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248章 蒋家人

第二四八章 蒋家人

跟朱大娘同来的两个人陪着笑谢过了,然后端着木盆上去捡衣裳,朱大娘则偷偷塞了点儿碎银子过去,笑眯眯道:“张大嫂,听说蒋夫人要给小姐挑个贴身丫鬟,不知有人选了没?”

张大嫂收了银子,脸色也好看了许多:“怎么,你家有姑娘卖?”

“不是不是!”朱大娘连连摆手,然后把灵儿推到前面:“这位姑娘举目无亲,想找个差事做做,张大嫂您看如何?”

张大嫂围着灵儿打量一番,又抬起她的脸左右看看,还把她的手拉出来看看,然后走到正面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哪里人士?家里可有亲人?”

灵儿规规矩矩的福福身:“奴婢姓文名小白,原是沧州人士,父母亲都没了,从小跟着爷爷奶奶长大,前不久爷爷奶奶也去了,我一个人没了去处,就想出来找点儿事做。”

张大嫂满意的点点头:“给小姐做贴身丫鬟可是要签卖身契的,而且是死契,一辈子不能赎身,你可愿意?”

灵儿犹豫了一下,想了想,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她必须去见那个蒋老爷,再说我用文小白的名字签契约,以后只要能逃出去,他们也找不着我。

于是灵儿点头:“如今这世上就剩我一个人了,与其在外漂泊流浪,还不如找个安稳的府邸,不用担惊受怕,不用风吹日晒,还有吃有喝有住,小白就知足了。”

张大嫂笑道:“你能这么想就对了,在这府里啊,只要伺候好了主子,以后有的是荣华富贵给你享。”

旁边朱大娘和同来的两个妇人都脸色怪异,几人对望一眼,纷纷暗暗摇头,自个儿低头捡衣服去。

张大嫂回头对朱大娘几人道:“你们自个儿拿了多少衣服,待会儿去报个数儿,记得按时送回来啊!”

几人应了。张大嫂对灵儿道:“走吧,我带你去见夫人。”

张大嫂带着灵儿从院子里面的一个穿门进去,绕过一座小花园,再顺着游廊走一段儿。已经能看见前面的厅堂,张大嫂停下来低声道:

“待会儿见了主子机灵点儿,我们家小姐最喜欢别人夸赞她,你顺着她说,保准她高兴。她高兴了我们夫人就高兴,到时候有你的好处。”

灵儿福福身:“是,多谢张大嫂提点。”

张大嫂满意的点头,心想这丫头比前面几个机灵多了,这次肯定能讨点儿赏。

二人来到客厅门前,张大嫂让灵儿等在门口,她上前去跟门口的婆子小声嘀咕几句,顺便把方才朱大娘塞给她的碎银子塞给了那婆子,那婆子不动声色的收了,低头进屋去。

没一会儿。婆子出来道:“夫人叫你们进去。”

张大嫂连连道谢,赶紧回来拉了灵儿,在门口整整衣衫,才抬步跨过门槛。灵儿偷瞧了一眼,见客厅上方坐着一个浓妆艳抹、珠光宝气的妇人,右下手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跟上方妇人长得极像,圆圆的盘子脸上浓妆艳抹,依然遮不住鼻梁附近的小雀斑。

张大嫂走到厅上跪下全身几乎匍匐在地:“奴婢拜见县太爷夫人,拜见县太爷小姐。”

灵儿抽抽嘴角想笑,感觉有人看自己。她赶紧有样学样,跪下全身趴在地上:“奴婢文小白拜见县太爷夫人,拜见县太爷小姐。”

呃,这个称呼太搞笑了。这对母女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是县太爷的家眷吗?

上方的妇人淡淡道:“张强家的,你不好好管你的洗衣房,跑我这儿来干什么?”

张大嫂赶紧道:“夫人,洗衣房的事情奴婢半分不敢怠慢,奴婢家熟人带来个丫鬟,想要卖身进府。奴婢看她伶俐,所以特地带来给夫人小姐瞧瞧。”

“哦?这丫头来历出身可都查明了?她父母愿签卖身契否?”

“查明了,这丫头是个孤女,唯一的亲人几个月前就没了,她自个儿愿意卖身,只求个安全的容身之所。”

张大嫂趴在地上还不忘给灵儿打眼色,灵儿赶紧道:“是的,夫人、小姐,奴婢自愿卖身,只求有片瓦遮头、顿顿能吃饱饭。”

蒋夫人盯着灵儿头顶:“抬起头来。”

灵儿缓缓抬头,视线与蒋夫人对了一眼赶紧垂下。蒋夫人见灵儿面容清秀水灵,不禁微微皱眉,她看向自己女儿:“妍儿,你觉得如何?”

妍儿!灵儿惊了一下,那不是自个儿生母的名字吗?她眼皮微抬,复又忍下,低眉顺眼一动不动。

蒋妍儿见灵儿容貌秀美又肤白胜雪,脸上明明没上妆,却干净得像白玉一般,她嫉妒了,想自己每日得涂多厚的粉啊,却始终遮不住脸上这些斑,真讨厌,要是……能把这丫头的脸皮换在自己脸上该多好?咦,找个大夫试试,说不定真能行了!

蒋妍儿高兴了,“娘,这丫头好,我就要她!”

蒋夫人有些意外,她知道自己女儿对她自个儿的相貌一向不太满意,这丫头比女儿长得还好,女儿怎会愿意?她今儿个怎么突然转性了?

“妍儿,你不是不喜欢漂亮丫鬟吗?”

“哪有?娘,我觉得这丫鬟很好啊,漂亮点儿看着也舒服啊,娘,就她吧!”

灵儿道:“夫人过奖了,奴婢担当不起,妍儿小姐身份高贵,面相富贵又旺夫,身段儿也是极好的,奴婢望尘莫及。”

蒋妍儿不禁得意的摸摸自己的脸:“咦,你怎么知道我这面相旺夫了?我还没嫁人了!”

蒋夫人嗔道:“女孩子家家,别把嫁人不嫁人的挂在嘴边。”

灵儿赶紧道:“小姐,您面若银盘满月,一看就喜气富贵,再者小姐身段儿丰盈,我奶奶说这样的身段儿最会生养,以后定能子孙满堂,自然是旺族又旺夫的!”

“嘻~~~~你真会说话,我越来越喜欢了,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奴婢姓文,名小白。”

“小白,嘻嘻,娘,爹爹养的那只鹦鹉不也叫小白吗?”

蒋夫人笑笑,再次打量灵儿,心想这丫头还算伶俐,就是有时说话没分寸,可能是乡下丫头粗野些也正常,以后教导教导就好了,既然妍儿喜欢,就由着她吧。

“这丫头不错,张强家的,你这次事情办得不错,有赏!”

蒋夫人身边的婆子过去不甘心的掏出二两银子重重放她手上,低声道:“给你个讨巧的。”张大嫂嘿嘿笑着接下,对着蒋夫人蒋小姐千恩万谢的磕头。

蒋夫人又道:“张强家的,你带这丫头去签卖身契,然后送到李嬷嬷那里调教调教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