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238章 莽夫

第二三八章 莽夫

这家伙脸皮怎的这么厚?灵儿愤愤的瞪着他,虽然很想要匕首,但要跟他亲亲,她脑中立刻映出当初二人在春香楼缠绵的画面,这家伙技术那么好,说不定天天跟那些青楼女子厮混了,果然不是好东西。

贾浩阳看灵儿脸上时阴时晴,看自己的目光也时明时暗,他感觉这丫头又在胡思乱想了,“灵儿,你……”

“灵儿/小姐,你在哪儿?”外面突然响起芝兰和春俏的声音。灵儿闻声赶紧跑向穿门,贾浩阳脸色有些难看,暗骂:怎的来得这么快?

灵儿从后院出来,正好与二人撞个正着,二人冲上来拉着她上看下看,见她无碍才放了心。芝玉用力拍她肩膀一下:“死丫头,竟敢丢下我们一个人跑了,把我们急坏了,再有下次,看我怎么收拾你。”

芝玉顿了顿,想起先前确是她自己先不打招呼乱跑的,灵儿也是为了寻她才出了危险,她讪讪的干笑两声。

灵儿黑着脸道:“早知道你这样,我不该带你出来。”

芝玉哪里肯干,赶紧抱着她胳膊讨好:“好了好了,好灵儿,好妹妹,是我错了好不好?都是我的错,我下次再也不敢了,你下次还带我出来好不好?好不好嘛!”

看她撒娇的样子,灵儿忍不住好笑道:“你都快成亲的人了,何必求我?等你成亲后想去哪儿去哪儿,只要你相公没意见,谁也不会拦你?”

灵儿说这话时故意瞟一眼旁边站着的武校尉,芝玉顿时脸红如虾子。用力捶灵儿胸口一下,把她推得一个趔趄,而正好从后院出来的贾浩阳顺势扶住她。

灵儿赶紧退开,脸颊也微微泛红,芝玉高兴了,目光在二人身上扫来扫去,捂嘴吃吃的笑。

武校尉见了贾浩阳。上前拍他一下:“贾兄。听说你被十几个贼人围攻,怎么回事?”

“无妨,不过是些草寇流氓。并无大碍。”

“那他们为何围攻你?总得有个理由吧?”

贾浩阳淡淡道:“多半是见财起意吧,这种事情司空见惯,算不得什么大事儿。”

司空见惯?灵儿不禁多看了他两眼,芝玉却偏着头茫然道:“那个人不是城门口摔倒那老婆子的儿子吗?”

贾浩阳和武校尉都不说话。只是用异样的眼光看她,芝玉依然一脸茫然:“难道不是吗?”

唉。这丫头果然是个小白,被卖了还搞不清楚状况。灵儿提醒道:“芝玉,你不是说你没撞那老婆子吗?那她为什么偏偏要赖着你?”

“啊?是啊,为什么啊?”

“还能为什么?傻瓜。那老婆子根本是个饵,专门在那儿等着人讹人的。”

芝玉诧异的张大嘴:“不…不至于吧?老婆子那么老了……”

“越老越让人同情越有人上当啊,那群汉子在边上等着人上钩。有人去碰老婆子一下,他们立刻跳出来讹你一把。你有银子还好,没银子真把你卖青楼去都不一定。”

芝玉吓得脸都白了,却闻武校尉哈哈笑道:“没关系,他这模样算卖去青楼人家也瞧不上,顶多做个杂役,可能人家还嫌他笨手笨脚。”

芝玉涨红了脸,对着武校尉怒目而视,武校尉咧着大嘴笑,露出白森森的牙齿,一副你怎样、有本事揍我的表情。

芝玉恨得牙痒痒,却又没办法,她用力一跺脚,拉起灵儿道:“走,咱们回去,不跟这粗野莽夫一般见识。”

“哎,你说谁莽夫?”武校尉看着芝玉拉着灵儿快步走向门口,春俏也赶紧小跑着追上去,武校尉摸摸自己脑袋,回头看向贾浩阳:“贾兄,我这样子像莽夫吗?”

贾浩阳毫不犹豫的点头,武校尉再也笑不出来了,不甘道:“你再看看清楚,我哪里像莽夫了?本人可是要当大将军的。”

贾浩阳有些不屑的打量他:“把自己媳妇得罪了还不自知,你不是莽夫谁是莽夫?”

贾浩阳面无表情的走出门去,武校尉愣在原地,怎么想都想不明白贾浩阳那话的意思。

灵儿几人从那铺子出来,便租了一辆马车去西南面的小院子。芝玉还捏着拳头愤愤不平:“那个莽夫!无知!粗俗!我爹还说他大有前途,他从哪里看出那莽夫有前途的?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灵儿和春俏对望一眼,也不搭话,让她一路骂过去,直到进了小院儿还没停。

春俏把院门关好,几人回里屋换回女装,听芝玉还在喋喋不休,灵儿道:“芝玉姐姐,你要实在不喜欢那莽夫,直接让二舅舅二舅母把亲事退了是,或者把聘礼抬到十万两,他拿不出你不嫁,他自个儿都会来退亲,你不如意了?”

芝玉立刻安静下来,她盯着镜子静默好一阵,小声嘀咕:“要退亲也不容易吧?我跟爹娘说了几次他们都不同意。十万两银子也太多了些,万一那莽夫真的因为银子退亲又出去乱说,岂不坏了我们叶家名声,到时候我岂不是嫁不出去了?”

灵儿和春俏闻言噗嗤一笑,灵儿打趣道:“没想到芝玉姐姐还挺会为那莽夫考虑啊!”

芝玉又脸红了,梗着脖子道:“胡说,我哪有?我……我只是实话实说罢了。”

春俏道:“是是是,我们芝玉小姐最不会说谎了,喜欢不喜欢全都写在脸上不是?”

芝玉望着镜子,见自己小脸儿绯红,还有几分羞涩的模样,她愣了一下,脑子里飞快闪现武校尉的身影,那一晃神,她脸蛋儿更红了,眼里似乎还多了欲语还休的柔情。

芝玉总算听明白春俏的意思了,她啊一声惊呼扑到梳妆台上,脑袋深深埋进胳膊里,羞得恨不得挖个地缝儿钻进去。

灵儿和春俏正吃吃的笑,突闻身后嘭一声巨响,几人同时回头,见房门向内生生飞出几米正好落在几人脚下。

武校尉快步进来:“怎么了?怎么了?”

然后他的视线落到芝玉身上,诧异的张大嘴:“你是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