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234章 芝玉出府

第二三四章 芝玉出府

大夫人越说越伤心,捏着帕子一边擦泪一边数落,叶成仁连插话的机会都没有,大夫人哭诉时不忘留意叶成仁脸色,见他似乎有些松动,吸吸鼻子再接再厉:

“老爷,您以为我愿意挖空心思去抠公中那点儿银子吗?你以为我真想让芝兰厚着脸皮去做那没脸的事吗?你以为我愿意被二房那边嘲笑吗?可我有什么办法啊?

士平成亲花了一大笔银子是从我们账上出的,马上芝兰要出嫁,贴补的嫁妆也要从我们账上出,你说我不算计着点儿哪儿去弄银子?难道生生看着女儿被婆家人笑话吗?”

大夫人越说越起劲,到后面甚至泣不成声,叶成仁看她那样子,顺着她的说法仔细想想,觉得也有几分道理,可真要扣了聘礼拿老太太的棺材本儿来贴吗?不行,这绝对不行,叶成仁挥挥手:“别哭了!”

大夫人巴巴的望着叶成仁,叶成仁站起来踱着步子走了几圈,半晌后他停下,脸色稍平静:“无论如何,贾家的聘礼一定要封回,扣了聘礼就是扣了老祖宗的棺材本儿,这种事情决不能做。

芝兰嫁妆的事,我去跟老祖宗和二弟商量,芝兰和芝玉的嫁妆都由公中各出两万两,其他的咱们自个儿愿意贴多少是多少。就这样,我现在就去找老祖宗。”

叶成仁快步走出去,大夫人赶紧追上去,叶成仁却要她回来把东西封好,不让她同行。大夫人站在院门口咬碎一口银牙,心里暗骂一阵,回头见安妈妈正在整理贾家的聘礼,她心里一阵堵得慌。眼看到嘴的鸭子就这么飞了,真不甘心。

可转念一想,这些东西以后迟早是自己女儿的,老祖宗那里还要贴六万两,她心情方才好了一些。心里盘算着一定要把这事儿办成,不能出半点儿差错。

叶成仁找老太太把自己的想法说了,老太太盯着叶成仁看了会儿:“老大。本小说手机移动端首发地址:是不是你那媳妇又心疼银子了?”

叶成仁自然不能承认。老太太叹道:“贾家的东西她再想要也不能动,人家送来多少都是有数儿的,我听说里面还有几件是祖上留下来的贡品。那是必须带回贾家去的,否则只会徒增事端。唉,她呀,要是实在想要。就从我这儿拨四万两银子的产业给她吧!”

叶成仁赶紧跪到地上:“母亲,孩儿不敢。”

叶成仁自儿子叶士平成亲后一直尊称老太太为老祖宗。已经有好几年没亲口叫过母亲了,叶老太太更是感慨:“那银钱都是身外之物,一家人好好的比什么都好。”

“是,母亲。”

老太太点头:“孩子。为难你了,起来吧!”

等叶成仁站起来,老太太一手揉着眉心:“最近身子越来越不爽利了。以后这些事你不必与我商量,只要跟你二弟商量好了就成。”

老太太挥挥手。由吴妈妈扶着去后面休息。叶成仁在老太太院子里踱着步子走了好一会儿,然后才快步出门去找他二弟叶成德。

当秋鸣把聘礼相关的消息带回妍芳院时,芝玉也在。芝玉听完扁扁嘴:“大伯母那吃相也太难看了点儿吧,连灵儿的聘礼都想吞了,亏她想得出来。”

灵儿表情淡淡的,对此事不置可否,芝玉盯着她观察一会儿,又好似自怨自艾道:“唉,你们再麻烦,只需在嫁妆上花心思,可我娘给我订的那家,到现在都还没送聘礼过来,却又着急着慌的催着快快完婚,这都什么人啊?想起就来气,真想退了算了。”

灵儿闻言有些诧异:“你那武校尉家还没送聘礼来?”

“可不是,我娘等不及还派人去打听了下,却听说那武家家底实在太薄,正卖田卖地好办点儿像样的聘礼,可这几年年生不好,田地也卖不上价儿,真是……”

灵儿更加意外,下个聘还要卖田卖地吗?那武家得穷成什么样儿?可二舅和二舅母为何就偏偏看上他了呢?

芝玉沮丧道:“灵儿,我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有没有什么办法让我娘把这亲给退了?”

灵儿安慰道“芝玉,其实……亲事好不好主要还是看人,只要人好即便家徒四壁,也可以白手起家啊;要是人品不行,成日里吃喝嫖赌,金山银山也能搬空。”

“话是这么说,可我怎么知道他人好不好?”

灵儿想了想,本打算明天回西南面那个小院儿看看,不如……

“芝玉,咱们亲眼去看看那个武校尉,怎样?”

芝玉吓了一跳:“看?怎么看?”

灵儿露齿一笑:“他最近不是都在家吗?咱们去他家附近守着,肯定能遇上。”

“啊?!”芝玉瞪圆了眼,她纠结一阵,还真有些心痒痒,但还有个问题,“灵儿,咱们怎么出去啊?我爹娘不准我出府。”

灵儿信心满满道:“放心吧,最近府里事多,没人较真儿,不过得委屈芝玉姐姐,明儿个先扮成我的丫鬟随我出府,再去我那小院儿换身行头,你看如何?”

芝玉虽性格大大咧咧,但平时还算规矩老实,长这么大,从没想过偷跑出府去逛逛,听灵儿这么一说,她立刻兴致满满,又期待又兴奋。

次日早上,芝玉一早来到灵儿院子,找个借口把随身丫鬟婆子全都打发走了,然后换了小丫鬟的衣裳,当真跟着灵儿混出了府去。

而妍芳院那边,三妹和十妹就坐在院门门槛上一边聊天一边当门神,凡来此院者一律打发走,不准任何人进院子。

几人先回西南边的小院子去换了男装,然后才上街晃荡。难得出府一趟的芝玉如脱缰的野马般四处乱窜,这里摸摸那里看看,跟当初刚从苍茫山下来的三妹有得一拼,灵儿和春俏费老大功夫才追上她的脚步。

听闻那位武校尉家住东城门附近,她们从西面而来,正好要穿城而过,走到城中心那条热闹的集市附近,灵儿不禁停下脚步,以前每次来这儿都能遇上某些人,想见的不想见的似乎都很喜欢到这儿凑热闹一般,于是她想换条路希望不要再遇上不想遇见之人。

几人租了辆马车,弯弯绕绕转了一大圈,总算来到东城门。

“武校尉家在哪儿了?”芝玉茫然的东看西看。

春俏道:“芝玉小……公子,咱们找人问问吧?”

芝玉点头,春俏拦住个过路的妇女问:“姑姑,请问您知道武校尉家住何处吗?”

那妇人回头看看,指着迎面而来的两个大男人:“喏,那不就是武校尉。”

几人同时回头看去,灵儿顿时吓了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