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253章 恶毒的小姐

第二五三章 恶毒的小姐

ps:感谢‘扫描穿越很无聊’和‘青春雪弗兰’童鞋的月票支持,虽然不太会跟大家交流,总担心说错话伤了大家,但是看到有人支持还是非常高兴的。

次日上午,灵儿跟着李嬷嬷去拜见蒋夫人和蒋小姐,依然是上次那个客厅,不过这次厅上多了个妇人。

李嬷嬷带着灵儿先给几位主子行了礼,原来那妇人是蒋家大少奶奶,就是蒋老爷长子的媳妇。然后李嬷嬷让灵儿给三位主子一个一个的上茶,说是上茶,其实是考校灵儿这半个月学的规矩礼仪。

蒋夫人满意的点头,问蒋小姐:“妍儿,你真想要这丫头做你贴身丫鬟?”

蒋妍儿笑嘻嘻的点头:“当然当然,我连大夫都请好了,没她怎么行?”

“什么大夫?”

“啊!”蒋妍儿捂住嘴,继而摇头摆手:“没什么,没什么啦!娘,我就要这丫头。”

蒋夫人道:“那……随你吧!李嬷嬷,辛苦你了!”

蒋夫人微微侧头,她身后的婆子赶紧掏出个银锭子送到李嬷嬷手上,李嬷嬷坦然的接了,面无表情的行个礼便退下了。

蒋妍儿盯着李嬷嬷背影撇撇嘴道:“娘,这老婆子最讨厌,成日顶着张死人脸,好像谁都欠她万儿八千似的,看着就烦。娘,你怎么不把她打发了?”

“妍儿,不许胡说,李嬷嬷是你姥姥特地送到我身边的,她身份不同一般下人,你以后看到她须得有礼,不许放肆!”

蒋夫人话语严厉不容反驳,蒋妍儿只得撇撇嘴偏开头。

蒋夫人转而对灵儿道:“小白。以后你就是妍儿的贴身丫鬟了,你可知贴身丫鬟该做些什么?”

“是,夫人,奴婢定时时跟在小姐身边,伺候好小姐,不违逆不顶撞,小姐说什么就是什么。小姐说东奴婢绝不往西。”

蒋妍儿高兴得直拍手:“好好。这就对了,我叫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就算刀山火海也得下。知道吗?”

灵儿老实的应诺,蒋夫人点点头,让灵儿退到一旁站到蒋妍儿身后。

然后,蒋夫人转而对那妇人道:“媳妇。你跟国生成亲有几年了吧?”

那妇人站起来福福身:“回母亲,已经四年了。”

“都四年了吗?日子过得真快!也是。我的孙儿都两岁了,对了,孙儿最近可好?”

“托母亲的福,鸿儿他很好。牙长齐了,会跑会跳了,也开始调皮了!”说起孩子。妇人不自觉的微笑,蒋夫人却微微眯起眼。冷笑一声道:

“是吗?既然鸿儿调皮,你定要花些心思照顾,国生那边恐怕就疏漏了!”

妇人赶紧跪下:“不会不会,相夫教子本是媳妇分内之事,媳妇一定做得妥妥的。”

“你一个人精力有限,我身边这桂花不错,你就领回去放在房里,帮你伺候国生吧!”

“不用,母亲,我……”

“嗯?我的话都不听了?”蒋夫人拿起当家祖母的架子,夫人沮丧的跪在地上。

蒋夫人身后一个衣着妖艳的年轻女子走出来,扶起地上那妇人:“大少奶奶,以后咱们就是一个屋里的人了,您可别嫌弃妹妹啊!”

看着那两个女人慢慢走出厅去,蒋妍儿道:“娘,你不是才给大哥屋里送过两个丫头吗?怎么又要送啊?这桂花哪儿来的?怎么没见过?”

蒋夫人将杯子往桌上重重一放,恨恨道:“谁让他是从那该死的女人肚子里爬出来的?你爹都半个月没进我房门了,他就一心挂念以前那女人,她让我不痛快,我就让她儿子儿媳孙子全都不痛快!”

蒋妍儿有些茫然:“啊?娘,你说谁啊?谁是谁生的?谁让您不痛快了?”

蒋夫人瞪蒋妍儿一眼,蒋妍儿不满的撇撇嘴,站起来道:“我回去,你一个人不痛快你的吧!”

蒋妍儿大摇大摆往外走,走了两步回头望着灵儿:“死丫头,傻愣着干什么?小心我撕了你的皮。”

灵儿赶紧对蒋夫人行个礼,踩着小碎步快跑几步追上去,独留蒋夫人一个人在厅上生闷气。

从客厅出来,蒋妍儿兴冲冲的在园子里转,灵儿紧紧跟着她,她到哪儿灵儿就到哪儿,蒋妍儿很满意,时不时回头看着灵儿的脸傻笑,把灵儿弄得莫名其妙。

转了半刻钟左右,灵儿跟着蒋妍儿进了一个偏僻的小院子,这院子没名字,看起来也很破旧,不像蒋研儿的住地。

灵儿正纳闷,院门后突然冲出几个五大三粗的婆子,二话不说拿了拇指粗的绳子就往她身上套,灵儿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捆成个大粽子。

灵儿大惊,“干什么?你们干什么?快放开我!”

婆子往她嘴里塞一块破布,将她往肩上一扛,颠颠往屋里走。

蒋妍儿正笑眯眯的双手撑着下巴坐在桌边,她旁边还有个大夫打扮的中年人,婆子咚一声把她扔到**。

灵儿大惊,这是要干什么?还叫来个男人!这死丫头到底想干什么?我的计划还没开始了,她就动手了,太过分了,老天爷,你不会让我就这么死在这小丫头手上吧?

灵儿又惊又怒使劲挣扎,蒋妍儿笑嘻嘻的望着她:“你再乱动我就叫人砍断你手脚,把你装坛子里。”

灵儿瞬间停住,她相信这狠毒的小丫头真的做得出来。

见灵儿老实了,蒋妍儿也高兴了,回头对那中年人道:“大夫,你看她这张脸皮能割下来安在我脸上吗?”

那中年人吓得身子一抖,赶紧站起来:“对不起,小姐,在下……在下不会这种医术。”

灵儿心中也惊得不行,这恶毒的丫头,天杀的东西,有朝一日我一定要你百倍偿还。发狠是发狠,可现在发狠没用,就盼着那大夫不要答应。

蒋妍儿依然是笑眯眯的样子,但说出来的话却没那么让人轻松:“大夫,你可是我们东湖县最好的大夫,听说你能给烧伤的人换脸皮,怎的就不能给我换一换?”

“这个……那烧伤之人换皮也是用自己身上的皮,别人身上的皮未必能长好啊!”

“我不管,我就要换脸皮,你挺好了,你进府来,我就派人抓了你妻儿老母,你要不听我的,我就把他们全都杀了,看你换不换!”

大夫闻言脸都白了,指着蒋妍儿半天说不出话来。

蒋妍儿笑眯眯道:“怎样?换不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