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235章 道谢

第二三五章 道谢

迎面过来那两个男人,一个黑袍,一个灰袍。黑袍男子眉飞入鬓、眼睛狭长、面容冷峻,这张脸灵儿再熟悉不过,她赶紧转身背对。

春俏也吓了一跳,没想到一出来又遇上了,她留意着灵儿的神色,见灵儿脸色苍白,便主动站到她身边帮她挡住一些。

芝玉却不明所以,奇怪的看着她们:“灵儿,芝玉,你们在干啥?”

灵儿对她使劲眨眼,她还是一脸茫然,春俏凑过去低声道:“后面那个穿灰袍的就是武校尉,芝玉小姐要不要上去认识认识?”

芝玉顿时脸红如龙虾,僵在那里不知所措。片刻后,一道声音威严洪亮:“小兄弟,你挡路了!”

芝玉吓得跳起来,回头与那武校尉对个正着,武校尉身形高大健硕,低垂脑袋见这小兄弟才到自己胸口,身板又瘦又小,不禁皱眉摇头:“我朝男儿若都如此弱不禁风,战事如何能赢?”

芝玉脸上刷一下就红了,她梗着脖子顶回去:“又……又不是所有男子都得会打仗。”

武校尉好笑道:“那你倒说说看你还能干什么?”

芝玉脑子一片浆糊却不肯认输:“我…我可以做生意,还…还可以去考进士,考状元。”

武校尉再次打量芝玉一番:“就你?”

芝玉挺挺小胸脯:“怎样?你不要狗眼看人低。”芝玉说完赶紧捂住嘴,糟了,一不小心骂了他,他不会生气吧?

武校尉哈哈大笑,抬手用力拍拍身旁贾浩阳的肩膀:“贾兄。有人跟你抢状元了,你可得加把劲儿,要连这小不点儿都赢不了,嘿嘿……”

贾浩阳面色清冷不变,他眼角扫到旁边不远处男子打扮的二人,那熟悉的身影让他呼吸不自觉的滞了片刻,他淡淡道:

“武兄。相遇便是有缘。既然这位小兄弟有心与我相争,咱们不如去茶楼坐坐,谈经论道。现在就比个高下如何?正好武兄给我做个见证。”

芝玉惊得张大了嘴:“啊?什~~~什么谈诗论道?我~~我……”

武校尉哈哈一笑:“好!好!走吧,小兄弟!”

武校尉也不认生,熟稔的一手搂住芝玉的肩就带着她往旁边茶楼里去。芝玉大惊,连连回头向灵儿和春俏求助。

待武校尉和芝玉进了茶楼。贾浩阳踱着步子走到灵儿身边却未看她,淡淡道:“你们同伴被带走了。你们不去看看?”

贾浩阳转身信步进了茶楼,春俏看看那人背影,回头望着灵儿:“小姐,怎么办?”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怎么躲都躲不掉,芝玉心思单纯又很少出门,何况还是自个儿偷偷把她带出来的。肯定不能丢下她不管,灵儿咬咬牙:“走。咱们也去看看。”

跟着小二的引领,二人来到茶楼一个幽静的包间,刚到门口,就听到芝玉和武校尉的争辩声,确切的说是武校尉一个劲儿拿芝玉的小个头取笑,芝玉愤愤的反唇相讥,二人看似争辩,听起来好像还挺融洽。

这包间进门一扇屏风,屏风后一张琴桌,琴桌对面三张相邻而置的茶桌,芝玉和武校尉在最右边那张,贾浩阳占了中间那张,灵儿自然只能坐最左边那张了。

片刻后,一袅袅娜娜的美女抱琴进来,对几位微微福身行礼后坐在琴桌后,试试琴便轻吟的唱起来。

芝玉依然在与武校尉争辩,只是声音小了些,灵儿和贾浩阳一时都没有说话。琴罢一曲,美女请几位点曲,贾浩阳直接赏了她十两银子让她退下。

灵儿和贾浩阳又干坐着喝了一阵茶,二人看似正襟危坐目不斜视,其实都在用眼角留意对方的一举一动。

如此枯坐直到芝玉再也受不了这武校尉的粗俗无赖,气愤的站起来往门外冲,灵儿和春俏也赶紧站起来,贾浩阳看向武校尉,武校尉笑呵呵的走了出去,却顺手把门带上,并把匆匆出门的春俏也关在了外面,屋里就剩灵儿和贾浩阳两人。

灵儿心中一惊,警惕的瞪着贾浩阳:“你想干什么?”

贾浩阳脸色有些怪异,他转开头没看灵儿:“没什么,只是……想跟你说声谢谢。”

“什么?”

贾浩阳看她一眼,又立刻偏开头去,他脸颊似乎还有些微微发红,灵儿听他小声咕哝:“我说谢谢。”

灵儿愣了一下,脑子里转了几圈,这小魔王居然跟我说谢谢,我幻听了吗?还是他突然良心发现了?或者他另有阴谋?

灵儿依然警惕的望着他,淡淡道:“不用谢,那种情况下不管落水的是谁我都会救。”

贾浩阳脸色刷一下就白了:“谁都会救?”

灵儿点头:“当然。”

“就像……就像你救我那样?”贾浩阳似乎有些结巴了,他脸色有些发白,紧紧的望着灵儿的眼睛,不知为什么,灵儿觉得如果现在点头,后果会很严重。

她心里有些发慌,偏开头去不说话。贾浩阳看着她的侧脸,用力捏紧拳头才忍住了让她转过头来正眼看着自己的冲动。

二人气氛尴尬的站了会儿,灵儿道:“我要去找芝玉了!”

贾浩阳本能的伸手拉住她,灵儿手上一抖,回头愤怒的瞪着他,贾浩阳顿时松手,脸色发红:“对……对不起,我是想说……聘礼是我奶奶做的主,原本不只那些的,可奶奶她……”

灵儿愣了一下,脑子里转了几圈,他这话什么意思,聘礼是她奶奶做的主又有什么问题?原本不只那么多,意思是她奶奶故意扣下了,也就是说他那奶奶很不喜欢自己了?

灵儿微微皱眉,贾浩阳赶紧道:“你别误会,我奶奶只是没见过你,她要见过你一定会喜欢你的。”

灵儿不自觉的脸上一红,心里暗骂谁要她喜欢?她瞪他一眼,呼啦一下拉开门,快步跑出去,贾浩阳站在原地不动。

武校尉看着灵儿和春俏跑远,啧啧道:“贾兄,原来你喜欢这种样式的?真是意外啊!”

贾浩阳沉默,武校尉搂着他肩膀往外走:“唉,女人嘛,不用太较真儿,这个不行换个就是,我看那丫头也没什么好,那么个小身板儿,前不凸后不翘的,肯定不会生养……”

贾浩阳停了脚步,脸色幽幽的看着他:“既然如此,武兄又何必娶亲了?借银子的事就算了吧!”

“哎!哎,贾兄,你别生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