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230章 放消息

第二三零章 放消息

老太太未说话,大夫人却有些诧异道:“我们家所有财产加一起才五六十万两?二弟,你是不是算错了?光咱们这祖宅和家里的金银玉器加起来至少也值十万两啊!”

叶成德斜她一眼:“大嫂以为有多少?”

大夫人这才发觉说错了话,讪讪的笑笑,嘴里的话却不是那么好听:“我以为也没用啊,二弟说是多少就是多少吧!”

叶成德眉心跳了跳,回头看大夫人,大夫人撇撇嘴也是一脸不高兴。

老太太把他们一人瞪一眼:“我就知道你们心疼银子,放心吧,公中的银子一文也不需动。我已经想好了,灵儿的陪嫁不要你们出一文钱,那十万两都从我陪嫁里面出。”

“啊!老祖宗!”众人齐声惊呼,各人的脸色皆惊意味却完全不同。大老爷道:“那怎么行,老祖宗,那是您的棺材本儿,要真出了这十万两,怕是剩不下什么了!”

大夫人闻言赶紧道:“老祖宗,芝兰才是您嫡亲的孙女啊!您……您怎能只顾外人不顾自个儿亲孙女了?”

老太太瞪大夫人一眼,淡淡道:“老大老二,你们当年成亲时我就从我陪嫁中给过你们一人五万两,剩下这十万两中一半是我的棺材本儿,一半本就是灵儿她娘的陪嫁,所以你们谁也别惦记了,这事儿就这么定了!”

“老祖宗!”众人还是不依不挠,老太太摇头叹道:

“唉,你们就知道心疼银子,也不想想那贾家是什么人家,灵儿毕竟是以咱们叶家嫡女的身份嫁过去,如果灵儿的陪嫁太寒碜,不仅她在贾家站不稳脚,那也是丢咱们林家的脸。

老大老二,你们都是识大体的,管好自个儿媳妇。别被那些蝇头小利蒙了心,我累了,大家都各自安了吧!”老太太借着吴妈妈的手站起来慢慢往后堂走去。

剩下几人沉默半晌,大老爷道:“娘的话也不无道理。大家都散了吧!”

二老爷点头,叫上自己那房的人先离开,大夫人言犹未尽:“老爷,咱们真的就这么看着那丫头把老祖宗的棺材本儿给掏光?”

大老爷瞪她一眼,语气严厉道:“此事就这么定了。家里的事情交给媳妇去打理,你管好芝兰的婚事即可。”

大老爷大步往外走,大夫人赶紧跟上去:“老爷,您今天不是休息吗?要不要去我那里坐坐?老爷!老爷!”

看着大老爷快步离开的身影,大夫人恨得牙痒痒,芝兰过来拉着她袖子直摇晃:“娘,怎么办啊?”

大夫人咬牙切齿道:“回屋再说。”

大夫人气冲冲的带着芝兰回到院子,刚刚坐下还没来得及喝口茶,一个婆子过来在她耳边嘀咕几句,大夫人挪开茶杯:“当真?”

“千真万确。这还是秋鸣那小丫头一不小心说漏嘴放出来的消息。”

大夫人嘭一声把茶杯放桌上,一下子站起来,有些激动的搓着手在屋里走来走去:“如此更好!如此更好啊!”

“娘,什么好不好的?”

大夫人回头看一眼芝兰,突然她两眼冒光,对了,反正她想跑,为何不这样做了?如此咱们芝兰不但能嫁入贾家,还能得了老祖宗那十万两银子……

畅快!真是畅快!大夫人乐得就差拍手大笑了,芝兰皱起眉头:“娘。都这时候了,你还笑得出来!”

大夫人笑眯眯的坐下,拉起芝兰的手:“兰儿,我的女儿。娘为你想了一计两全其美之策,包你嫁得如意郎君,你可满意?”

芝兰诧异的看着大夫人:“什么两全其美之策?”

“这个……暂时不告诉你。兰儿,你觉得靖安候家那三公子如何?”

“啊?三公子?娘,我没听错吧?”

“对,就是三公子。”

芝兰嫌弃的撇撇嘴:“要是二公子还勉强过得去;可那三公子。娘,你不会不知道那三公子是个瘫子吧?”

“我怎会不知,不过侯府毕竟是有爵位的,不用费力就能永保富贵,就算是庶出,配咱们这样的人家也不为过。”

“什么不为过啊,娘,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说,正好前几天收到侯府三公子提亲的帖子,我们何不顺水推舟就这么应了。”

芝兰一下子跳起来:“娘,你疯了吗?难道要我去嫁给那个瘫子?”

大夫人嗔她一眼:“没大没小的,怎么跟娘说话?娘从小到大何曾亏待过你,你就那么信不过娘?”

芝兰鼓着脸包子嘟囔:“不是你自己说要应那瘫子吗?我可不干,要干你自己去。”

“死丫头,说什么了?越来越不像话了!你附耳过来,我跟你说。”林大夫人嘀嘀咕咕在芝兰耳边说了一阵,芝兰先是惊讶,慢慢有了喜色,继而是大喜,她跳起来抱着大夫人一阵撒娇:“娘,兰儿就知道您最疼兰儿了!那……那你快去办吧!”

大夫人笑眯眯的戳她额头一下:“臭丫头,这事儿没成之前谁也不能说,否则就前功尽弃了,知道吗?”

“知道知道,放心吧,娘,您快去啊快去啊!”

隔天傍晚,正在院中品茶的灵儿见秋鸣急匆匆进来,她支走院中众人,将秋鸣招呼到身边,秋鸣低声道:“小姐,大夫人应了侯府三公子的亲事。”

“侯府三公子是何人?”

“他呀!平时倒很少听到他的消息,据说那位三公子相貌德行都还不错的,唯一遗憾的是那三公子是个瘫子,半身不遂,出行从来都只能坐轮椅。

小姐,那么多身体健全家世才貌都不错的公子大夫人不选,为何偏偏选这位侯府三公子了?”

灵儿笑得灿烂:“难道侯府三公子配不上咱们府里的小姐吗?”

“这个……怎么会了,毕竟侯府不同一般官宦人家,就算三公子不能继承侯爵,配咱们府的小姐还是很不错的。”

“这就对了,呵呵,大夫人真会算计啊,她就不怕偷鸡不成蚀把米?”

“啊?什么?”

“没什么,这事儿你办得好,去找春俏领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