸蛋儿:“孺子可教。不愧是我的女儿!”芝兰撒娇的钻进大舅母怀里。

对于大舅母母女的想法灵儿全然不知,她觉得不过是挂个名而已,没什么大不了吧?既然老太太差人去把老爹老娘接来了。我不如也回去准备准备,去省城里好生逛逛,顺便看看能不能找到个合适的宅子,等老爹老娘来了也不用寄人篱下啊!

于是。灵儿当即就求了老太太恩准,想去省城里逛逛。老太太本不同意,灵儿却说她从小就在集市上叫卖东西,什么人都见过,出不了大事。

老太太闻言又是一阵心酸。拉起灵儿的手眼泪汪汪道:“苦了你了,孩子!”然后又特地给灵儿封了二百两银子,让她喜欢什么尽管买。银子不够了就记账,到时候让二舅舅去还就是。

灵儿真心觉得这外祖母对自个儿不是一般的好。可能她把对生母的想念愧疚之情全都放在了自己身上,关爱浓得灵儿都不好意思了。

这些日子,灵儿怕三妹惹事,十妹又太小,就一直把她们关在院子里,出门都只带春俏。今儿个三妹和十妹听说要出去逛街,立刻兴奋得跳起来,看那二人一高一矮一壮一瘦手拉着手在院子里转圈圈的样子着实好笑。

这次出门,灵儿把春俏也带上了,坐上叶府的马车从侧门出去,由春俏引路,他们到城中心繁荣地段后便下马车步行。

街上卖糖葫芦的、卖糕饼的、卖小吃的、杂耍的、卖艺的、说书的,这儿一堆人那儿一堆人好不热闹。

三妹见之立刻就闲不住了,嘻嘻哈哈的这堆人瞧瞧那堆人看看,反正她个头大身体强壮,有嘻嘻哈哈像个傻大姐儿,不管在哪儿都特别显眼,也不怕她跑丢了,不见的话随便找个人一问就知道她去了何处。

灵儿则牵着十妹和春俏一起慢慢逛,手上拿着小吃也边走边吃,有好吃的让春俏记着,待会儿回来买一堆回去孝敬孝敬外祖母。如此一逛不知不觉就到了中午,回头看一条街都没走完,要是沧平县,怕整个县城都逛完了吧?不愧是省城了。

几人打算找个地方歇歇脚,顺便吃饭,春俏便推荐了附近的第一楼。据说这第一楼里的厨子多半曾是宫廷大厨,那菜色不仅精致美味还特别讲究,尤其是京城那家老店,几乎可以做好皇帝头天吃什么,你第二天就能吃到什么,当然价钱也是出奇的贵。

灵儿原本有些舍不得银子,春俏却道:“小姐不用担心,我们二老爷是这里的常客,吃饭都是签单月结的,小姐直接把账记在二老爷头上就是。”

灵儿感觉这样不太好,毕竟那位二舅舅至今还没见过面了,不过又抵不住第一楼的名气,想去看看热闹,犹豫再三还是带着几人往第一楼去了。

第一楼的生意果然好,因为是饭点儿,大堂里坐满了人,连包间都满了,掌柜的让灵儿几人稍等一会儿。

灵儿百无聊赖东张西望,见这大堂里吃饭的多是男人,她们四个女子突然出现又特征鲜明,自然惹眼,时不时有男人往这边看,然后回头去叽叽咕咕评判一般。

如此被人评头论足感觉实在不好,灵儿打算放弃,转身走向门口,因为走得急,迎面撞上一人,灵儿哎呦一声退后一步,对方扶住她:“小姐,你没事吧?”

灵儿摇头:“没事没事!”顺便瞥了一眼,发现那人眼熟,仔细看,这不是文轩身边那个男侍卫吗?灵儿立刻高兴了:“怎么是你?文轩哥哥也在这里吗?”

对方愣了一下,打量灵儿一番有些犹豫,灵儿拉住他的袖子:“他不在吗?”

男人有些尴尬,点头道:“在楼上,小姐请跟我来吧!”

春俏看灵儿光天化日之下拉着男人的袖子有些着急,三妹却在一旁吃吃的小,春俏低声道:“三妹,这是谁啊?”

三妹嘿嘿道:“你待会儿就知道了,太好了,咱们又能白吃一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