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255章 被误会

第二五五章 被误会

早就听说自己这张脸跟生母叶妍儿极其相似,如果这个蒋老爷认识叶妍儿,肯定不会对自己视而不见,现在看来果然如此,那么就可以肯定先前的设想了?

周全安见蒋老爷那表情,还以为他对灵儿动了其他心思,皱眉训斥灵儿:“哪来的野丫头?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在这儿晃荡什么?”

灵儿再看蒋老爷一眼,低头福福身,转身离开,不过在转身时她故意从袖中落下一个小荷包,然后才快步离开。

灵儿一阵小跑过一个穿门,然后停下,靠在门边呼哧呼哧直喘气,她偷偷伸头出去观望,见蒋老爷盯着那荷包犹豫片刻,还是走上前去。

周全安却率先捡起来,低声骂道:“现在的小丫鬟越来越大胆了,待会儿通知李嬷嬷,让她好生调教调教。”

周全安一边说话一边顺手塞进自己袖子里,灵儿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上。周全安回头,见蒋老爷盯着他袖子不动,他稍稍犹豫:“老爷,只是个小丫头而已,您又何必……”

蒋老爷微微皱眉,周全安低下头去,老实的从袖子里掏出荷包双手奉上。

蒋老爷接过荷包摩挲片刻,打开看了看,从里面掏出一块巴掌大的、用金线包边的布片,他翻着布片看了看,顿时诧异的瞪大了眼。

看到这里灵儿放心了,转身快步向内院走去。

那块布片是她特地从当初老娘给她那块襁褓布上剪下来的,上面有生母亲手写下并绣出来的两行小字,她还特地让春俏用金线给布片细细的包了边,然后装荷包里随身带着,主要是祭奠生母,没想到有一日还能用上。

这边,蒋老爷盯着布片看了好一阵才回过神来,突然拔高声音问:“方才那丫鬟了?哪个院儿里的?”

周全安愣了一下,劝道:“老爷,虽然那丫鬟年轻貌美。但夫人那边……”

“胡说什么?快把那丫鬟找出来,我有事情问她。”蒋老爷一脸严肃,没有半分商量的余地,周全安虽然觉得不妥。还是道:

“奴才认识那丫鬟,她是一个月前才进府的,听说是夫人选来给大小姐做丫鬟的,现在应该在大小姐身边当差。”

“妍儿身边?”

“是,老爷。还要去把那丫鬟带出来吗?”

“不必,我亲自走一趟。”

蒋老爷说罢大步往里院去,灵儿才前脚刚进蒋妍儿院子,蒋老爷就来了,院中的丫鬟婆子见之都颇为惊讶,赶紧福身行礼。

屋里的蒋妍儿听到声音跑出来,笑嘻嘻道:“咦,爹爹,你怎么有空来了?娘天天念叨你,就不见你回来。你不知道娘她……”

“妍儿,你最近是不是收了个丫鬟?”蒋老爷一边问一边四下搜寻,见到跟着蒋妍儿从屋里出来的灵儿,他快走几步上前,一把抓住灵儿双肩。

众人都吓了一跳,张大嘴望着蒋老爷,蒋妍儿和灵儿也被吓到了,蒋妍儿大喊:“爹,你干什么啊?她是我的丫鬟啊!你……你……你为老不尊!”

院门口已经有小丫头溜出去,快步往蒋夫人院子方向跑去。

蒋老爷盯着灵儿看了半晌。“像!真像!太像了!”

灵儿怯生生道:“老爷,您……您说什么啊?”

蒋老爷放开她,牵着她的手走到院中石桌旁坐下,“别怕。你告诉我,这是哪儿来的?”

蒋老爷蒋那块布片放到桌上,灵儿心下了然,面上却装作惊慌的摸摸自己袖口和身上,然后诧异的望着蒋老爷:“老爷,这……这是奴婢亲娘留下的。怎么会在老爷身上?”

“真是你娘留下的?”

“是,奴婢养母捡到奴婢时,奴婢身上有块襁褓布,布料角落里有这行小字,养母说着多半是奴婢生母留下的,让奴婢好生收着,奴婢便把它剪下来重新绣了边装在随身的荷包里。”

“原来如此,好!太好了!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文小白。”

“以后不必自称奴婢,孩子,你可知我是谁?”

灵儿怯生生的看他一眼,赶紧垂下眼:“您…您是老爷。”

“不,以后不要再叫我老爷,我是……”

“不叫老爷叫什么?难道要叫相公不成?”蒋夫人气势汹汹的进来,双眼喷火的瞪着灵儿,然后指着蒋老爷鼻子大骂:

“好你个蒋怀平啊蒋怀平,你我成亲十几年,我给你剩下一儿一女,你成日里看我这儿不顺眼哪儿不顺眼,十天半个月都不进我的门,我说你忙什么了?原来忙着勾搭这个小!”

蒋夫人骂着骂着就冲上来要掐灵儿,灵儿赶紧闪到蒋怀平身后,蒋怀平拦住她,蒋夫人还不罢休:“你个死不要脸的小蹄子,才进来几天啊,就敢勾引老爷,看我今天我弄死你!”

一个使劲往上冲,一个用力拦住,灵儿则躲在蒋怀平身后转来转去,坚决不让蒋夫人碰到一丝半毫。混乱中灵儿没怎么样,蒋怀平倒被掐了好几下,蒋怀平大怒,用力一推,把蒋夫人推到地上。

蒋夫人干脆就坐在地上不起来了,扯开嗓子大哭:“好你个蒋怀平,越来越长本事了你,别忘了你这官儿怎么来的,要没有我娘家支持,你现在还是个落魄书生,你对得起我吗你,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蒋怀平一边整理衣裳一边训斥:“胡说八道什么?你个腌臜妇人,再无理取闹,本老爷立刻休了你!”

蒋夫人闻言哭闹得更厉害,那骂出来的话也更不好听。

“吵什么了吵?”院门口一个瘦骨嶙峋满头白发的老太太拄着拐杖走进来,蒋怀平见之赶紧过去扶着老太太:“娘,您怎么来了?”

蒋夫人也赶紧爬起来告状:“婆婆,您要为媳妇做主啊!你看他、他十天半个月不进我的门,这次竟大白天的跑到女儿院子里来抢丫鬟,这像什么话啊?老天爷啊,你让我的脸往哪儿搁啊?”

蒋夫人说着说着又哭闹起来,老太太黑着脸沉声道:“嚎什么嚎?老婆子还没死了!”

蒋夫人声音小了些,却依然一脸怨恨的瞪着蒋怀平和灵儿。老太太觑着眼看向灵儿,片刻后她脸色变了变,招招手道:“小丫头,走近点儿,让我仔细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