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233章 起贪念

第二三三章 起贪念

贾家和侯府李家问名后第三天,两家的媒婆便喜滋滋的颠着小脚把合婚结果送来了,由两媒婆一唱一和巧嘴一说,这两对新人就成了世间绝配,大夫人高兴不已,大方的赏了两个媒婆一人十两银子。

接着两家的聘礼陆续送到,贾家和侯府李家好似商量好了一般,聘金都是两万两,再加各种金银玉器牲畜糖果,贾家稍微多些,不过总价值也过四万两左右。

其实这在沧州已经算很多的了,只是有灵儿要十万两嫁妆在先,相比之下,贾家的聘礼相对就少了点儿。

按这里的风俗,一般富贵人家若真心疼爱女儿的,婆家送来多少聘礼,娘家就添置相等价值的东西跟聘礼一起作为嫁妆送去婆家,不过这么转一次手,这嫁妆就是新娘的私人财产。

大夫人带着自己的亲信妈妈将两家的聘礼都一一清点了一遍,大夫人摇头:“贾家富贵了几百年,嫡长孙娶媳,竟然只给这点儿聘礼,看来那贾家也并非如传说中那么富贵!”

安妈妈道:“夫人,有这些也不错啊,反正表小姐的嫁妆老祖宗那里已经出了,那这些不就该入咱们大房的账?到时候还可以贴补些给芝兰小姐,咱们又省钱又能给芝兰小姐撑腰,岂不两全其美吗?”

大夫人听完,转着眼珠想了想,还真是,那野丫头直接跟老祖宗要了嫁妆,那咱们这边就不用出了,谁规定聘礼一定要跟着嫁妆返回去的?反正只要数目对上不就行了?对啊!这真是天降横财啊!

大夫人大喜,先前对这些东西还兴趣缺缺的她赶紧让安妈妈再把箱子打开,她爱不释手的这件摸摸那件看看。真好,件件都精致名贵,有些还是贡品吧?

大夫人喜滋滋的拿出一串拇指大的珍珠项链挂自己脖子上左看右看,她有些不敢相信的问:“安妈妈,这些以后都是我的了?”

安妈妈笑眯眯的点头:“是,都是夫人您的!”

大夫人更加肆无忌惮,把那些名贵玉器能戴的能挂的都往自个儿身上套。弄得一身珠光宝气。好不富贵,大夫人仍嫌不够,恨不得全都套自己身上一般。

这时。门口丫鬟通传:“夫人,老爷来了!”

大夫人吓了一跳,赶紧手忙脚乱的把东西摘下来扔给安妈妈,可惜她身上戴得太多。大老爷叶成仁进门时正好见安妈妈在取她头上的珠钗玉饰,因为太慌乱。大夫人的头发被扯得蓬乱。

叶成仁皱眉道:“大白天的,你就顶着这副模样出来见人?”

大夫人和安妈妈停了动作,尴尬的望着叶成仁,大夫人福身:“老爷来了。妾身……妾身方才突然觉得头痒难耐,想让安妈妈给我拆了发饰看看,所以……”

“要拆发饰也得进屋去拆。如此不合时宜的事情你也做得出来!”叶成仁有些生气的一甩袖子,大步往上房厅堂走去。

大夫人目送叶成仁进屋。然后继续手忙脚乱的把东西都取下来,让安妈妈好好整理整理,又叫了大丫鬟春柳匆匆进屋去梳妆。

半刻钟后,大夫人匆匆出来,挂起笑脸:“老爷,您怎么来了?”

叶成仁看都懒得看她一眼般,一手不耐烦的敲着桌面,开门见山道:“贾府和侯府下聘的礼单了?”

大夫人顿了顿,赶紧给春柳打个眼色,春柳福身后进屋去取,大夫人留意着叶成仁的脸色,笑眯眯道:“老爷,您就是来看礼单的?老爷放心,东西我都一一对过了,都是上上之品。”

叶成仁敲着桌面没接话茬儿,等春柳拿着册子出来,叶成仁直接伸手:“拿来。”

春柳看大夫人一眼,低头规规矩矩的将册子送到叶成仁手上,叶成仁翻开一一细看,微微点头:“贾家聘礼四万两左右,虽然少点儿,也还可以。”

大夫人立刻道:“是啊,老爷,贾家底子那么厚,嫡长孙娶亲聘礼才这么点儿,那贾老爷子也忒抠门儿了吧?”

叶成仁眉头一皱,大夫人赶紧收声改口,干笑道:“其实也够多的了。”

叶成仁道:“这些东西全都封好,灵儿出嫁时作为嫁妆一并送回去。”

大夫人愣了一下,继而睁大眼:“老爷,全都要封回去吗?老祖宗那里不是已经贴了十万两?再加这四万两,会不会……太多了些?”

看叶成仁脸色不好看,大夫人声音越来越小,叶成仁瞥她一眼:“这里四万两封回去,老祖宗那边就只用出六万两,虽然还是贴了一万两,也差不多了。”

大夫人心上一紧,忍不住道:“老爷,咱们把这四万两入账,老祖宗那里出十万两不也一样吗?到时候老祖宗需要什么我们孝敬就是,何必……”

叶成仁有些生气:“你就只记得你那点儿私利,灵儿虽不是我亲生,却是记挂在咱们名下的嫡次女,你不贴补就算了,连她的嫁妆都要算计,你看看你那德性,像什么样?”

大夫人被骂得脸色发白,不过她依然觉得自己有理:“老爷您倒是不徇私,咱们一对儿女长这么大您管过多少?这叶府上上下下每日花销那么大,您又知道多少?

是,我是徇私,可我是为我自己吗?我还不是为了咱们那对儿女。”

大夫人说着说着开始捏着手帕抽泣:“外人都说咱们叶府大老爷是五品同知,是咱们叶家的希望,以后咱们叶家就指望您了,可谁又知道咱们大房手底下什么财产都没有,连逢年过节打点上司下属都要从二房手里要钱?

老祖宗让二叔打理家中产业,外面那些铺子田产房产全都捏在二房手里,每年有多少进项从来只有他们知道,他们说多少就是多少。

你看二弟妹手上何时没有个万把两银子?想做什么做什么,想买什么买什么,可我们大房了?

除了指着我借着当家便利从公中抠出点儿银子来,哪里还有什么其他进项?连我的女儿芝兰想要点儿像样的金银首饰都只能厚着脸去跟老祖宗讨,二房还经常拿这做筏子来取笑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