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243章 三女出嫁

第二四三章 三女出嫁

五月二十八是个好日子,叶家三位嫡小姐将在今天同时出阁,整个沧州城、不,应该是整个沧州,凡稍有头脸的人家都来了,或来女方家,或去男方家,大家都来喝喜酒。

灵儿跟所有新嫁娘一样,早早被挖起来,洗脸梳妆换衣裳,芝兰和芝玉那边的状况也差不多,不过他们身边都有自己母亲陪着,灵儿身边除了梳妆的娘子和送嫁的喜娘,就只有三妹、春俏、秋蝉秋鸣几个丫鬟。

不过,大夫人那边似乎非常关心这边的进度,每隔半刻钟就要派个人过来看看,喜气洋洋的说几句吉祥话,交代喜娘尽心些,当然不忘跟灵儿讨红包。

梳妆好后,灵儿顶着繁复沉重的头冠坐在**,在春俏的帮助下吃了几个包子,接着就是等待。

辰时中刻,外面一个喜娘笑呵呵的进来:“来了来了,小姐,花轿到门口了!”

灵儿扶着春俏的手自个儿站起来,屋里的喜娘赶紧拦住她:“哎呦,小姐,您别急,这是新郎家催嫁的喜娘,给点儿银子打赏就是,咱们现在还不能上轿,否则会让人笑话。”

灵儿只好坐会去,等了两刻钟,那喜娘再来催,再打赏,直到第三次,陪在灵儿身边的喜娘才笑呵呵道:“小姐,把盖头盖上,咱们要上花轿啰!”

春俏给灵儿盖上盖头,扶着灵儿慢慢出屋,上了早就等着门口的软轿,颤悠悠的走向前后院之间的垂花门。

喜娘在前开路,春俏和三妹走在软轿两侧,秋蝉和秋鸣跟在后面。到垂花门附近,春俏小声道:“小姐,芝兰小姐和芝玉小姐的软轿也到了。”

从垂花门出来,几位小姐再由丫鬟扶着登上各自的大红花轿,灵儿掀起半分盖头,往外扫了一圈,见老太太、大夫人、二夫人、大舅舅、二舅舅。还有几位表哥表弟全都在了,大夫人、二夫人都哭得不行,拉着自个儿的女儿不松手。

喜娘催了几次,她们才哭哭啼啼的把自个儿女儿送上花轿。唢呐声起,鞭炮齐响,浓浓的鞭炮烟雾几乎把三顶花轿包裹其中。

“哎呀,谁踩我脚!”

“哎呀,看着点儿啊!”

浓烟中一片混乱。跟在花轿两旁的丫鬟们被挤得东倒西歪,旁边看热闹的客人们哈哈大笑,几顶花轿在浓烟中东窜西窜走了几十米才算看清状况。

灵儿轿边的喜娘喊了一声:“哎,小丫头,这边这边,别走错了。”

几个小丫头跟上来,一个跟春俏身形打扮都极其相似的丫鬟跑过来跟到喜娘身后,喜娘对她眨眨眼,她赶紧低头落后两步跟着走,灵儿也懒得去看。反正……是换掉了,大夫人果然有本事。

今日,叶府的正门大开,几顶花轿陆陆续续从叶府出来,三位叶家男丁骑着高头大马等在门口,芝兰的大哥叶士平给芝兰送轿,芝兰的二哥叶士连给灵儿送轿,芝玉的三弟叶士升给芝玉送轿。

因为今日三位小姐的夫家都住沧州城内,贾家在城北知府府邸隔壁,武家在东面靠北方向。侯府李家也在西南面靠城门处。

三家正好在不同的方向,直线距离并不远,但城内成亲有规矩,花轿一般得绕城一周。但今日三台花轿同时出门,陪嫁送嫁又多,为免引起混乱,几家商量好只需绕城半周即可,因此三台花轿出门先走夫家相反的方向,绕了半圈回去正好。

去贾府的轿子从叶府出来先走南面。到南城门跟着城墙往西绕半圈到北城门,再顺着南北主干道到贾府门口。

而去侯府的轿子从叶府出来走的方向正好相反,先到北城门,沿城墙往东绕半圈。

沧州城沿路两边都站满了人,个个踮起脚尖想看看娇贵的新娘子长何模样?淘气的孩子们跟在喜轿两边一边哦哦起哄一边追着要喜糖要赏钱。

端着盒子的喜娘笑嘻嘻的走一路撒一路,引得孩子们一阵疯抢,轿子后面的嫁妆一抬一抬走成一串,前面走了几里地后面嫁妆还没出门,且一走还是三串,如此盛况沧州城还是第一次,真正让人大开眼界。

当然开眼界的是沧州居民,灵儿却无甚感觉,她透过盖头的缝隙看到轿子走的方向确实是北面,心中有些酸楚,她咬咬牙,罢了,事已至此,还难过个什么劲儿?

“啪啪啪~~~~”外面又是一阵鞭炮声,外面有人哄笑:“放错了放错了,这不是贾府的新娘子,是侯府家的。”

已经到贾府门口了吗?灵儿忍不住掀起盖头、挑起窗帘一角往外偷看,她一抬眼,正好看到站在贾府门口穿着大红喜服那个冷峻挺拔的身影。

瞧他今天一身喜色,连平时没多少表情的脸上也满是笑意,不得不承认,其实他很英俊,俊得很有威严那种,他不属于风流倜傥那种,但绝对是冷峻大帅哥一枚,笑起来更好看……

灵儿的眼睛不知为何有些模糊,轿旁的喜娘看到微微挑起的窗帘心里大骇,赶紧上前一步拦住:“小姐,您可万万不能揭盖头,不吉利啊!”

灵儿放下窗帘的一瞬间,身着喜服的贾浩阳突然回头,他望着路过的花轿微微皱眉,不知为什么,他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他招手叫人过来:“文章,那是谁的花轿?”

贾文章看了看:“哦,那也是叶府出来的,是叶家大小姐的花轿,送往城南侯府的。”

“侯府的吗?”

贾文章笑呵呵的打趣道:“怎么,少爷,半个时辰都等不及了吗?放心吧,没人敢抢您的新娘子,您就安心等着吧!”

灵儿的花轿慢慢从贾府门口走过,看着那个身影渐渐远去,灵儿深吸一口气,掀起盖头,捏紧拳头,罢了,我们此生的缘分就此结束。

花轿一路吹吹打打转到东城门,路过武家附近时,侧面突然涌上来一群人,大人小孩都有,硬是围着花轿要喜糖要赏钱。

喜娘给了一次又一次,可来的人太多,这边要了那边又来,根本散不开,抬轿的人也累了,干脆停下花轿顺便也去要点儿赏钱。

混乱中,一个人影快速闪进花轿,灵儿早已取下凤冠霞帔,换了衣服等着她。

“小姐,这么漂亮的衣服,你真不要了啊?”

“快穿上吧,事情完了就回沧平去,知道吗?”

“知道、知道啦,那小姐你去哪儿啊?”

“我自有去处,你别管。”

“那我怎么找你了?”

“我以后方便自会来找你,别废话,快把衣服穿上,没到侯府前不许露馅儿,知道吗?”

“好啦好啦,真是的,这么好的人家你不要,真不知道你想要什么?”

灵儿帮她大概整理一下,趁着没人注意,哧溜一下从花轿钻出来混入人群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