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244章 掀盖头

第二四四章 掀盖头

送往侯府的花轿在东城门附近耽搁了近一刻钟才陆续散开,喜娘催着轿夫们一路小跑着前进,再晚就要跟武家的送亲队伍撞上了,到时候要是乱了嫁妆错了花轿就麻烦了。

午时三刻,送往贾府的花轿准时到达,贾府门前鞭炮齐鸣,噼里啪啦声中,花轿轿门打开,正中端坐着凤冠霞帔头顶盖头的新娘子。

一个五六岁盛装打扮的可爱小女孩走上去扯扯新娘子衣袖,喜娘和春俏赶紧上前一边一个扶着新娘子下轿,跨过朱红色的马鞍子走上铺地的红毡子。

大红喜服的贾浩阳上前几步对新娘伸出手,柔声道:“一路辛苦吗?”

新娘子刚刚伸出的手顿了顿,喜娘赶紧道:“新郎倌儿,吉时快到了,快带新娘子进堂吧,等拜完堂你们想说什么说什么,想说多久说多久,谁都不会拦你。”

旁边宾客哈哈大笑,新娘子羞怯的微微侧头,喜娘也乐得呵呵直笑,唯独旁边扶着新娘的丫鬟春俏脸色难看,她眼神复杂的看向贾浩阳,贾浩阳视线扫到她时她微微摇头后快速低下头去。

贾浩阳心觉奇怪,一时又想不出哪里奇怪,在众宾客的催促下,他握住新娘伸出的小手慢慢走向喜堂,新娘子另一边由喜娘扶着,春俏则退到了一旁。

看着新郎新娘一步一步走向喜堂,秋鸣秋蝉来到春俏身边,秋鸣有些着急:“春俏姐,咱们真的就这么坐视不管吗?”

春俏咬唇沉默,秋鸣跳出来:“你们不去我去,小姐对我们那么好,我们不能只让她一个人受委屈。”

“站住!”春俏喝住她:“小姐这么做自然有小姐的考虑,如果贾公子真对小姐有情,换了人他怎会察觉不了?何况方才……我已经给了他暗示。”

“真的吗?那……那贾公子怎会没发现了?”

春俏低头:“兴许……这就是他们的缘分。”

三人均沉默,突然,喜堂里一阵**。几人赶紧挤进去,见新娘红盖头掉落在地,贾浩阳脸色铁青的瞪着新娘:“怎么是你?灵儿了?”

凤冠霞帔的芝兰从惊讶中清醒过来:“我……我不知道!”

贾浩阳气得将身上大红花一扯,大步往外走。芝兰急得跺脚大喊:“你已经把我迎进门了,不能丢下我不管!”

贾浩阳停下,微微侧头,冷声道:“我要娶的是灵儿,永远只是灵儿。我要能找到她还好,要是找不到,我与你叶家上下世代为敌!”

芝兰脸色苍白,脚下一个踉跄退后几步,喜娘赶紧扶住她才没摔倒,贾浩阳怒气冲冲,一边扯下身上的束缚一边快步走向大门:“牵马来。”

喜堂内外宾客面面相觑,怎么回事?难道新娘子换了人?众人纷纷对着芝兰指指点点,那话自然好听不了。

贾浩阳到门口等马的片刻,见春俏几人怯生生的站在一旁。他大步上去望着春俏道:“灵儿了?”

春俏微微福身:“小姐被大夫人换到侯府去了,不过公子,现在吉时已过……”

春俏话还没说话,贾浩阳已不见人影。一匹快马从贾府出来撒蹄狂奔,一路向城南飞驰而去,路人甚至看不清那人身影,只觉一抹红色眨眼闪过。

几息功夫,快马已到侯府门口,侯府里面摆满酒席,两对新人刚刚开始拜堂。突闻外面一阵哄乱,一匹骏马从天而降,扬起的前蹄一下子踢翻两桌酒席,碗盘掉落噼里啪啦碎了一地。

一道红色的影子从马背上跳下。飞快闪进喜堂,众人还没反应过来,新娘子的盖头已经飘飘落下。

凤冠霞帔下,一张两颊满是横肉的脸咧嘴嘿嘿一笑,把坐着轮椅的新郎倌儿吓得脸色苍白,一手颤抖的指着新娘子半晌说不出话来。最后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李家人见状吓了一跳,赶紧叫大夫,把新郎倌儿扶下去休息,贾浩阳开始也吓了一跳,片刻后他反应过来,沉声道:“怎么是你?灵儿了?”

三妹取下凤冠,扭扭脖子:“怎么不是我,你希望灵儿嫁给别人啊?”

贾浩阳心中一喜,她的意思是说灵儿没跟别人拜堂?他有些急切,一把捏住三妹肩膀:“灵儿在哪儿?快说。”

“咝~~~~你松手啊,把我捏痛了不告诉你了啊!”贾浩阳立刻松手,三妹揉揉肩膀,顺便再当着大家的面把身上这套不合身的嫁衣也脱了。

宾客们看直了眼,这是个什么新娘子啊!把新郎倌儿吓晕了不说,还当众脱衣服,啧啧,真是……对了,冲进来这人好像是贾家大公子吧?他今天不是也成亲吗?还穿着喜服跑这儿来干什么?抢亲吗?可新娘子这副模样,不值得吧?啧啧,有好戏看了……

“灵儿在哪儿,快说!”贾浩阳忍不住催促。

三妹整整衣裳:“我也不知道啊,她又没告诉我。”

“那你最后一次见她在哪儿?”

“在……东城门附近吧!”

贾浩阳闻言立刻冲出门外,跨上骏马直接从侯府大门冲了出去。他赶到东城门附近转了一圈,哪里有人?武家就在附近,她会不会去了武家?

于是,他又骑着快马赶到武家,那时新娘子刚刚被送入洞房,新郎倌儿还没来得及从新房出来,那新房门就啪一声飞了进去。

贾浩阳一脸戾气的站在门口,目光扫视一圈,最后落在还顶着盖头的新娘子身上。

武校尉见到贾浩阳非常意外:“贾兄,你不好好在家陪客喝酒,来我这儿干什么?”

贾浩阳一句话不说,径直走向新娘子,众人都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动作却没人拦他,直到他的手伸向新娘子的红盖头,众人才反应过来,大声惊呼却已晚矣。

贾浩阳一把扯开新娘子的红盖头,露出浓妆艳抹的芝玉,她诧异的看着贾浩阳,再看看周围,怎么回事?她脑子晕了!

武校尉有些生气,冲上来:“贾兄,你这是干什么?”

贾浩阳却看都不看他一眼,只盯着芝玉:“灵儿在哪儿?”

“啊?”芝玉一脸茫然。

“灵儿在哪儿?”贾浩阳再问一遍。

“她……她不是跟你成亲了吗?”

“贾兄,莫不是你把新娘子丢了吧?”武校尉话还没说完,贾浩阳已经转身出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