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237章 暧昧

第二三七章 暧昧

汉子嘿嘿一笑:“既然贾公子愿意出钱,那就给钱吧!”

贾浩阳眯起眼,一手探向腰间:“要钱去官府要。”

汉子打个眼色,其他十几个汉子呼啦啦围上去,贾浩阳掏出腰间匕首,刷刷两下,只听刺啦啦两声,两个汉子的胳膊应声而落。

他们先是诧异的看着自己胳膊几秒,然后突然杀猪般大叫着倒到地上抱着胳膊翻滚痛呼。其他汉子吓得一时不敢动作,领头那汉子却大喊:“还愣着干什么?这么好的机会,一定不能让他跑了!”

其他汉子立时又红了眼,一起向贾浩阳扑上去,被围在中间的他挥动匕首又砍伤两个,趁着他们痛呼的空档快速窜出来,向东大街方向跑去。

灵儿和芝玉被这突来的变故惊得半晌说不出话来,看着一群汉子追着贾浩阳去,灵儿拉起芝玉:“你快回方才我们分开那个茶馆去,春俏和武校尉在那儿等你。”

“灵儿!等等,你上哪儿去啊?”芝玉眼睁睁的看着灵儿飞跑着向贾浩阳方向追去。

灵儿一阵快跑,累得气喘吁吁,却完全不见那群汉子和贾浩阳身影,她心里大急,怎么回事?人了?不会被那群坏蛋抓起来了吧?

灵儿一个激灵,手脚一阵发凉,想起方才那群汉子的凶悍以及看贾浩阳的眼神,好像他们与贾家有天大的仇恨一般,要是贾浩阳被他们抓住肯定凶多吉少。

灵儿撑着肚子继续小跑着找人,一路赶到城中心也未见人影。

她气喘吁吁的靠在店门口,茫然的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心里的担忧焦躁难过无以言表。这该死的东西,不会真的就这么完了吧,他不是还要娶我的吗?怎能说不见就不见了呢?灵儿眼泪扑簌簌的往下掉。

“这位小……兄弟,掌柜请您进去坐坐。”身旁不知何时来了个店小二,嘴上说得恭敬,看她的眼色却满是疑惑诧异。

灵儿吸吸鼻子,捏起袖子擦擦眼泪:“谢谢。我正找人了。就不进去了!”

“小公子,我们掌柜说您进去就能见到想见的人。”

灵儿愣了一下,继而提起衣摆快步跑进去。也没问路,直接绕过柜台过了穿门跑进后堂,一个身着黑袍的冷峻男子正嘴角微挑的望着自己。

灵儿将他上下打量一番,竟然毫发无损!再看他手中那把匕首。上面还沾着几丝血迹,幽幽的寒光有些刺眼。等等,那匕首有些眼熟。

她快步过去,贾浩阳微微张开了手臂,灵儿却躲开。指着那匕首道:“怎么在你手上?”

贾浩阳愣了一下,看她方才哭得惨兮兮的样子,还以为她多担心自己。要投怀送抱了,原来只是来看着匕首。

他脸上有些挂不住。板起脸来,低头掏出雪白的手绢轻轻擦拭匕首上面的血迹,灵儿急切的追问:“怎么在你手上?”

贾浩阳看她那紧张的模样微微皱眉,举起匕首:“你的?”

“当然是我的,我问怎么在你手上?”

贾浩阳挑挑眉,幽幽道:“沧平、春香楼、后院房间里捡的。”

贾浩阳玩味的看着她,灵儿望着贾浩阳的眼睛,想起当初在春香楼那一幕。对了,就是那时候丢的匕首,我怎么那么傻,这么问他不是主动承认春香楼那次就是我吗?她的脸越来越红,耳根儿越来越烫,脑子里一片浆糊,昏昏沉沉恨不得立刻晕过去。

看她脸红得想钻地缝儿的模样,贾浩阳心中一动,凑近她耳边低声笑道:“怎样?李桂花,藏不住了吧?”

灵儿猛地退开一步,跌跌撞撞往外跑,却觉背后一阵清香飘来,接着她身子往后一仰,后背靠到一堵软软的温热的肉墙上。

贾浩阳双手环上她的腰轻轻搂着她,脑袋放在她肩膀上,温热的呼吸吹拂着她的鬓发:“原来你还是很紧张我的,说明你心里有我对不对?”

灵儿感觉自己像被烤熟了一般,全身发烫完全不能动弹,这混蛋在说什么了?我何时紧张过他?何时心里有他过?胡说八道。

她想拉开那双手,可她越挣扎对方困得越紧。贾浩阳轻轻磨蹭她的脸颊,温柔道:“灵儿,你我马上就是夫妻了,你是我的妻,不要躲着我避着我,好不好?”

灵儿没有说话,她使劲掐自己手心好让自己清醒一些,该死,都几十岁的人了,怎么还被个臭小子迷得晕头转向,太丢人了!

她再次用力挣扎,对方依然不放手,灵儿恼道:“你这样对我,要让外人看见,你让我怎么做人?”

“没关系,没人看……看见也无妨,我们是夫妻。”

灵儿咬牙道:“现在还不是,你再不放我就回去退亲。”

贾浩阳顿了顿,手上松了,看她的眼神却幽幽的,“不许提那两个字。”

灵儿快速退开几步,转开视线不敢看他的眼睛:“我……我回去找芝玉和春俏。”

“我已经派人去接她们了,一会儿就到。”

他们要来这里,那自己就不能走了,可要跟这家伙相处实在难受。贾浩阳靠近几步,她赶紧退开:“男女授受不亲,贾公子请自重。”

看她那拒绝的样子,贾浩阳目光闪了闪,心里有些不舒服,他垂眉,掏出方才那匕首把玩,灵儿眼角扫到,很想把匕首要回来,可又不知如何开口。

贾浩阳看看她:“想要?”灵儿立刻点头。

“这是哪儿来的?”

“这……是我捡的。”

“捡的?”贾浩阳明显不相信的样子,灵儿又不能说是文轩送的,只能红着脸死咬着是捡的。

贾浩阳拿着匕首翻来覆去的看:“这匕首削铁如泥,上面又有皇族标志,你运气不错,捡到个好东西。”

皇族标志!灵儿诧异得张大嘴,怎么可能啊?他这意思文轩是皇族了?可他不是吏部尚书之子吗?怎么又成了皇族?或者……皇帝赏给他的?对,肯定是这样。

贾浩阳将匕首一收:“既然是捡的,留在你身上也无益,就放在我这儿吧!”

“哎,那是我的。”灵儿立刻抗议。

贾浩阳双手环胸眼底含笑的看着她:“想要可以,你先亲我一下,我倒可以考虑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