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227章 忠心与否

第二二七章 忠心与否

灵儿本能的退开一步,不想让她们碰到自己,现在她很想跟叶家断得干干净净,不欠她们一分一毫。春俏几人一眼就看出她的疏远,几人低下头,却依然跪着不起来。

灵儿偏开头不看她们:“二舅母,您这是什么意思?”

二舅母看灵儿脸色不善,也有些尴尬:“灵儿,他们本就是你的人,我只是给你带来而已,哦,还有这些。

这箱是你进府时带来的东西,你点点看,有没有差什么?这箱是之前大家送你的东西,还有这箱是府里新进的布料,还有你二舅舅带回来的一些稀奇玩意儿,希望你喜欢。”

灵儿走到箱子边上看了一眼,对三妹道:“把我们的东西搬进屋!”

“二舅母,我只要我自己的东西,不是我的我不会要,劳烦您带走吧!”

芝玉有些难过:“灵儿妹妹,你是不是气我们没来看你?我们也没办法,大伯母偷偷把你送走,却跟我们说把你送回乡下老家了,要不是那次我的丫头春玲偶然在大街上看见十妹,还不知道你在这儿了!”

二舅母点头道:“是啊,灵儿,一切都是误会,都是大嫂她自主主张弄出来的事儿,要早知道你在这儿,我肯定一早就来接你回去了。”

灵儿冷笑道:“接我回去?接我回去吃她们的下脚料吧?我杨灵儿有手有脚,养得活自个儿,就不需要叶家施舍那一文半毛了!”

二舅母和芝玉都被她噎得说不出话来,二人站了会儿,芝玉一跺脚转身跑了出去,二舅母紧张芝玉。匆匆道:

“灵儿,东西我给你留下了,反正是你的东西,你扔了散了都行,只要你喜欢,我先走了啊!”

二舅母一行匆匆离开,春俏几人还跪在地上。灵儿背对她们:“你们也走吧!”

春俏磕个头:“小姐。奴婢只要跟了您就是您的人,一直都是,请小姐不要赶奴婢走。”

秋蝉和秋鸣也磕头附和:“请小姐不要赶奴婢走。”

三妹搬完箱子出来。有些生气道:“你们还好意思回来,小姐病得要死不活的时候你们在哪儿?小姐被羞辱的时候你们在哪儿?还好意思赖在这里,我要是你干脆一头撞死得了!”

春俏几人涨红了脸,三妹轻哼一声。挽起灵儿的手:“走,小姐。咱们进屋去!”

二人才走两步,听背后嘭一声响,回头见春俏躺在石桌边,额头上汩汩流血。秋蝉秋鸣两个丫头吓得大叫,跪着扑上去抱住春俏:“春俏姐,你不能死啊!春俏姐!”

灵儿赶紧掏出手帕。几步上去按住春俏额头上的伤口,回头对三妹大喊:“快去拿止血药来。快去!”

三妹赶紧跑进屋去,春俏拉着灵儿的手:“小姐,奴婢……奴婢不能照顾好您,您就让奴婢死了吧!”

看她脸色苍白的样子,灵儿忍不住心软:“别说话,你死了我立刻把你们送回叶府去。”

春俏脸上有了喜意:“小姐愿意留下我们了?”

灵儿不说话,接过止血药快速撒在伤口上,又指使三妹去请大夫。如此折腾了半天,春俏脑袋包成粽子躺在**,因失血过多脸色苍白,幸好并无性命危险。

灵儿从春俏房里出来,见秋蝉和秋鸣正在打扫院中的血迹,二人见到灵儿赶紧放下东西福身行礼,怯怯的叫了声小姐,灵儿走到石桌边坐下,二人垂首低头站得规规矩矩。

灵儿目光在她们身上扫来扫去,沉默半晌后问:“你们是被谁叫走的?这些天都在何处?”

秋鸣道:“回小姐,小姐生病那天,春俏姐打发奴婢去取药,却被大夫人房里的两个婆子抓了关进柴房,没过多久,春俏姐和秋蝉也被抓了进来。

我们被关了整整五天,后来还是大夫人亲自来放的我们,她说您已经跟着杨家老爷老太太回乡下去了,以后再不会回来了,让我们以后都跟在芝兰小姐身边伺候。”

“你们这些天一直在芝兰身边?”

“是的,小姐。”

灵儿站起来在院中踱着步子走来走去,她停步抬头:“那为何二舅母今天又把你们带到这儿来?你们……可是受了大夫人指派?”

二人赶紧跪下磕头:“奴婢不敢,奴婢不敢,小姐,奴婢在芝兰小姐房里时常挨打挨骂,奴婢心心念念想回到小姐身边,哪敢有半分异心。”

灵儿想了想,复又坐下,“好,我暂且相信你们,不过日后若让我发现你们有半点儿鬼心思,到时候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奴婢不敢!”

“好了,你们起来吧!”

待二人站起,灵儿问秋鸣:“我离开叶府这段时间,府里可有什么事情?”

秋蝉和秋鸣对望一眼,秋鸣道:“回小姐,好像有挺多事,又好像没什么事,不知小姐想听哪些?”

“就说说你那‘好像有挺多事’吧!”

“是,小姐,您走后老祖宗就病了,一直卧病在床,到今日也不见好。”

“哦?是吗?”灵儿不置可否,谁知道她老人家是真病还是故意装病,好躲着自己这个所谓的掌上明珠了?

秋鸣见灵儿对此不感兴趣便换了一个:“小姐,奴婢在芝兰小姐院里伺候,天天看芝兰小姐砸东西骂人,有时还打丫鬟了!”

“天天?”

“是,奴婢和秋鸣刚去的时候经常挨打,芝兰小姐一见我们就找借口打我们罚我们,后来我们学乖了,一见她回来就赶紧躲起来,可惜春俏姐姐却要天天在她身边伺候,虽然碍着老祖宗的面子被打得少,可她的日子肯定也不好过。”

想来知道芝兰那丫头脾气不好,没想到坏到这个地步,“那你们可知原因?”

“这个……”秋鸣有些犹豫,她偷看灵儿一眼:“听说……听说上次游园会后各家小姐凡适婚年龄的都陆陆续续收到上门提亲的帖子,可……”

灵儿顿时明白了,原来自个儿影响了她的亲事,难怪她那么大火气,还动不动拿曾经服侍过自己的春俏秋蝉秋鸣出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