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246章 无巧不成书

第二四六章 无巧不成书

“有啊,我给你说的那个东湖县令就是我们村儿的。”

“啊?他姓什么?”

“姓蒋,听说过吗?”

灵儿摇头,心想这身子的生父姓什么一直没听说过,叶家人都只称他为畜生,却从来没人提过他的姓氏,应该不会那么巧吧?

朱大爷呵呵笑道:“你要没听说过,你奶奶那辈儿人肯定知道,咱们破锣沟是附近十里八乡有名的穷山沟,村里田地极少,又不出产什么,年轻人多半都出来找活儿做,卖儿卖女的也不在少数,但那蒋家就是个异数。”

灵儿满眼兴趣:“哦?怎么个异数法儿?”

“那蒋家早年也穷得叮当响,一无所有,几根木桩搭点儿茅草就算房子,一家人一年到头难得吃一次米饭。但有一点,那蒋老太太很会生产,那么穷的日子,她还是能一年一个的生,一连生了三个都是姑娘,第四个才是个儿子。

蒋老太太自然宝贝得不得了,等那儿子渐渐大些,大伙儿发现那小子不仅聪明伶俐学什么会什么,还长得一副好面相,大伙儿都开玩笑说这小子以后必定大富大贵,连村长都劝他们想办法让那孩子念书,说不定那孩子会成为咱们破锣沟第一个当官的。

蒋老太太当真听进去了,可家里穷,哪有钱念书啊?蒋老太太一咬牙,把上面三个女儿全都卖了,得的银子全给老四念书。

后来,蒋老太太又陆陆续续生了几个儿女,听说为老四念书,之后还卖过两个女儿。不过好在那老四也出息,十岁没到就考上了秀才,之后蒋家人日子就好过多了。”

听朱大爷的意思,对蒋老太太敢下血本供儿子念书颇为赞赏,灵儿却听得心里拔凉拔凉的,为儿子卖女儿,一个接一个。前三个说迫不得已也就罢了,可老四念书之后,蒋老太太又特地生下几个子女来卖,说明这老太太的心真不是一般的狠啊!

“朱大爷。之后了,老四还有继续念书吗?”

“当然,人家还考上了举人了,要不怎能当上那县令老爷?”

灵儿诧异道:“您说的那个老四就是东湖县令啊?!”

“不是他还能是谁?”

“那他怎么躲过那场瘟疫的?”

“他中了举人过后一直在省城待着,没有回乡下来。自然不会受牵连。”

“那……那蒋家其他人了?”

朱大爷摇头:“唉,其他人沾了老四的光,才过几天好日子,在咱们村头儿盖了好大一栋院子,还买了丫鬟回来,结果不到两年就遭了瘟疫。好歹那蒋老太太运气好,带着孙子去省城寻儿子才躲过一劫,其他十几口人全都死得光光的。”

新盖了院子吗?还有丫鬟……灵儿隐隐觉得那蒋家真的很可能就是这身子的血亲。呼~~~~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也可能是生母在天有灵,要让自己去寻那生父问个清楚吧?

灵儿决定了。东湖县这一趟她非去不可,且一定要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如果生父当真如叶家人所说那般,自己定不会给他留半分情面,但若另有隐情,也一定要问清楚。

灵儿沉下心来,回头一脸乞求的望着朱大爷:“大爷,您看我现在这个样子,真是无处可去了,蒋县令那里请您务必帮忙。相信只要我能进官府衙门后院。肯定再没人会怀疑我了。”

朱大爷一甩鞭子:“试试看吧,我只能给你做个引荐,收不收你还得看蒋老爷的意思。”

“好的好的,朱大爷。您真是好人,好人有好报。”

朱大爷呵呵笑道:“行了,举手之劳而已,我们这些常年在外跑的,什么人遇不上?只要心思不坏,能帮一把是一把不是?”

灵儿连连点头:“是是。大爷真会做人,我得好好跟你学学。”

牛车一爬上山头,就能看到山下偌大一个湖泊,碧水连天往远处蔓延,不知何处是尽头,而朱大爷所说的东湖县就在山脚与湖之间的一大片平地上。

“哇!这还真是个好地方,朱大爷,那湖有多大啊?”

“大得很,一直连往沧江。”

“大得很是多大啊?”

朱大爷呵呵笑道:“这么说吧,快马绕着湖跑一天至少要三天三夜。”

“那……这湖里有人养鱼吗?”

“养鱼?为何要养鱼?”

“养来吃也行,卖也行,可以赚钱啊!”

“呵呵,你小子花花肠子倒挺多,东湖连着沧江,每年春夏都要涨潮,一涨潮就有捞不完的鱼苗涌进来,哪里还需要你去养?”

这样吗?可惜了,原本以为是个商机了。

牛车到达城门口,朱大爷熟稔的城门守卫打招呼,守卫瞟一眼灵儿,“咦,朱大爷,这小子是谁啊?”

“哦,这是我们村儿老张家的孙子,托我带他出来寻个活儿做。”

“是吗?朱大爷你是能人啊,现在都开始帮人家寻起差事来了。”朱大爷打个哈哈应付过去,守卫自然放行,灵儿随着朱大爷的牛车进了城。

这东湖城比起沧州那边的城市热闹不减,该有的都有,还多了不少卖水产的铺子,多半是借着临近东湖的便利。

另外,东湖城的大街上偶尔还能看到一些身着异服长相如东亚人的外族商人,虽然前世见的外国人多了去了,但在这里还是第一次见外国人,自然免不了稀奇会多看几眼。

朱大爷提醒道:“小子,别盯着人家看,当心惹祸上身。”

灵儿不以为然:“看几眼有什么嘛?人长来不就是让人看的?何况这是咱们的地界,他们还敢放肆?”

“嘿,你这小子,说话没个轻重!”朱大爷压低声音道:“你不知道我朝与北蛮交战连连战败啊?这些蛮子说是商人,在咱们这儿却横得很,动不动就要打要杀的,你少惹他们。”

“啊?官府不管吗?”

“呵,官府?不都是些吃软怕硬的东西?”

看朱大爷那表情,对官府颇为不满的样子,那联想一下,那位蒋姓县令也不见得是个好官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