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245章 同乡

第二四五章 同乡

灵儿叼着根野草,坐在慢悠悠的牛车上,哼着小曲儿双脚一晃一晃的好不惬意,牛车背后拉了一车的干草,赶车的朱大爷说这是送到军营喂马用的。

“哒哒~~哒哒~~哒哒~~~~”背后一阵马蹄声由远及近,灵儿一个激灵,赶紧坐起来拉拉衣裳遮住半张脸,赶车的朱大爷回头看她一眼却没说什么。

两匹快马从牛车边快速掠过,往前飞奔而去,灵儿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前面两匹马突然扬蹄停下来,两个官差模样的人退回来,将灵儿和朱大爷打量一番:“喂,老爷子,拉这么多干草做什么?”

朱大爷赶紧呵呵赔笑道:“官爷,小的给前面江州军营送粮草的,您看,我有通行证。”

官差看也不看,反而盯着灵儿打量:“不用了,这位是……”

“哦,这是我小孙子,跟着我帮忙的,小的年纪大了,以后要有个伤病什么的,军爷的粮草耽误不得,所以我这次特地把这小子带来认认路,顺便在军爷们面前露露脸儿,免得以后小子去军爷认不得人。”

那官差笑道:“你倒考虑得周到。”

朱大爷笑呵呵的点头:“多谢官爷夸赞。”

两个官差对望一眼,其中一人掏出一张画像:“老爷子,你仔细看看,最近可有见过此人?”

朱大爷觑着眼看了半天,暗地里偷偷看灵儿一眼,灵儿万分紧张,手里抓了一把小石子儿,要是被告发了,她随时准备放倒两个官差,抢了马逃走。

官差催促:“喂,看清楚了没有?到底有没有见过?”

朱大爷笑呵呵的把画像还回去:“不好意思,官爷,小的眼神儿不好,不过这画中人到底是男是女啊?她犯了什么事儿吗?”

“也没犯什么大事儿。不过是上头有人要寻她。老爷子,留意着点儿,要是能找到此人,重重有赏啊!”

朱大爷连连点头。恭敬的目送两位官差,直到二人走远,灵儿轻轻吐口气。朱大爷笑眯眯的看着灵儿:“小子,你到底得罪了什么人?还受官府重金悬赏?”

灵儿干笑两声:“我……朱大爷,不瞒您说。其实我原本是在贾府里当差的,一不小心撞到了贾家夫人与个小厮,贾家夫人怕事情败露,就随便编个由头扣在我头上,我没办法,只得跑路了。”

“贾府?”朱大爷想了想:“沧州那个贾府吗?”

“大爷您真厉害,连沧州那边的人都知道!”

朱大爷得意一笑:“嘿嘿,老头子原本就是沧州人,怎会不知?你小子也是,什么人得罪不得。偏偏要去得罪那贾家人,你不知道贾家家大势大,你逃得出去吗?”

“这个……有什么办法,我也不想啊,朱大爷,你可得帮我呀,要被他们逮住了,我只有死路一条。”

朱大爷一时没答,挥起鞭子啪一声空响,牛车慢悠悠走起来。灵儿耸耸肩撇撇嘴。也是,一个普通老大爷能有什么办法?

那个小魔王也真是的,都半个月了,还找我做什么?他不是都已经娶了芝兰了吗?莫非还想把我弄回去做小?打死也不干!

更可恶的是。他居然以公谋私,给各个官府都发了通缉令,害她走到哪儿都得躲躲藏藏,空有一身银票却不敢花,连马车都不敢坐,只能混着搭过路的牛车了。

这时。听旁边的朱大爷道:“翻过那座山就是东湖县了,东湖县的县令夫人正在给她女儿挑丫鬟,你去试试吧!”

“哦!”灵儿随口一答,好像又觉不对,她一下子跳起来:“大爷,你让我去当丫鬟?”

朱大爷翻个白眼:“老头子活了大半辈子,要是连雌雄都分不出,不是白活了?”

灵儿抽抽嘴角,还以为自个儿扮得多好了,原来总有慧眼识珠之人啊!

朱大爷晃悠悠道:“女孩子家家,一个人在外游荡总不安全,小心官府没抓着你,先被山贼土匪给抓去,你这辈子就完了。”

灵儿嘿嘿干笑,不知为什么,她一点儿不怕,反而想起三妹他娘,要真有机会上山当山贼也不错,想想办法弄个山贼头子当当,然后抓两个美貌小生上来,嘿嘿……

朱大爷斜眼看她一脸贼笑的样子,摇头叹气:“亏你还笑得出来。”

灵儿拍拍脸坐直了,殷勤的陪着笑脸:“大爷,您说的那个什么县令夫人招丫鬟,有什么要求吗?县令夫人好相处不?”

朱大爷想了想:“县令夫人我倒没见过,好不好相处的要看你自个儿会不会看眼色,给人家当下人不都那样?不过那县令是我同乡,只要我去,他还是会给几分薄面的。”

“同乡?大爷您老家是哪儿的?”

“破锣沟。”

“什么?”

“破锣沟,一个穷山沟,现在都没人了吧,唉,说了你也不知道。”

灵儿惊得张大了嘴,破锣沟,她记得清清楚楚,几个月前,她跟着叶成仁走了一个时辰的山路,进到那荒山野岭中接生母遗骨,那个荒无人烟的穷山沟不就是破锣沟吗?世上哪有这么巧的事?莫非只是同名而已?

灵儿摇摇头,拉着朱大爷:“大爷,您说的是平安县往东三十里那个破锣沟吗?”

朱大爷回头看她,脸色明显意外又惊讶:“你怎么知道?”

“真的是那儿?”

朱大爷皱眉:“你怎么知道?”

呼~~~~灵儿长长吐口气:“我奶奶的娘家原本在那附近,听说她小时候还去那里玩过,后来发生了瘟疫,听说那个村子被烧光了,村里人也没剩几个,朱大爷,您是怎么出来的?”

朱大爷闻言也是一声长叹:“是啊,那次瘟疫村里人死了大半,后来官府又赶了一群人进去,染没染瘟疫的全都烧死了,我之前一直在外面做事,那段时间正好没回去,所以才躲过一劫,唉,死里逃生啊!”

看朱大爷那表情不像说谎,灵儿想起自己那位生父一家,“朱大爷,除了您,村里还有其他人逃出来吗?”

“有啊,我给你说的那个东湖县令就是我们村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