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226章 要债(二)

第二二六章 要债(二)

当初自家三妹那出丑事只在府里发生,叶家一直控制得很好,没让半点儿流言传出;可三妹这女儿更加大胆,直接在知府府邸众目睽睽之下就做了,这真是……真是……

想起此事可能给叶家带来的后果,想起自己儿女亲事可能因此受到的影响,叶成德咬咬牙:“灵儿,你别误会,我们没其他意思,只是觉得……最近风声太紧,你回乡下躲躲也好,只要风声一过,我们立刻接你回来,你照样还是我们叶府嫡小姐。”

“是吗?我可记不得叶府有半点儿送的意思,我的衣服首饰银票行礼一样没拿,却被叶大夫人如扔破布一样扔出门来,我的丫鬟被她打得屁股开花丢到大街上,这就是你们叶家的送法儿?”

听灵儿那阴阳怪气的调调,叶成德有些生气,“灵儿,你怎能这样跟我说话?我好歹是你长辈,你自个儿也是叶家人,你怎么……”

“多谢了,我姓不起你们家那个叶。”灵儿吐口气,闭眼片刻放柔语气:

“二舅舅,如果您还念在我是您亲妹妹女儿的份上,就请给个痛快,把我从叶家除名,归我回原籍吧,你们叶家也乐得轻松不是?

对了,还请顺便把我当初从乡下带来的几套破烂衣服,五百两银票,二十五两三钱的散碎银子,还有一辆马车一辆驴车一并归还给我吧,相信叶府家大业大,不会强占我们小门小户这点儿东西,是吧,二~舅~舅!”

叶成德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嘴唇颤抖着竟然一时说不出话来,灵儿将一张事先准备好的纸条放在桌上,“这是地址,还请二舅舅三日之内务必办妥,否则就别怪我上府衙敲鼓鸣冤了!”

灵儿撂下话再不停留转身就快步往楼下走去,三妹看她出来。高兴的一把挽起她的手:“怎样?小文,出气了吧?”

灵儿扯扯嘴角苦笑一声,跟曾经的亲人闹到如此地步并非她所愿,但他们做得如此绝情。自个儿也不能示弱半分,敌不犯我我不犯人,敌若犯我我定成倍奉还。

叶成德怔愣半晌,伸手拿起那张纸条看看,他用力一捏将纸条揉成团儿:“没想到这丫头如此任性!那大嫂也是。几十年下来,还是如此上不得台面,哼!”

叶成德从茶楼出来,立刻上了马车匆匆往府衙去寻他大哥叶成仁。正在办公的叶成仁听弟弟那么一说,他啪一声折断毛笔:“此话当真?”

“当然,方才灵儿专门等在城门口拦了我马车,我是听她亲口说的。”

叶成仁站起来背着手在房里走来走去:“这个贱人,贱人!她口口声声说亲自派人把灵儿一家送回乡下,竟然背着我干这等事情,贱人。我这就回去休了她去!”

“大哥!大哥别冲动,咱们叶家现在正在风口浪尖儿上,您要再闹这么一出,咱们叶府当真要成为天下人的笑柄了!”

“那又如何?难道还要留那贱人在府里作威作福?二姨娘的事情就罢了,芝欢好歹也是我亲生女儿,她把那孩子刻薄成那样,我不说不代表我不知道,如今她是越来越胆大了,竟敢在我们眼皮子底下对灵儿下手,这还了得!真是……真是家门不幸!”

“大哥别着急。当务之急,咱们还是得先稳住灵儿,要不……我先回府,让大嫂把克扣灵儿的东西全都给她送过去?”

“不只要把东西送回去。另外再贴两千两银子,若灵儿愿意,最好能把她接回府来。”

“啊?这……会不会不太妥当,我看现在的灵儿怕是恨上咱们了,她还主动提出要从叶家族谱除名,归回原籍。”

“不行。其他条件都可以应,唯独这点儿不行。”

“啊?为什么?当初大哥不是也曾有此提议吗?”

叶成仁目光闪了闪,他看看门外,招呼弟弟近点儿说话:“不瞒二弟,你来之前,知府大人找我说话,听他意思贾家有意与我叶家结亲。”

“什么?大哥意思说……贾公子愿意迎娶灵儿?”

叶成仁微微点头:“有那个意思,不过贾家没有正式提亲之前此事还做不得准儿。”

叶成德想了想,拍手叫绝:“如此最好不过,不但能保全我们叶家颜面,贾老爷子伺候过两代先皇,刚过五十就急流勇退。

即便他们偏居小城,在朝中却是根深蒂固,如今的六部尚书大半都是他老人家的门生,而那贾公子也是文武全才又相貌堂堂,这……这真是门极好的亲事啊!”

叶成仁却并没那么高兴,只是点头笑笑:“好是好,只是……唉,我早就看好他,本打算找个机会把芝兰介绍给他,如今……唉!”

看叶成仁一脸遗憾的样子,叶成德却不以为然,反正对他来说只要能跟贾家结亲,不管是灵儿还是芝兰都没什么区别,都是自个儿的侄女,可惜自家女儿芝玉相貌文采都不够出众,要不……他还是有点儿想法的。

“大哥,世间才俊众多,不只贾公子一人,咱们再寻其他的便是。哎,对了,听说那次游园会上还有一个才貌出众的京城来的公子,大哥为何不在他身上下点儿功夫?”

“他……不行!”叶成仁摇头,叶成德再问,他就岔开话题。

二人商讨一番,让叶成德先回府跟老太太商量商量,然后把灵儿要的东西都送回去,等过几天贾家正式提亲后,就由叶老太太亲自出面去把灵儿接回来。

灵儿和三妹从茶楼回到小院儿,关门睡个午觉,醒来没一会儿便闻有敲门声。灵儿开门,芝玉一下子蹦进来拉着灵儿的手直摇晃:“灵儿,你总算好了!太好了!”

灵儿不着痕迹的抽回手,淡淡的微笑:“芝玉姐姐有事吗?”

灵儿的冷淡让芝玉有些尴尬,二舅母笑眯眯的走进来,“灵儿,你看我们给你带什么来了?”

二舅母挥挥手,家丁抬了几个箱子进来,同来的还有春俏和秋蝉秋鸣,几人一见灵儿立马上前跪下,眼含热泪:“小姐,我们总算见着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