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256章 蒋氏母女

第二五六章 蒋氏母女

老母脸色的变化蒋怀平看得清楚,他对灵儿招手:“来,孩子,过来,让你奶奶看看。”

“什么奶奶?”蒋夫人立刻问,院中其他人也惊讶不已。

蒋怀平顶着一身凌乱的衣衫却很高兴:“母亲,您看看清楚,这孩子跟妍儿是不是极像?”

蒋夫人回头看看灵儿,再看看自己女儿蒋妍儿,两人没有半点儿共同点,哪里像了?等等,老爷为什么让这丫鬟称呼婆婆为奶奶?

其他人都满脸疑惑,蒋老太太却是脸色煞白,颤抖着嘴唇道:“怎…怎么可能?她们……她们明明都死了!”

蒋老爷笑道:“娘,您不是说当初孩子被人抱走了吗?如今孩子自个儿回来了,这是天意啊,这是我和妍儿的孩子啊!”

灵儿走到蒋老太太面前,笑眯眯的望着她。蒋老太太全身发抖,这模样当真跟那叶氏贱人一模一样,她现在还清楚的记得当初她把孩子从叶氏手里抢走时叶氏那怨恨得想吃人的眼神。

每每午夜梦回,那双眼睛总能把她从睡梦中惊醒,但她确信叶氏确实死了,而且是她亲眼看着被活活烧死的,可如今那贱人又活生生的站在了面前!

她是来讨债的,对,她一定是来讨债的,蒋老太太双手颤抖的拉着蒋怀平:“老四,她……她……”

“母亲,她叫小白,她是您嫡亲的孙女啊!”

蒋老太太更急,“她……她……”

灵儿用力挤出两滴眼泪:“奶奶?您真的是我奶奶吗?”

蒋怀平拍拍灵儿肩膀:“好孩子,我是你父亲,这是你奶奶,当初你娘生你时为父不在。多亏你奶奶照顾,快给你奶奶磕个头吧!”

灵儿顺从的点点头,还没跪下去,蒋老太太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蒋怀平吓了一跳,赶紧扶住老太太,叫人请大夫。那认亲后痛哭流涕的戏码就免了。灵儿也乐得轻松,既然蒋怀平已经认了自己,以后就不用怕蒋妍儿那死丫头了。

要不是这丫头心太狠、手段太残忍。灵儿还真不想这么快就认蒋怀平,毕竟还没弄清楚当年的事情,也罢,暂时就这样吧!

院子里一片混乱。蒋老太太被抬回屋去,蒋怀平跟着忙前忙后。灵儿就跟着蒋怀平,站在离他几步远的距离,一来是观察他的行为性格,二来免得蒋夫人等人找麻烦。

大夫来看了诊。诊断结果说蒋老太太心绪起伏突然,气血上涌导致昏迷,只要好好休息调养。以后莫再突喜突悲就问题不大。

蒋怀平想了想:“哦,定是母亲今日突然见到失散多年的孙女欢喜过度所致。”

大夫点头:“那就对了。老太太年纪大了,受不得这些大喜大悲,以后万万小心些。”

蒋怀平连连点头,一旁的灵儿心中暗笑,老太太可不是被高兴晕了,是被吓昏了吧?

蒋怀平守着大夫开了药,让人送大夫出去,又自个儿守在老太太床边给她擦脸擦手,看他表情确实担忧不已,看来这厮当真是个孝顺的。唉,这也算个优点吧,不枉自己认他一场,否则就太亏了!

而反观蒋夫人,之前跟蒋怀平在蒋妍儿院中当着下人的面撕扯一番,蒋怀平弄得乱七八糟,她也好不到哪儿去。

老太太晕倒,蒋怀平赶紧抱着老太太回屋又亲自侍奉,全然不顾自己形象,蒋夫人却不同,蒋怀平一走,她就慢悠悠的爬起来,自个儿回屋梳洗去了,老太太那边看都没去看一眼,蒋妍儿更是如此,跟着她娘去了。

“娘,那丫鬟怎么就成了父亲的女儿了?”蒋妍儿不满的嘟着嘴:“我留着她还有用了!”

蒋夫人从镜中瞪着蒋妍儿:“你还好意思说?不都是你招惹回来的?”

“我……她进府的时候,你不也见过吗?我说留她你不也说挺好吗?”

“好好好,我还不是将就你?你不没良心的东西,反倒怪起你娘来了!”

蒋妍儿翻个白眼儿不置可否,看她那样子,蒋夫人无奈的吐口气,“是女儿也好,总比被老爷看上收房的好。”

“什么呀,娘,有什么好的?爹要认了她,她以后就跟我平起平坐,是咱们府里的小姐了,我连指使她做事都不行;她要只是个姨娘,你随便动个指头就能把她弄死,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

蒋夫人想了想,还真是那么回事,失策啊!不过现在说这些为时已晚,蒋老爷已经当着大家的面认了那臭丫头,连老太太都默认了,还有什么办法?

蒋夫人气得将手中的梳子拍在桌子上,回头道:“你个死丫头,以前不是从不喜欢貌美的丫鬟,这次怎么突然就转了性,弄出这么一档子事来!”

蒋妍儿愣了一下,嘟起嘴:“人家还不是看她那张脸皮干净,白白净净的一点儿斑点都没有,不像我生来就一脸斑,难看死了!”

蒋妍儿说这话时明显埋怨的看她娘一眼,蒋夫人顿时就怒了:“死丫头,老娘辛辛苦苦把你生下来把你养大,什么都依着你惯着你,你倒埋怨老娘没给你一身好皮囊了?好啊,你要觉得谁能给你身好皮囊,你认谁当娘去,别来找我!”

蒋妍儿见她娘真的生气,赶紧站起来走过去围着蒋夫人讨好:“哎呀,娘,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那臭丫头脸皮好,要是能换到我脸上不就好了吗?别生气了啊!”

蒋夫人诧异的回头:“换脸皮?亏你想得出来!换上了吗?”

蒋妍儿嘟起嘴:“本来前几日就要换的,可那大夫说他没带工具,而且不一定能换得成,不过另外给了我个美颜的方子,娘,你仔细看看,我脸上的斑是不是淡了许多?”

蒋夫人盯着蒋妍儿的脸看了一会儿,又伸手去摸摸,诧异道:“你今天没涂粉?”

蒋妍儿不满的撇撇嘴:“什么呀,我都好几天没涂粉了,你都没发现?”

“咦,没涂粉还这么水润白净,斑也淡了许多,都快看不出来了。”

蒋妍儿美滋滋道:“是吧,我也觉得那药挺有效。”

“真的那么有效?那方子在哪儿?”

蒋研儿眨眨眼:“娘,莫非你也想要?那……”

蒋夫人嗔她一眼:“说吧,想要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