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251章 婢女们

第二五一章 婢女们

姑娘脸色立时变得煞白,灵儿赶紧解释:“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是说你……你是进府之前哑的还是进府之后哑的?”

姑娘想了想,指指她身后,那就是进府之后哑巴的了?看那姑娘年纪轻轻,相貌也不错,身姿体态明显是训练有素的,什么原因让她变成了哑巴了?难道是得罪了主子?

灵儿身子不由抖了一下,她凑近些小声问:“你以前在谁身边伺候?老太太?”姑娘摇头;“夫人?”姑娘摇头;“难道是大小姐!”这次姑娘点头了。

天啊,真是那丑丫头,灵儿泄气的坐回去,那丑丫头还真下得了手啊,不愧是蒋家的种,个个心狠手辣,更郁闷的是我以后还要去伺候她,一想就难过,不行,一定得想想办法自保。

对了,这可怜的小哑巴既然伺候过丑丫头,一定知道他们不少事情,要是她会写字就好了。不急,还有的是时间,慢慢跟她套消息也行。

这小哑巴又把翠绿色的梳子,她很是喜欢,于是灵儿叫她小翠,小哑巴似乎也挺喜欢这名字,只可惜她一点儿不识字,灵儿费了老大劲儿,也没问出什么有用的东西来。

午饭时分,外面一个底气十足的婆子拿个蓝铁锅敲得砰砰响:“开饭啰开饭啰!”

小翠听到叫声赶紧从枕头底下掏出一个木碗飞快跑了出去,灵儿愣神片刻,走出屋子,见院子正中央摆了两个大木桶,一个壮实的妇人挽起袖子正给排队的婢女人一个一个舀饭。一人一勺,清汤寡水的菜稀饭,再配一个黑不拉几的干馍馍。

这就是午饭?这东西能吃吗?小翠高高兴兴的领了稀饭馍馍回来,见灵儿还巴巴的站着,赶紧扯她两下,指指打饭的妇人,意思让她去打饭吧?

灵儿有点儿嫌恶。但不能不吃。可她没有饭碗啊!小翠想了想,把自个儿的稀饭馍馍塞给灵儿,咚咚跑进屋子从灵儿枕头底下翻出一个木碗。快跑几步又去排队。

但她排的是最后一个,等轮到她那里妇人把桶子倒个底儿朝天也没倒出几粒米来,馍馍更是没了。

小翠可怜巴巴的端着木碗回来,哭丧着脸望着灵儿。灵儿把方才她给自己的稀饭馍馍还给她:“谢谢你,小翠。你吃吧,我不饿!”

小翠想了想,把自个儿的饭倒一半给灵儿,再把馍馍也掰一半塞给她。小翠对她直点头,让她快吃,灵儿说不出的感动。这么好的姑娘怎么就被弄成这样了呢?

“哧~~~~你还敢吃她的东西?就不怕再被主子割了舌头?”旁边一个十三四的小姑娘哧笑一声,其他婢女往这边看了一眼。各自低头吃饭。

灵儿好奇的打量那小姑娘,见她脸蛋儿圆圆还有些婴儿肥,相貌普通平常没什么出彩之处,只是左边脸颊上一颗黑痣挺显眼。

灵儿过去蹲在她身边:“我叫文小白,你叫什么名字?”

小姑娘斜眼瞟灵儿,转开身子,不愿与她搭话,灵儿耸耸肩,回到小翠身边,见小翠低垂着脑袋默默吃饭,不再理自己了,灵儿问她几次她都没反应。

难道小翠生气了?灵儿好笑的摇摇头,拍小翠肩膀一下:“你别生气,我只是初来乍到不明状况,想多认识几个人,打听下府里的情形,免得以后出去得罪主子。你也不想我惹怒主子被罚吧?”

小翠抬头看她,咬唇想了想,拍拍她要她跟上。小翠带着灵儿走到院子另一边,在四五个婢女围成的圈子边蹲下。

灵儿大概扫了一眼,见他们年龄不一,大的十*岁,小的只有*岁,但她们各自身上都有伤,有的脸上有伤疤,有的腿瘸,有的少两根指头,还有一个没了鼻子,模样看起来非常吓人。

灵儿捂着嘴偏头开差点儿吐出来,众婢女齐齐转头看她,小翠赶紧比手画脚好像在跟大家解释什么。那十*岁的婢女声音有点儿惊讶:“你是大小姐的新丫鬟?”

咦!这个会说话!灵儿回头看她,见两条长长的疤痕像蜈蚣一般趴在她脸上,原本的五官也随着疤痕有些变形。

尽管明白面相只是皮囊,活了几十年的灵儿看着还是有些别扭,她看了两眼就忍不住低下头去,顺势行个礼。

那婢女道:“我叫荷花,以前在大小姐身边伺候过,五年前因为给大小姐梳头时梳子不小心在她额头上挂了一下,我就成了现在这样子;这几个都是在大小姐身边伺候过的。”

荷花指着另几个婢女一一介绍,看她们非伤即残的样子,且个个都曾经是蒋小姐的贴身丫鬟,灵儿不只是心里拔凉,一股怒气从心底腾腾升起,这都什么啊,那蒋小姐现在也不过十一二岁,怎么就下得了手做出如此恶事?

荷花看出灵儿眼中的同情与愤怒,她恐怖的脸略微柔和了些,院门口有婆子进来,她拉着灵儿蹲下,小声道:“谭妈妈来了,别说话,否则要挨打。”

好在谭妈妈只是在院门口看了一圈就出去了,灵儿跟那几个婢女围成一圈吃饭,荷花小声道:“你为何进府来?是自愿来的吗?为何夫人会把你指给大小姐了?”

“我是自愿来的,家里没人了,一个人在外也没法儿过活,我见着夫人小姐时说了几句好话,大小姐好像很爱听,就主动跟夫人说要我做她的丫鬟,我签了卖身契就被送到这儿来了。”

荷花几人对望一眼:“你都说了些什么?”

灵儿把自个儿先前的话一一道来,荷花几人听到一半就脸色怪异,半晌后,荷花摇头轻叹:“大小姐最不喜欢比她貌美之人,即便不是府中丫鬟,她也会想法设法去找茬儿,你自个儿送上门来,大小姐还愿意留你,她肯定没打什么好主意,你自个儿小心些吧!”

“荷花姐姐,老爷身边有丫鬟吗?听说老爷挺好相处,我有没有机会被分到老爷身边了?”

几个婢女脸色更加难看,那瘸腿的婢女道:“到老爷身边你只会死得更快。”

“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