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250章 卖身为婢

第二五零章 卖身为婢

张大嫂回头见了来人,赶紧陪笑道:“哎呀,周大哥回来了,让妹子好等啊!”

周全安瞟一眼张大嫂就转开眼去,似乎不想再看她第二眼,脸色也没有丝毫好转,淡淡道:“你来这里干什么?”

“我?哦,对了,今儿个大小姐新收了个丫鬟,喏,这不是,夫人命妹子把她带来签了卖身契好送李嬷嬷那儿去调教。”

“大小姐收的?”周全安狐疑的打量灵儿一番,脸色依然严肃:“你叫什么名字?何方人士?家中还有何人?他们可否同意你签卖身契?”

灵儿规矩的福福身:“奴婢姓文名小白,祖籍沧州,父母双亡,从小跟着爷爷奶奶长大,几个月前爷爷奶奶陆续过世,世上就剩奴婢一人了,奴婢想来府里做丫鬟求口饭吃。”

周全安听完并没有半分同情之色,点头道:“既然是你自愿,那就签吧!小贵,把卖身契拿出来,让她签字画押。”

万小贵应诺,从侧面一个偌大的像药铺分装药材的柜子里抽出一个小抽屉,从里面拿出一张纸,准备好笔墨,帮灵儿写好名字,指着那名字让灵儿摁手印儿。

周全安检查过,也在上面签了名,然后又开出一张单子,让灵儿去账房领二两银子,那就是灵儿的卖身钱了。

灵儿愣愣的望着那张纸,心想我就只值二两银子吗?蒋府的丫鬟真不值钱。

张大嫂带着灵儿从账房出来,眼睛直往她装银子的袖口瞅,灵儿装作没看见,张大嫂脸色有些难看,她轻咳一声:“小白啊,你能到大小姐身边伺候是你的福气啊,咱们府里上上下下那么多丫鬟,可不是人人都有这福分的。”

灵儿笑笑:“是,奴婢一定伺候好大小姐。”

“那是当然,但……你也别忘了我这个恩人啊!”

灵儿又笑眯眯的对张大嫂福身行礼:“多谢张大嫂引荐。等以后我在大小姐身边站稳脚跟儿,有好处一定最先告诉张大嫂您。”

张大嫂乐得呵呵直笑,心想这丫头能记得自己的好,以后帮着说几句话也是好的。就不再贪念灵儿那二两卖身银子了。

灵儿被带到厨房旁边一个不小的院子,叫个小丫鬟进去通传一下,没一会儿,一个扑克脸吊脚眉的老婆子走出来,张大嫂赶紧客气的行礼:“李嬷嬷好!”

老婆子脸色淡淡的嗯了一声。张大嫂赶紧把灵儿推到她面前介绍一番便找个托词溜了,好似挺怕这老婆子。

李嬷嬷面无表情的看着灵儿:“什么名字?”

“奴婢文小白。”

“夫人可有赐名?”

“没有。”

灵儿自认为自个儿规规矩矩、低眉顺眼,可那李嬷嬷不知从哪儿抽出块戒尺啪一声打在灵儿胳膊上,灵儿疼得直跳脚,李嬷嬷冷着脸道:“可知错在何处?”

灵儿疼得头晕,哪里知道她在说什么?老婆子戒尺一挥啪一声又落在另一边胳膊上,灵儿疼得泪花儿直闪,老婆子声音依然冷淡:“卖身为奴就要随时记住自己是奴,对主子、对管事、对长辈都须毕恭毕敬、使用敬语,你方才用敬语了吗?”

灵儿想起方才随口说了没有两个字。眼看老婆子戒尺又要落下来,她赶紧道:“奴婢文小白,未得主子赐名。”

李嬷嬷这才收了戒尺,领着她进入院子。这院子是两进的,进去就是一长排的小屋子,后面还有一排屋子,院中女婢年龄有大有小,一共约有二三十人,服装发式都整齐划一,应该是府里统一发放的;

另外。她们各自手上都有伙计,有洗衣服的、有舂米的、有劈材的,反正做的都是粗活儿。

婢女们见了李嬷嬷都很害怕,赶紧放下手中活计。个个站得规规矩矩低眉顺眼的给李嬷嬷行礼问安。

李嬷嬷带着灵儿走到一四十岁左右的妇人面前:“这是新来的,夫人选来给大小姐做丫鬟的,你安排一下。”

妇人恭敬的应了,并低头恭顺的站着直到李嬷嬷转身走出院子去。

李嬷嬷一走,妇人便站直身子,背着手仰起头。突然变成衣服高高在上的样子:“我姓谭,这大杂院除了李嬷嬷,你们都得听我的,明白吧?”

“是,奴婢任凭谭妈妈吩咐。”

谭妈妈对灵儿的乖巧顺从很满意,她围着灵儿转了一圈,狐疑道:“你是夫人亲自选给大小姐的?”

灵儿恭顺的应了声是,谭妈妈哧笑道:“既然如此,但愿你能多挨几天吧!你跟我来。”

谭妈妈带着灵儿走到里院,在最右边一间小屋前停下:“以后你就住这儿,好好学规矩,早学好早出去,学不好就一辈子在这儿干粗活儿。”

灵儿顺从的应了,谭妈妈点头:“第一天来,先去熟悉熟悉,午饭后跟大家一起学规矩,然后干活儿,知道吗?”

谭妈妈交代完就离开了,她一走,这里院中的婢女们都怯生生的暗地打量灵儿,灵儿对她们友好的笑笑,婢女们又赶紧转开头去装作没看见,好似不愿意与她来往一般。

灵儿微微皱眉,我没那么可怕吧?难道蒋府的主子变态,连带这些丫鬟们也都与众不同了?真是奇怪!也罢,反正她也没想在这儿久待,先住下来,再好好打算打算,看怎么才能接近那个蒋老爷?

这间屋子当真很小很简单还有些阴暗,屋中两张窄床靠着两边的墙壁置放,床下各放一个木箱;开门正对一扇窗子,窗下一张小桌,桌上两个小木盒子,除此再无它物。

灵儿见左边那张**叠放了几件衣裳,应该是给新人的吧?那就是自个儿的了?她走过去坐下,抖开衣裳看看,果然是跟院中婢女们一样的服饰。

这时,房门吱嘎一声响,一个十四五岁的姑娘走进来,她盯着灵儿打量一番,然后走到灵儿对面的床坐下。

灵儿见她没有说话,便主动问:“那张床是你的吗?”姑娘点头。

“我叫文小白,你叫什么名字?”

姑娘摇摇头,指着自己嘴巴,一边摇头一边发出啊啊的声音。

“你是哑巴?!”姑娘点点头,灵儿非常意外。

“蒋府还会收哑巴做丫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