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252章 结盟

第二五二章 结盟

“还能为什么?难道你不知道我们夫人是东湖县有名的妒妇?”

想起之前万小贵的话,灵儿沉默了,果然,这府里主子没一个是好东西!

午饭吃完没一会儿,李嬷嬷来了,婢女们默不作声的排好队,依次站成几列,两人前后之间空出一段儿距离,就像中学生做早操那般,灵儿也在队列末尾找个位置站好。

“李嬷嬷好!”众婢女齐齐低头微蹲身行福礼,李嬷嬷拿着戒尺慢悠悠的在婢女见走来走去,见到动作不规范的戒尺啪一声打下去,能把蹲着的婢女打翻掉。

被打的婢女不会有半分怨言,再痛也不敢吱一声儿,赶紧爬起来再次蹲好。灵儿之前好歹也学过,标准不标准她不知道,她只知道自己坚持不了多久。

可李嬷嬷偏偏就踱步到了她身边,还拿着戒尺在她身边转来转去就是不走开,为了不挨痛,她只能咬牙坚持,忍得满头大汗,李嬷嬷总算开口了:“免礼!”

婢女们齐声道谢站直。接着谭妈妈轻咳一声,拉长调子喊:“第一排,往前走。”

第一排的婢女低眉顺眼踩着小碎步慢慢往前走,李嬷嬷拿着戒尺守着,稍有不对就要挨打,接着第二排第三排,依次下去。

这就是他们所说的训练内容?如此一练就是整整一个时辰,李嬷嬷好像也累了,给谭妈妈丢下一句话就离开了。

大家才刚坐下休息,谭妈妈又命令大家去干活儿,干活当然就是之前那些粗活儿了。

灵儿眼睛一搜,很快找到了舂米的荷花几人,她低着头慢慢凑过去。荷花几人看她一眼,也没说什么,依然低头自个儿干活儿。

这舂米是个细活儿,中间老大一个石臼,边上两个舂米的木杆子由人踩着,有规律的一踩一松,只要配合好。速度会比平常快许多。舂一会儿须得往石臼里加谷子,等壳儿都脱得差不多了,再把混着米糠的大米舀出来。用细细的筛子筛过几遍。

筛出来颗粒最大最白净的是最好的上等米,其次是米粒半颗大小、米糠极少的二等米,还有就是夹着米糠的碎米,灵儿他们吃的西周就是用碎米熬的。

这里舂米是两个人配合着踩。灵儿没做过,添加谷子又怕被压手。就跟小翠一起筛米糠好了。小翠身边还有个一起筛米糠的,就是那个瘸腿的姑娘。

灵儿问了她姓氏,她淡淡道:“我无名无姓,进府后夫人给取了个菊花的名儿。”

灵儿盯着她的腿。很想问她为何腿会瘸,灵儿犹豫着怎么开口,就听菊花自己说:“我本是街上讨饭的乞丐。被官府抓回来送到这里,夫人让我伺候大小姐。我不想待在这种鬼地方,一心想逃出去,后来被抓到打断了一条腿扔进这大杂院。”

灵儿诧异的看她,蒋家人那么厉害,她居然还敢逃,算是这些婢女中有主见的了!桃花却突然抬头:“既然你进来了,就别想出去,除非你有办法扳倒蒋老爷,否则这辈子都别想逃出蒋家的手掌心儿。”

灵儿愣了一下,扯扯嘴角尴尬的笑笑,低声道:“我没想逃,只是想……”

“谎话就别跟我说了,我虽是个乞丐,见的人也不少,世上形形色色之人何其多,你这种人一看就跟我们不一样,你有什么目的我不管,但你不能连累我的姐妹,她们本就是苦命人,再经不起折腾了。”

听菊花的话好像一个看透世事的老人般,心上满目疮痍却又极力维护自己的姐妹,谁说深宅大院最无情?这些身份最为卑微的婢女就比谁都有情。

菊花态度冷淡,其他人也不见得热情,灵儿本想跟她们套近乎了好打探蒋家人根底,可她们嘴巴紧得很,只说自个儿的事,从来不提主子其他事情。

灵儿想跟她们交换条件,但刚刚认识又怕太过冒失,万一她们去告密就麻烦了,于是她沉默下来,什么都不问,每日跟她们一起吃饭一起训练一起干活儿。

如此在大杂院中待了半个月,天天吃糠咽菜把她脸都吃绿了,谭妈妈带来一个消息,说是蒋夫人明天要考察灵儿的规矩礼仪,通过的话就可以到大小姐身边伺候了。

灵儿得到这个消息不知道该不该高兴,不过她第一件事就是去找了荷花她们,几人闻言都同情的看着她,菊花的话更直接:“希望你不要回来得太快。”

荷花道:“回来也不是坏事,总比那些活活打死的、卖去蛮荒之地的好。”

灵儿不乐意了,毕竟跟她们挺熟了,说话也没那么多顾忌:“为什么你们不说点儿好听的?万一我逃出去了?或者把那位扳倒了,说不定还能救你们出去了。”

听到出去二字,几人眼中都有几丝光亮闪过,不过很快就淡去了,荷花摇头道:“我们不指望你来救我们,先救你自己吧!”

灵儿抽抽嘴角,凑过去小声道:“咱们做个交易如何?如果我有办法救你们出去,你们可否告诉我想知道的消息?当然,你们必须对天发誓,不许告密,否则不得好死。”

荷花几人面面相觑,荷花并不看好灵儿,本想否了,菊花却道:“好,我对天发誓,如果我们之中任何一个告了密,我们全都不得好死,但你也得发誓以后必须救我们出去。”

荷花几人诧异的看着菊花,菊花摆摆手:“你们不信她,信我就是。”

灵儿满意的点头,也发了誓,菊花道:“你跟我们一起这么久不就是想打听消息,说吧,想问什么?”

既然大家都发了誓,就没什么好隐瞒的了,灵儿直接把自己的来意说明,甚至连跟蒋家的关系都没隐瞒,对于这群没有什么比现在更坏的婢女来说,坦诚相待是最重要的。

几个婢女听完都非常意外,荷花诧异道:“你……您既然是蒋老爷的亲生女儿,为何不直接跟蒋老爷相认,反而到这里吃苦?”

灵儿不屑道:“当年他们一家那么虐待我娘,我怎么知道他会不会认我,再说我还不能完全肯定蒋老爷是我生父,我必须亲自见到他并想办法证实。”

几人沉默了,半晌后,菊花道:“我有办法了,你过来听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