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奋斗记

第259章 教训蒋妍儿

第二五九章 教训蒋妍儿

荷花几人欢天喜地的回去收拾东西,很快就出来了,灵儿带着几人在大家的注目礼下大摇大摆的走出大杂院。

直到灵儿几人消失,谭妈妈还低头半蹲在院子门口,等了好一会儿,确信灵儿不会回来了,谭妈妈身子一松,明明想站起来,可因为蹲太久,嘭一声坐到地上。

谭妈妈疼得呲牙咧嘴,拍着地面直骂娘,周围那么多丫鬟婢女,全都偷偷看着,见她摔倒,也都只是暗暗偷乐,却没一个人上前扶她一把。

荷花几人做梦都没想过这辈子还有机会出大杂院,尽管还是在蒋府之内,她们对周围景物还是有几分新奇又几分熟悉的感觉,连不会说话的小翠脸上都是满满的笑意。

菊花腿脚不好,一直由荷花和桂花扶着,桂花就是少了两根手指那个姑娘,只有十岁左右,平时不太爱说话。

荷花看灵儿带她们去的方向有些犹豫:“小姐,这……这不是大小姐院子方向吗?”

“是啊,父亲给我的院子就在蒋妍儿院子隔壁。”

几人闻言都停了下来,灵儿回头,见她们一脸惧色,心知她们是被蒋妍儿整怕了,“没关系,你们现在是我的丫鬟,平时少出门少惹事,她不敢把你们怎样。当然,如果你们觉得跟着我太危险,也可以回大杂院去,反正也不远,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几人互相对望,菊花道:“我不回去,就算死也要死在外面。”她一瘸一拐的走到灵儿身边。荷花和小翠稍稍犹豫,也走到了灵儿身边,桂花可怜巴巴的望着那个没了鼻子的姑娘兰花,兰花低头缓缓转身要往回走。

菊花叫住她:“兰花,你难道想一辈子都待在那鬼地方吗?”

兰花幽幽道:“我现在这模样人不人鬼不鬼,出去只会被人当成怪物,与其成日当惊受怕还不如一辈子待在那里,至少没人怕我没人害我。”

桂花双眼含泪:“姐姐!”

兰花停下依然背对大家:“桂花。你跟我不一样,后面还有好日子等着你,你跟着小白小姐吧!”

“不,姐姐。你在哪儿我就到哪儿,我不离开你!”桂花跑过去拉着兰花胳膊,

兰花却一把将她推到地上,回头瞪着她厉声骂道:“谁是你姐姐,你不过是我从路边捡来没人要的东西。我早就烦你厌你透了,别跟着我!”

兰花骂完转身就匆匆跑走了,灵儿似乎隐隐还能看到她眼角的泪花儿。荷花和小翠过去扶起兰花,兰花满脸泪水:“姐姐不要我了!姐姐不要我了!”

荷花安慰她:“好了,别哭了,兰花,你姐姐是为你好,你听你姐姐的话,跟着小白小姐走吧!”

“可是……可是我不能丢下我姐姐!”

“你现在回去你姐姐只会更难过,走吧。跟我们走吧!”

看这几个可怜的丫鬟,灵儿心里非常难过,这都是蒋妍儿那恶毒丫头造的孽,更可悲的是那恶毒丫头居然有一半的血跟自己相同,那是不是意味着我也有她残忍的本性?

“呵~~~~呵呵呵~~~~我还以为你挑了什么好丫鬟了,原来都是我不要的!”正想着蒋妍儿的事,她就出现了。

灵儿回头,见蒋妍儿一身大红衣裙,带着几个身强力壮的婆子过来,其中两个就是当初把自己捆成粽子害得自己差点儿被割了脸皮的婆子。

灵儿四下看看。见旁边草丛里有根支撑小树的木棍,她几步上前把棍子取来拿在手里,蒋妍儿好笑道:“怎么,刚刚从丫鬟变成小姐。难道还想打我不成?”

灵儿也笑眯眯道:“你也知道我是父亲的女儿,还不快叫长姐!”

“呵,长姐?你也配?”

“配不配的不是你说了算,这里是蒋府,是父亲的家,也就是我的家。父亲说我是小姐我就是小姐,你不叫我长姐难道你不姓蒋?”

蒋妍儿冷笑一声:“我们谁不姓蒋谁知道。你们几个,当初弄得本小姐不开心,本小姐罚你们之前怎么说的都忘了?”

蒋妍儿转而指着菊花几个厉声训斥:“哼,我告诉过你们以后别在我眼前晃,要让我看见绝不会轻饶你们!来人!”

几个婆子立刻摩拳擦掌就想扑上来,菊花几人吓得瑟瑟发抖,灵儿棍子一横拦着婆子和菊花几人之间。方才一见她们就知道没好事,这么快就来了,正好,让我把上次的仇一起报了!

蒋妍儿见灵儿摆出打架的架势,更加兴奋了,从昨天父亲认这卑鄙的丫鬟做女儿开始,蒋妍儿就憋了一肚子的气,她本能的觉得自己被这丫鬟利用了,现在还分去父亲大半的宠爱。

父亲什么都向着她,还要自己叫她什么长姐,一想就火大,非得找机会好好教训她不可,既然她自个儿送上门来,就别怪我不客气。

蒋妍儿命令婆子:“给我打,往死里打,甭管她是谁,只要敢拦我教训丫鬟,一起打!”

蒋妍儿的话说得清楚,表面说是要教训荷花几个丫鬟,实际要对付这个新升任的小白小姐,尽管她手里拿着棍子,那么小的身板儿,怎顶得过身强力壮毫无顾忌的婆子?

几个婆子一拥而上,把灵儿团团围住,荷花几人惊得大叫,却又不敢上前帮忙,只有一瘸一拐的荷花冲上去抱着一个婆子的腰大喊:“小姐快跑,小姐快跑!”

婆子轻轻一晃一扔,就把她扔出几米,脑袋撞在地上,顿时就晕了过去,荷花几人惊得赶紧过去扶起她。

这边,站在中间的灵儿不慌不忙,眼睛警惕的盯着周围的婆子,蒋妍儿疯狂的大笑:“上啊!愣着干什么?上啊!”

一个婆子率先扑上来,灵儿棍子用力一捅,正好捅在婆子肚子上,婆子痛得弯下腰,灵儿棍子一敲,婆子软到在地晕了过去。

另几个婆子见状对望一眼,一起扑上来,灵儿身形灵巧,又有棍子辅助,再加好久不用的天生之力,三五下功夫就把五个婆子全部打倒在地。

蒋妍儿看傻了眼,指着灵儿张大嘴:“你……你……怎么可能?”

灵儿转着棍子一步一步靠近:“你不是想要我的脸皮吗?来取啊!”

“你……你个怪物!”

灵儿冷笑一声,一棍子敲在她膝盖上,蒋妍儿噗通一声跪到地上,她愤怒得涨红了脸,恶狠狠的瞪着灵儿:“你……你竟敢打我!”

灵儿顺手一挥,啪啪啪几个巴掌把蒋妍儿打得晕头转向:“打你是轻的,看在你有一半我妹妹血缘的份儿上,这次给你个教训,再敢作恶,我画花你的脸。”(。)