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232章 耀武扬威

第二三二章 耀武扬威

芝欢赶紧爬起来,颤巍巍的端了那盘点心,垂着脑袋要退开,芝兰的丫鬟也偷偷把脚放在芝欢后面,芝欢脚下一绊,整个人往后仰道,她本能的伸手乱抓,刺啦一声,接着是叮当叮当碗盘碎裂的声音。

芝兰和她的丫鬟们尖叫起来,芝兰站起来捏着自己袖子:“哎呀,我的裙子,我娘昨儿个才给我做好的裙子,贱人,你可知这裙子值多少钱?一百两,一百两听见没有?”

芝欢吓得赶紧跪在地上磕头,那地上还有方才碗盘的碎片,没几下她额头膝盖都渗出血来。芝兰的丫鬟春玲嫌弃的挥挥袖子,皱眉道:

“小姐,这碗碟儿是官窑瓷器,夫人过年时才托人购来的,一套十个盘子十个碟子,整套价值二百两。这儿虽然只摔了一个,却是没地方配的,这套碗碟就成残缺品了!”

芝兰闻言更是大怒,指着芝欢破口大骂:“你个没眼色的东西,端个盘子都端不稳,你是干什么吃的?算了,看见你都倒胃口,我裙子二百两,碗盘二百两,一共四百两,就从你和三姨娘月例里扣,你可有意见?”

芝欢低头跪在地上落泪,芝兰嫌弃的看都懒得看她一眼,不耐烦的挥挥手:“哭有什么用?做错了就要受罚,有两位姐妹作证,你别到时候又去父亲那里胡说八道,否则要你好看,好了,把她拖下去吧!”

三妹从屋里出来,正好见芝兰的两个丫头拖着满身是血的芝欢,她几步窜上去,一把推开两个丫头,“你们干什么的?敢跑我们院子来撒野。找死不成?”

两个丫头被推得摔倒在地,三妹拳头一举,把他们吓得瑟缩一下。本小说手机移动端首发地址:三妹赶紧蹲下去查看芝欢伤势。芝兰斜眼看了一眼,回头看着灵儿:“灵儿妹妹,你的丫鬟好有规矩啊!”

灵儿笑道:“不好意思,我们从乡下来的,不懂什么规矩。”

“你……我好心拿了点心来与你分享。你就纵使你的丫鬟这样欺负我?”

灵儿哈哈一笑:“芝兰姐姐。你弄错了吧?第一,我没有请你来;第二,我享用不起你这么精贵的点心;第三。自你进来开始我就没动没说话,这欺负又从何说起了?”

芝玉也撇撇嘴道:“可不是,我们可不敢碰你,万一不小心挨着碰着。张口就跟我们要个几百上千两,我们可赔不起。”

“你……芝玉。别忘了你姓什么,你怎可跟她合起来欺负我?”

芝玉笑得开心:“你说我姓什么?”

芝兰气得一下子站起来,指着二人:“好哇,你们……你们竟敢合伙儿欺负我。走,我找老祖宗评理去!”

灵儿淡淡道:“别忘了把你这些精贵碗碟儿收走,我吃不起你的东西。也碰不起你的官窑,不如赶紧拿去老太太那里。兴许还能讨些好处。”

芝兰气得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她一挥手,几个丫鬟赶紧上来收拾碗碟。芝玉眼珠一转,暗暗将脚放在那春玲丫鬟脚下,春玲拎着一箱的碗碟吃食,一没注意踢着芝玉的脚,整个人猛的向前扑去,她自个儿摔个狗吃屎不说,几层盒子的碗碟吃食全部摔得碎成渣。

芝玉夸张的抱着脚痛呼,还要抽出空儿大骂:“你个没长眼的贱婢,竟敢故意踩主子的脚,你干什么吃的,你家夫人小姐就是这样教导你的,没用的东西,哎呦!”

春玲自个儿摔得七荤八素,还没来得及叫苦反被芝玉抢了先,芝玉可不是芝欢,不是她能随便得罪的,她只能可怜巴巴的望着芝兰,希望自个儿主子能帮自己出出气。

芝兰气得不行,又听芝玉连带自己和他娘都骂上了,她气得冲上去对着春玲脸上啪啪就是两巴掌:“不长眼的狗奴才,自个儿去领罚二十个板子。走!”

芝兰气冲冲的走向院门,却被门槛绊了一下,她恨得不行,狠狠在门槛上跺了两脚才被丫鬟扶着出去,春玲也被两个丫鬟扶着一瘸一拐的走了。

看着那一行人出了院子,芝玉噗嗤一笑,“就该给她点儿苦头吃,免得她总以为自个儿多了不起。”

看着秋蝉秋打鸣扫碎瓷片,芝玉想了想:“哎,灵儿,我记得芝兰跟你没什么交情吧?今儿个怎么来了?来了还弄那么一出就走了,真不知道她到底来干什么?”

灵儿冷笑一声:“耀武扬威呗!”

“有什么好耀武扬威的?她嫁个瘫子,难道还能比那贾公子好?”

灵儿了然的笑了,芝玉诧异的望着她:“灵儿,你在笑什么?”

灵儿摇头不说话。

这边芝欢伤得不轻,碎瓷片扎进了她的膝盖手掌,那皮一破就是骨头,真是刺骨的疼,灵儿和芝玉看她那样子心里都不好受,最后还是芝玉差人去请的大夫,把她包得满身白布,再抬回三姨娘院子。

芝玉摇头叹道:“芝欢这丫头太可怜了,但愿芝兰走后她日子能好过些。”

芝玉一直待到傍晚时分才走,还越好了明日再来,美名其曰以后在一起的日子不多了,抓紧时间聚聚,灵儿也不拒绝,多个人给自己做见证也好。

等芝玉走后,灵儿回房去,春俏跟进来,在她耳边小声道:“小姐,您交代的事儿奴婢办好了,您看!”

灵儿接过看看,见送于侯府那张上的生辰八字是自己的,而送到贾家的生辰八字却是芝兰的,灵儿冷笑一声,“我就知道她在打这心思。”

春俏瞥了一眼,吓了一跳:“小姐,怎会这样?那我们方才换的岂不是……”

“当然是这样,要不贾家明明已经问过名,为何还要来一次?”

“不是说……上次给的生辰八字只写了日期没写具体时辰吗?”

“你相信?”

春俏想了想,摇头:“不可能,上次的生辰八字是老祖宗亲自写的,怎会出错?小姐,莫不是大夫人她早就有此心思?上次就让人掉了包?”

灵儿眯起眼望着门外,很好,你做初一我做十五,看谁能笑到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