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229章 再进叶府

第二二九章 再进叶府

灵儿蜷坐在叶府的大马车上,脑袋搁在胳膊上,望着外面过往景致出神。三妹好奇的东张西望,这儿敲敲那儿看看,啧啧赞道:

“这马车真大啊!像个小房子一样,咦,这里还有点心!小姐,你要不要来一块?”

三妹包了一嘴的点心边吃边说,喷得到处都是点心渣子,春俏皱起眉头伸手挡住:“三妹,你不能老是这样子,以后小姐是要进贾府做当家主母的,你老这样会让我们小姐下不来台的。”

“啊?当家主母就不吃饭了?”

“不是,哎呀,你吃完了再说。”

不知不觉马车到了叶府门口,这次叶家大老爷二老爷、大夫人二夫人以及三位小姐、三位少爷全都来了,马车一停,叶家大老爷二老爷立刻迎到叶老太太马车前,小心翼翼的把老太太扶下去。

二夫人和芝玉芝欢则站到了灵儿马车前,这次灵儿依然没让人扶,就当着大家的面自个儿一下子从马车上跳了下去,然后拍拍衣裳,扯扯嘴意思一下就没了笑意。

芝玉巴巴的望着她:“灵儿,难道你还在生气吗?”

灵儿故作茫然:“生什么气啊?有十万两银子做嫁妆,我还有什么好生气的?”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齐刷刷看过来,大夫人和芝兰都铁青着脸瞥她一眼,芝兰冷哼一声:“十万两银子?想钱想疯了吧?”

叶成仁和叶成德面面相觑,老太太拍拍叶成仁的手:“唉,是我答应的。”

“什么?”所有人都惊呼出来,叶成仁眉头皱得能夹死蚊子:“老祖宗,这事儿怎能随便应下?如果灵儿陪嫁十万两银子,那芝兰和芝玉也不能低于这个数儿,咱们家……”

老太太轻叹一声摆摆手,扶着吴妈妈的手缓缓往里走,叶成仁和叶成德对望一眼,赶紧跟上去。大夫人和芝兰同时回头狠狠瞪灵儿一眼,一甩手帕快步追了上去。

二夫人看看那几个人,稍稍犹豫,回头笑得有些不自然:“灵儿。那……咱们进去吧!”

灵儿也不客气,跟着二夫人一起往里走,二夫人一直把灵儿送到妍芳院才匆匆告辞,看她去的方向应该也是老太太院子,想必现在那里热闹得很吧!

灵儿乐得自在。背着手在院子里走来走去,这院子表面看跟以前并无太大区别,但灵儿毕竟在这儿住了一个多月,哪里有变化她还是能一眼看出来,比如院子中的花盆就换过不少,屋里的摆件也换了不少,许多东西看起来挺新,但绝对没以前的值钱。

呵~~灵儿自觉好笑,大夫人真是迫不及待啊!兴许她早就打上这院子东西的主意了,只是老太太一直不让动。她才没机会下手。

上次好不容易抓着机会把自己撵出去,她就肆无忌惮开始换东西了,她倒是会算计,这东西是自个儿住进来之后才丢的,以后万一查起来,她大可全推到自己身上,说自己手脚不干净,顺走了那些东西之类。

灵儿摘下墙上一朵牵牛花闻着出神,脑子里却在飞快算计着。

老太太那十万两银子她并非真想要,只是想看看叶家人到底舍得花多大本钱去结贾家这们亲。老太太并未由于太久就答应了,看来贾家果然是个香饽饽吗?

哧~~香饽饽又怎样?我才不稀罕了,她突然想起一事,“秋鸣。你过来!”

正在打扫院子的秋鸣赶紧跑过来:“小姐,有何吩咐。”

灵儿招呼秋鸣近些说话:“你可知道芝兰和芝玉订亲了吗?”

秋鸣想了想:“有几个来提亲的,可大夫人二夫人都觉得不够好,一个都还没应。”

“他们可有中意的人选?”

“有啊!他们最中意的当然就是小姐您的未来夫婿贾公子啰!”秋鸣调皮的眨眨眼。

灵儿扯嘴笑笑:“是吗?那我就让他们再多一分念想。”

“啊?什么?”

“秋鸣,你附耳过来。”灵儿在秋鸣耳边嘀嘀咕咕一阵,秋鸣睁大了眼。待灵儿说完,她退开一步,怯生生的望着灵儿:“小姐,难道您……您真想那么做?”

“其他的你别管,你就这么放消息出去,记住,不能缝人就说,要装作一不小心漏出去的,还要保证让这话传到大夫人和芝兰耳里。”

秋鸣眼珠不安的四下转动,结结巴巴道:“小姐,您……您若真有此打算的话,请您一定要带上奴婢和秋蝉春俏姐姐。”

秋鸣突然跪到地上,灵儿一把把她拎起来:“你干什么?事情还没做就成这样,你若成不了事,我也留不得你。”

秋鸣吓了一跳,赶紧道:“小姐放心,小姐怎么说奴婢就怎么做,奴婢发誓,绝不告诉第二人。”

灵儿满意的点头:“不,就是要你告诉他们,去吧!”

秋鸣讪讪的走了,三妹凑过来:“小姐,你跟她说什么了?”

灵儿斜她一眼:“这段时间不许出院子,免得坏了我大事。”

“啊?!”三妹有些摸不着头脑。

叶家老太太院子那边就没这么安静了,客厅里叶家的主子都到齐了,大夫人声泪俱下:“老祖宗,我们芝兰可是您嫡亲的孙女啊,您怎么就那么偏心哪?你若偏在芝玉身上我还没得说,可那野丫头算什么?她根本不姓叶啊!”

芝兰也跟着嗡嗡的哭:“老祖宗就是偏心,贾家来求亲,明明说的是求娶叶家嫡女,我和芝玉都是嫡女,老祖宗,孙女才是您的嫡长女啊,您为何偏偏要应她?”

二夫人和芝玉脸色也很不好看,二夫人想说什么,几次话到嘴边还是噎了回去,大老爷猛地一拍桌子:“哭什么哭,我和老祖宗都还活着了!”

大夫人和芝兰顿时止了哭声,大老爷叶成仁长长吐口气,“老祖宗,贾家要求娶灵儿我没意见,可那十万两银子是不是稍欠妥当啊?”

二老爷叶成德道:“老祖宗,我们叶家才起来不过百余年,家底并不算厚,家里的铺子田产房产加起来一共也不过五六十万两,如果灵儿那边陪嫁十万两,那芝兰和芝玉也要陪嫁十万两,这差不多要把咱们家业掏出一半。

而家里只有士平成亲,士连和士升都尚未娶亲,到时候又需要一笔银子,何况近几年南北边境战事不断,生意本就不好做,我们家不少铺子还是亏着的;再者以后大哥要升迁肯定也需要一笔银子走动,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