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247章 引荐

第二四七章 引荐

朱大爷带着她东转西转,也不知到底走的哪个方向,最后在一座小院儿门口停下。他敲门,一个面相四五十岁的妇人笑眯眯的开门出来:“老头子,回来啦?”

朱大爷把鞭子扔给她,背着手进去,走几步回头看灵儿:“臭小子,进来啊!”

灵儿左右看看,笑眯眯的叫了声朱大娘,然后快走几步跟上去。

朱大爷自个儿进了堂屋,倒了两杯茶,一杯给灵儿,一杯自个儿咕咚咕咚喝掉,他连喝好几杯,才抬头道:“要喝水自己倒啊!”

灵儿尴尬的笑笑:“我不渴,朱大爷,这是您家啊?”

“是啊,怎么,你还有别的去处?”

“没有没有,朱大爷,您太好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谢您?”灵儿想想,赶紧从胸口掏出一两碎银子双手递过去:

“朱大爷,这是我以前在贾府当差时攒下的,就当……我的住宿费和您帮忙的辛苦钱,您别嫌少。”

朱大爷也不推辞,顺手接了,对刚从院里进来的朱大娘道:“老婆子,烧点儿热水,再去给这丫头找两身衣裳换换。”

“丫头!”朱大娘诧异的打量灵儿,看到灵儿的耳洞才恍然大悟,笑着一拍掌道:“哎呀,还真是个丫头,我说小子怎会长这么俊了?来来来,丫头,跟大娘来。”

灵儿好好泡了个澡,再换身干爽的衣服,唉,真舒服啊,逃难了半个月都没洗澡,连顿饭都没好好吃过,真是累死人,那小魔王何时才能让人省心点儿啊?

朱大娘进来,看灵儿正在梳头,笑眯眯的过来:“我帮你吧!”

灵儿谢过,规规矩矩的坐着。朱大娘一边梳一边赞道:“好一头秀发啊,又黑又亮,姑娘,你模样这么俊。为何要扮成个脏兮兮的小子啊?”

灵儿扯扯嘴角:“这个……说来话长,大娘,朱大爷了?”

“呵呵,你可别叫我大娘,我这岁数当你奶奶都够了。老头子送粮草去了。”

“啊?他去军营了?”

“是啊,军营的事情耽搁不得,他习惯每次回家喝口水再去。”

“那……那他什么时候能回来啊?”

“要不了多久,军营没事的话,今晚天黑前就能回来。”

“哦!”灵儿恹恹的回答,朱大娘笑道:“别担心,我不会把你卖了的,你的事情老头子大概说了说,也没说得清楚。老头子说你老家也是沧州平安县那边的?”

“是啊,我奶奶娘家就在破锣沟附近。咱们也勉强算个同乡吧?”

朱大娘笑道:“难怪口音这么近,咱们就是同乡啊。老头子说你想去给蒋家小姐做丫鬟?可有此事?”

灵儿点头:“是啊,大娘认识蒋家小姐吗?”

“倒是见过几次,不过姑娘啊,丫鬟可不是那么好当的,每日受不完的气,动不动就要挨打挨骂挨罚,说不好还会被转卖出去,一般人家的姑娘若非不得已,都舍不得送去做丫鬟。你为何偏偏要去了?你父母亲人了?”

灵儿有些尴尬,她低眉垂眼,心想这位朱大娘倒是好心人,可又要编些谎言来骗她……唉。撒一个慌后面就要编无数谎言去圆谎,我都快成谎话大王了。

朱大娘见她低头不说话,还以为不小心说中了人家伤心事,赶紧道:“哎呀,看我这乌鸦嘴,说这些干啥?姑娘别难过。你若真想去,大娘帮你就是。”

灵儿抬眼目光盈盈的看着朱大娘:“大娘您真好,我叫白……小白,您叫我小白吧!”

“哦,小白姑娘,你还没吃饭吧,来,跟大娘一起去弄点儿吃的。”

灵儿在朱大娘家住了一晚,却一直不见朱大爷回来,早饭时忍不住问了一下,朱大娘道:“现在北方打仗,粮草不足,军爷追着要粮草,老头子昨晚回来打了一头,就连夜赶着去乡下收粮草去了。”

“这么急啊?朱大爷都不用睡觉吗?”

“唉,累是累点儿,老头子这个差事来得不容易,多跑跑能多赚点儿钱也好。”

看朱大娘哀声叹气的样子,灵儿不好多问,老老实实自个儿吃自个儿的。早饭后,朱大娘换了身儿衣裳,拿了个大木盆出来,招呼灵儿道:“小白姑娘,你不是想去蒋夫人那儿应征吗?走吧,我带你去。”

灵儿赶紧收拾整理一下,跟着朱大娘出门,他们走的都是小巷,一路都有熟人打招呼:“朱大娘,又去接衣服来洗呀?你家老头子、儿子都会赚钱,你那么辛苦干啥?”

朱大娘呵呵笑道:“我一个人在家闲着也是闲着,能做点儿事贴补点儿家用也是好的,大妹子,要不要一起去?”

原来她拿大木盆是去蒋家接衣服回来洗,而且这还邀了两个人一起。同行妇人看到灵儿都不由的打量她一番,小声打趣道:“哟,朱大娘,儿媳妇都带出来了?怎么没见过?”

朱大娘嗔她一眼:“胡说什么,这位小白姑娘是去蒋家应征丫鬟的。”

“啊?应征丫鬟?”那两个妇人立刻转到灵儿这边,拉着灵儿的胳膊道:

“哎呀,傻姑娘啊,你不知道蒋家那位小姐脾气有多坏啊!她身边的丫鬟都换了好几拨儿了,还有被发卖的,被打得半死的,被划伤脸不敢出来见人的。

哎呀,你这么个好生生的姑娘去那儿不是糟蹋了吗?”

“是啊是啊,你去蒋府还不如干脆给朱大娘做儿媳妇得了,朱大娘为人宽厚,他家老头子又能赚钱,儿子也老实勤快,保准比你去蒋家当丫鬟强。”

灵儿尴尬的傻笑,又不知该怎么拒绝,两个妇人见状越是热情,最后还是朱大娘拦住她们:“小白姑娘有她的想法,你们别为难她了。小白姑娘,到了。”

灵儿抬头,见她们到的是一座府邸的侧门,门口看守的婆子见了几人熟稔的打招呼,然后进去叫了个三十来岁的管事妇人来。

听朱大娘她们都称她为张大嫂,张大嫂见了几人脸上淡淡的,“又来了,今天衣服挺多,进来吧!”

几人跟着张大嫂进了侧门,里面是个小院子,几个妇人正忙着洗衣晾晒,旁边还有一大堆衣裳堆成了小山。

张大嫂指着那堆衣裳:“老规矩,一文一件,三天内洗干净了送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