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225章 要债(一)

第二二五章 要债(一)

灵儿又在**躺了整整半个月才完全好利索,这些日子他们身无分文,幸好还认识丁家酒楼的丁福,便从他那里借了二十两银子,又托丁福给老家那边带了消息。

三日后,齐六和宁书风尘仆仆的赶来,见他们几人落魄成那个样子都吓了一跳,他们迫不及待的询问情况,灵儿却没跟他们细说,这是她与叶家的恩怨,叶家再不济也是生母的娘家,即便要报仇也要自己亲手来,没必要再牵连外人。

宁书带来五百两银子,正好解了他们的燃眉之急,灵儿留二人在省城住了几天,便托他们二人把老爹老娘和十妹一起带回去,自个儿和三妹留在省城。

老娘不愿,要她一起走,灵儿却摇头:“娘,女儿不孝,现在我已入了叶家族谱,官府名册上也只有叶芝灵没有杨灵儿,我马上就满十五了,如果我跟您走了,叶家那边随便给我安排个下三滥的人家,我后半辈子就完了。

娘,您也不想看我后半辈子躲躲藏藏抬不起头来吧?”

老娘擦擦眼角:“可叶家家大势大,你一个人如何斗得过他们啊?”

“不是还有三妹嘛!娘,你就放心吧,叶家就大舅母最讨厌我,姥姥和两位舅舅还是不错的,我好好求求他们,就算看在我生母的份儿上,他们至少能在亲事上放我一马吧!或者直接把我从族谱上踢出来最好,以后我就只当您的女儿了,您说好不好?”

老娘抹着眼泪怎么也笑不出来,拉着灵儿的手道:“我其他不求,只求你好好的,只要你好,要了我这条老命我也不在乎。”

老娘这么说,灵儿眼睛一酸又差点儿掉出泪来,她匆匆说几句便催促齐六和宁书赶紧走,看着他们的马车渐行渐远。灵儿的眼泪再也忍不住扑簌簌掉下来。

三妹望着马车也有些惆怅:“唉,咱们出来的时候多风光啊,现在这样子感觉好丢人哦!”

灵儿瞪她一眼,“要嫌我丢人你就赶紧跟她们走。现在追上去来得及。”

灵儿气得转身就走,三妹愣了一下赶紧追上去:“哎呀,别生气嘛?小姐,小文,我不是说你丢人啦。我说我们……哦,不对,是我自己,我说我自己丢人好了吧?”

二人进城后并没赶着回家,而是在城门附近找了个普通的茶馆,里面看起来很热闹,二人也不挑地方,随便在窗口找个位置坐下,要了壶茶慢慢喝。

隔壁几桌全是男人,见灵儿和三妹两个年轻女子进来有些意外。好奇的观望了一会儿,见她们只是坐着不说话,便继续聊先前的话题。

隔壁那桌四五个壮年男人,看相貌动作衣着应该是哪个府上的家丁。其中一精瘦男人道:“唉,猴三儿,你说的那个是叶家三小姐吧?”

“去去去,什么叶家三小姐啊?叶家一共就三位小姐,大房两位,一个嫡出一个庶出,二房就一位。大房庶出那个才十三不到,又上不得台面,根本没去。”

“那那女子到底是谁啊?”

“嘿,这个我知道。听说是叶家老太太一门远方亲戚家的女儿,从小养在乡下跟群小子厮混,后来不知为何她家人陆陆续续都没了,叶老太太怜她就把她收进叶府,寄养在叶大夫人名下,可才没收进来几天就出了这种事。叶家人怕是肠子都悔青了!”

“嘿,我就说真格儿的大家小姐哪会如此荒唐?就算要荒唐那也要在没人的时候不是?”接话那人一脸**笑,对其他同伴直眨眼。

几个男人哄堂大笑,还有人小声道:“这位小姐如此豪放,一两个人怕是满足不理她,唉,可惜可惜,为何我不在叶府当差了!”

男人们又是一阵哄笑,三妹诧异的望着那群人,半晌才反应过来,回头小声道:“小姐,他们说的会不会是……”

灵儿桌底下狠狠踩了她一脚,三妹一声痛呼,周围男人看过来。三妹抱着脚咝咝抽几口气,抬头见男人们看她,一拍桌子站起来:“看什么看?想跟老娘打仗不成?”

三妹这么一立,比周围许多男人都要高要壮,再加她那气势,男人们都讪讪的偏开头去,有人小声嘀咕:“这都什么世道,怎的这些女人一个一个都比男人还厉害?”

“可不是,要不为何人家闺阁小姐都要急不可耐扒男人衣服?”

灵儿淡定的坐着,听着耳边的污言秽语也毫无反应,好像他们谈论之人与自己毫不相干一般。直到城门口有叶府的马车出现,灵儿呼啦一下站起来,快步出去拦在马车前。

车夫险险停下马车,冲着灵儿大骂,三妹上前拉着车夫一扯,把他掀到地上摔个狗啃屎。三妹一脚踏在车夫身上双手环胸瞪着他:“再敢胡说,老娘要你的命。”

车帘掀开,一个衣着华贵的中年男人探出身子:“何人闹事?”

待他看清灵儿样貌,脸刷一下就变了:“你……你怎么在这儿?”

“二舅舅觉得我应该在哪儿?”

“这个……”叶成德眼角一扫,见周围所有人都在看这边,想起近日城里那些疯言疯语,要让人知道面前这小女娃就是传言主角,我叶家面子往哪儿搁?

他想了想,跳下马车,走过去低声道:“灵儿,咱们找个地方说话可好?”

叶成德走向前面的两层茶楼,走几步回头看灵儿一眼,灵儿抬步跟上去,叶成德进门就跟掌柜包了二楼整层,然后径直上去,灵儿也跟着上去。

周围总算清净了,叶成德轻轻松口气。他回头打量灵儿一番,见她清瘦了许多,不过脸色还好,只是眼里那浓浓的恨意让他有些不敢直视。

“灵儿,你……不是回乡下去了吗?”

“二舅舅,当初是你们非要把我接进叶家,我怎能说走就走了?”灵儿慢悠悠的走到桌边坐下。

叶成德尴尬的笑笑,当初他们一心只想找回三妹的女儿,谁知好不容易找回来让她入了族谱,她又惹下这么大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