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228章 老祖宗亲迎

第二二八章 老祖宗亲迎

想起大夫人对自己做的那些事,灵儿又是一阵畅快,被影响了更好,要不我的罪不就白受了?

秋鸣见灵儿高兴,心里也稍稍放松,她继续道:“其实到咱们府里提亲的人也不少,不过要么是门第太低大夫人瞧不上,要不就是来给小姐您提亲的,可能芝兰小姐觉得您压了她的风头,所以特别生气吧?”

还有找我提亲的?灵儿倒有些意外,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万一叶大夫人想起来了,随便找个不三不四的人家给自己定了,以后要退怕是不容易。

想到这儿灵儿心里更加惴惴,对了,方才二舅母来怎么忘了问她返回原籍之事?这样下去很危险啊,得赶紧把这事儿办了。

“小姐,还有一事,方才来的路上奴婢听春俏姐说,叶府很快就会接小姐回府去了。”

“什么?”

“春俏姐说的,她听二老爷亲口跟大夫人说的,还说这是老祖宗和大老爷的意思。”

灵儿甚为奇怪,当初撵出来时毫不留情,为何突然要接回去?莫非是他们良心发现了?不可能,他们若真有良心,当初被赶出来时他们就不会躲的躲藏的藏,要么就睁只眼闭着眼当没看见,难道自己对他们还有利用价值?

灵儿想来想去,唯一能想到自己还有点儿价值的就是联姻这一条,可待在这小院儿里什么消息都打听不到,也不知叶家人是不是已经把自己给卖了?

不行,不能坐以待毙,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如果他们坚持不同意让自己返回原籍的话,那就干脆再进叶府,这次我可不是那软柿子。

果然,第五天,小院儿门口来了辆大马车,吴妈妈亲自来敲的门。秋蝉赶紧进来通报了,意思是让灵儿快点儿出去迎接,灵儿却坐着不动,淡淡道:“你出去说。我身子不爽利,不方便出门迎接。”

秋蝉一脸诧异的望着灵儿,灵儿皱眉瞪她一眼,她立刻福福身退出去。片刻后,吴妈妈的怒骂声响起:“你个没长眼的死丫头。难道还要我们老祖宗亲自去迎她吗?”

灵儿起身慢悠悠走出去:“哟,我说谁在我院门口大吼大叫的了?原来是吴妈妈,吴妈妈,数日不见,您身子越来越好了啊!”

吴妈妈脸色不太好看,还是对灵儿福福身:“灵儿小姐,老祖宗亲自来接您回府了!”

灵儿呵呵一笑:“是吗?真是难为老祖宗了啊,哎呀,我怎么忘了老祖宗还在病中?瞧我这记性,真是有失待客之礼。”

吴妈妈黑了脸:“你也知道老祖宗还在病中?亏老祖宗当初那么疼你护你。你就是这么报答她老人家的?”

灵儿拉下脸来:“我一个多月前病得要死不活,可是生生被叶家人弃在后厨门口的,大夫人不是说我恬不知耻,巴巴贴着你们叶家骗吃骗喝吗?喏,这些都是你们自个儿送过来,我一分没动,拿回去吧,我不稀罕!”

吴妈妈脸色更加难看,僵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吴妈妈,你回来!”吴妈妈回头。见叶老太太已经扶着丫鬟的手颤巍巍的下了马车,她赶紧过去扶住叶老太太。

灵儿看着叶老太太一步一步走进门来,这老太太看起来是比以前虚些,脸色苍白些。但还不至于病得几个月见不得人,这不就来见我了吗?

叶老太太走到灵儿面前,看着灵儿的脸叹口气道:“灵儿丫头,姥姥知道你受了委屈,你拿姥姥撒气姥姥不怪你,不过咱们毕竟是一家人不是?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你跟姥姥回去可好?”

灵儿望着老太太半晌没说话,她想从她脸上看看她到底有几分真心?可惜这老太太永远挂着这么一张好像慈祥的脸,其实你根本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什么?

灵儿退后一步跪到地上,认认真真的给叶老太太磕个头,然后仰头望着她:“姥姥,我本不是叶姓家人,您找我回来,无非是想让生母重回家族,如今您希望的事情已经办到了,就请放我回乡下去吧!”

老太太微微皱眉,摇头道:“不行!”

“为什么?”

“因为……”老太太目光微闪:“因为贾家昨日来提亲,我们已经应下了!”

贾家!灵儿顿觉脑袋嗡嗡作响,小魔王!又是那个小魔王!我不惜忍受冰冷刺骨的湖水跳进去就是想跟他断得干干净净,可后来一时心软又把自己置于身败名裂之地,我都这样了他还不死心,真是……真是……

灵儿气得咬牙切齿,她呼啦一下站起来:“我不嫁!”

老太太板起脸来:“婚姻大事岂能儿戏?我们两家已经换过庚帖,此事板上钉钉,没有改变余地。”

“家里不是还有芝兰和芝欢,随便她们哪个都可以,为什么非得是我?”

“你以为他们不想,可贾家指名点姓要的是你!”叶老太太放软语气:“灵儿啊,姥姥绝不是害你,贾家上门提亲时,你大舅母找我说过几次想让芝兰嫁过去,我都没答应。

你可知道那贾家从圣祖皇帝开国时起就一直是我朝名门望族,贾家当家祖母多半来自皇族,只是十多年前,皇权争斗凶残,贾老太爷未避此祸带领家族四品以上官员全部辞官归隐。

即便如此,贾家家世财富权力在我朝仍然首屈一指,全国各地多少名门望族的大家闺秀们巴着往上贴还贴不上,你怎可放弃如此好的机会?”

灵儿沉默良久,“我是非嫁不可吗?”

叶老太太点头,灵儿一咬牙:“好,不过我要十万两银子的嫁妆。”

叶老太太惊得身子晃了晃,吴妈妈赶紧给她抚背顺气,半晌后叶老太太白着脸望着灵儿,灵儿偏开头去:“你答应我就立马跟你回去,否则我绝不答应。”

叶老太太深吸一口气:“好,就算赔上我这条老命来平你这股子怨气,我给你十万两银子。来人,收拾东西,接小姐回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