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242章 成亲前夕

第二四二章 成亲前夕

自那日芝玉带来一群小姐吃了排头后,倒再没人来自讨没趣,只有过来量尺寸裁衣服的,送东西的,教成亲礼仪的,日子越近,灵儿这边也没那么清闲了。

明日就是成亲的日子,喜娘一大早就笑眯眯的过来让灵儿试了嫁衣,再次从头到尾把成亲的步骤演练一遍,然后千叮咛万嘱咐一番才匆匆离开。

灵儿踱着步子在院子里走来走去,她时而抬头望天,时而回头看向院门,看上去似乎有些焦躁。

想起与贾浩阳相识、相遇、相处的过往,她的心跳不由得有些快了,她摸着自己心口不知第几次问自己:这样好吗?他……真的不是自己的良人吗?错过了会后悔吗?

如果游园会之前,她没有半分犹豫,因为这根本不是问题;可想起落水前那一幕,他看自己的眼神;明明不会游水,偏偏跳下来当肉垫还差点儿丢了性命;还有之后偶遇时自己莫名的心跳脸红……

灵儿有些懊恼,我之前喜欢的明明是文轩,怎会这么快就变卦!难道因为进到这个幼稚的身体,连自己的心智都变得幼稚了吗?

院门口,秋鸣踩着小碎步进来,在灵儿面前微微福身,然后凑近些低声道:“小姐,大夫人那边都安排好了,抬轿的轿夫、送嫁的喜娘全都是她的人,就是不知他们打算怎么个换法儿?”

灵儿捏紧拳头,望着天边沉默,秋鸣看着灵儿几次张嘴欲言却说不出口,春俏过来挥挥手让她退开,轻声道:“小姐。进去休息一会儿吧!”

“我不累。”

春俏也抬头看向天边,她发现灵儿看的方向正是沧州城贾府的方向,她心中暗叹,低声劝道:“小姐,贾公子对您有情,您明知大夫人诡计,为何不拆穿她?或者传信给贾公子。s173言情小说吧相信他一定会有办法解决的。”

灵儿没说话。春俏又道:“小姐,婚姻大事岂可儿戏,这次错过可能一辈子都错过了。按规矩,只要抬进门拜了堂不管是谁,都不能退亲的,您真希望芝兰小姐替了你跟贾公子拜堂成亲吗?还有那十万两的嫁妆。若真的换了,那就是芝兰小姐的了!小姐。您……”

灵儿沉下脸来:“别说了!”

她转身进屋去,事情已到这一步,没有转圜的余地。何况当初之所以这么计划,就是知道贾浩阳对自己有情。计划才能成功,才能给那些算计自己的人一次沉重打击。

贾家那种地方不是自己能适应的,何况贾家老太太已经对自己不满了。即便贾浩阳一时新鲜对自己有点儿兴趣,等日子一长。他没兴趣的时候了?要自己亲手把女人一个个给丈夫抬进门?不行,决不能把自己置于深闺怨妇的境地。

灵儿下定决心,回屋把几个丫鬟都叫到面前。

灵儿先叫过三妹:“三妹,你跟我时间也不短了,世间的人情世故、来往礼仪你都学会了多少?”

三妹见灵儿一本正经的样子有些奇怪:“小文,好生生的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问你你就答,林大娘把你托付给我,我就得对你负责。”灵儿看似年纪比三妹小,个头也小,但她有两世经历,把三妹当晚辈理所当然。

三妹眨眨眼想了想:“还…行吧!只有跟在小姐身边,没什么问题。”

灵儿摇头:“你不能跟我一辈子,你不是要去找你亲爹吗?”

三妹想了想:“也是啊!那……那我找到我亲爹,再回来跟你一起?”

灵儿笑笑:“你可知你亲爹是谁?”

三妹摇头:“我一直跟在你身边,你又不帮我找,我怎么知道。”

“我已经帮你找到了。”

“什么?他在哪儿?”

“我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儿,但我知道他是谁,知道谁能找到他。三妹,明日我成亲过后,你若被人家赶出来,带着这二百两银子会沧平县去找丁府找齐六,他知道你爹在哪儿。”

灵儿从旁边拿来一个包袱,里面有银票,有散碎银两,还有三妹日常的换洗衣裳。

三妹高高兴兴的接过:“好,小文,我找到我爹就回来找你。”

灵儿抿嘴笑笑,春俏几个看三妹傻乎乎的只顾着高兴,却完全没察觉小姐与以往不同,她们对望一样,一起跪下:“奴婢愿一辈子追随小姐。”

灵儿亲自把她们一个个扶起来,视线在每人身上停留片刻:“春俏,我知道你是叶府家生子,父母都在叶府中,单独放你走也没用,前几日我去求了老祖宗,让你爹娘妹妹都跟着我陪嫁去过去,顺便把你们全家的卖身契都拿来了。”

春俏闻言诧异不已,她立刻再次跪下:“多谢小姐怜惜奴婢,免去奴婢思念亲人之苦,奴婢以后生是小姐的人,死是小姐的鬼,绝无二心。”

灵儿好笑道:“好像你以前心思挺多似的。”

“不不不,小姐,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知道,你起来吧,这些卖身契你拿着,还有这二百两银票,明日过后,你们全家都是自由身了,找个安稳的地方买块地好好过日子吧!”

春俏惊得又要跪下,灵儿扶住她,笑眯眯道:“与人为奴哪有自由自在的好,其他的都别说了,我只要你明日帮我办好事即可。”

春俏紧咬下唇满眼泪水的望着灵儿,她何曾不羡慕自由身的人家,可她知道这对她这样的家生子来说根本是奢望,不仅她是奴,她父母姐妹是奴,她的丈夫子女都是奴,没想到跟了这位原本觉得只是乡下丫头的小姐,竟然会有一天能全家获得自由身!

接着,灵儿又把秋蝉和秋鸣的卖身契给了她们,同样每人赠送二百两银子。秋鸣跪到地上把头磕得砰砰响:“小姐,奴婢对不起您,小姐,你责罚奴婢吧!”

灵儿摇头:“没什么可责罚的,你不就是把我的消息透给了大夫人吗?”

春俏几人闻言甚为惊讶,春俏厉声道:“秋鸣,小姐对你那么好,你怎能吃里扒外。”

秋鸣哭着直磕头:“小姐,奴婢是被逼的,不过奴婢说的都是无关痛痒的,小姐的计划奴婢一个字都没透出去,真的,奴婢对天发誓。”

灵儿道:“好了,我相信你,即便大夫人知道我的计划也无妨,她知道只会更高兴,说不定还会助我一把,我又何乐而不为了!”

“小姐!”春俏秋蝉秋鸣几人齐呼,似乎还想劝她回心转意,灵儿挥挥手:

“我能为你们做的就这些了,你们记住:明日必须按我的计划做,否则你们就是对不起我,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